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六章第二节

2022-06-18 09:26:34
标签: 仙剑七 白茉晴 月清疏 哈占 修吾

三人进入冰壁后面的空间,这里的地面都是结了冰的,相当湿滑,白茉晴一个站不稳,就向后滑倒,幸好月清疏及时将她扶住,白茉晴连忙道谢,月清疏说:“这地面很滑,你小心——!”话未说完,她自己的脚底也是一滑,向后便摔,这回是修吾及时上前,将她扶住。只是两人肌肤相接,月清疏脸上不禁一热,便推开修吾。

这时,修吾忽然让大家噤声,接着就看到空中出现一个阵法图案,随即无数冰柱从那阵法中倾泻而下,三人急忙各自使出全力,拨挡那些打来的冰柱。但是冰柱疯狂飞下,他们又能挡得了多久,于是三人便一起往前飞奔躲避。

然而跑到前面的崖边,却发现是个滑坡,白茉晴便说:“没关系月姐姐,跳下去!”大家便一起往那滑坡跳去,然后白茉晴施展御风飞行之术,为大家加持,三人便乘着这股力量,不断滑行。躲过不断坍塌的树木和土坡,最后三人飞越过一道悬崖,落入了悬崖对面的山洞之内。

月清疏呼口气道:“终于结束了……”

白茉晴问:“安全了吗?”

修吾道:“敌息凛冽不散,应已发现我们。”

月清疏道:“谨慎前进吧。”

白茉晴发出有点可惜的声音道:“诶?这么快就结束了……”

月清疏道:“晴妹,你竟然不害怕?”

白茉晴道:“怎么会~我从小就喜欢在冰面上玩~真想再来一次呢!”

月清疏赞道:“晴妹真是厉害!”她心里暗想:“我刚才心都快跳出来了……”

众人沿着通道往前走,不一会儿,前面又出现了一座冰壁挡路,月清疏道:“路被冰壁挡住了,要再用一次雷灵之力吗?”

白茉晴道:“不用的,冰壁附近有冰晶矿堆,可以请修大哥催动散落在周围的小矿石,使其撞击矿堆。矿石中的灵力会在剧烈作用下释放,从而炸开冰壁。”

按照白茉晴所说,修吾以矿石攻击冰晶矿堆,果然立刻将冰壁炸开,月清疏道:“你们看,冰壁破碎后有天光照进来了。”

三人便循着光的指引,继续前进。一路走来,白茉晴才发现道:“我还以为是山洞里结的冰,没想到整个洞窟都是冰雪所造。”

走了不远,前面又出现一块冰壁挡路,但这里没有冰晶矿堆,只有一些散落的小矿石,月清疏便问:“晴妹,按照之前炸冰壁的方法,如果利用两块小矿石相互撞击,是不是也能有同样效果?”

白茉晴道:“这……可以一试!”

修吾就试着将一些小矿石聚集起来,再用另一块小矿石发动撞击,结果也收到相同的效果,将冰壁炸开,得已前进。

白茉晴这时问:“月姐姐,刚才在山道上攻击我们的冰锥会不会是冰仙兽召唤出来的?”

“应该是了。”

“它的脾气看起来不太好。”

“冰仙兽前辈既为山神,庇佑此地百姓,想来是把进山的陌生人当成宵小之辈了。等见面之后我们表明来意,我想前辈就会理解了。”

他们又来到另一面冰壁前,这里有两块冰晶矿石,但其中一块就高处的石台上,只是石台太滑,无法攀爬上去,大家就在附近找其他通向石台的路。到了那石台之上,他们把另一块冰晶矿取下,再回到冰壁前,以两块冰晶石互相碰撞,炸开冰壁。

穿过这面冰壁之后,前方便有一座山洞出现,月清疏道:“寒气似乎越来越重了。”巧翎叫了一声,白茉晴道:“巧翎也发现了呢,看来冰仙兽就在前面!”

当三人步入那山洞之时,便听见一阵吼声,随即山洞的入口被冰封起来,然后便有一头浑身披着白色长毛的巨兽,纵跃至他们三人前面的冰丘之上,俯瞰着对三人喝问:“来者何人?竟能通过阵法闯进来。”

月清疏道:“冰仙兽前辈,晚辈来此地,是想求见于您。”

“叫我山神。”

“是,山神前辈。”

“好。能走到此地,多年来你们是头一个,有点能耐。求见本山神所为何事?说。”

“晚辈为明庶门弟子——”

结果这话一出口,冰仙兽便立刻发出怒声:“你再说一次?”

月清疏心里一忖:“山神的态度为何突然变了?”但也不隐瞒,便直言:“山神大人,在下是明庶门的弟子,今日前来,是希望得到您的助力——”

“明庶的贼子,竟敢出现在我面前?滚!”冰仙兽一声怒吼,竟喷出狂劲的风雪来,吹得三人只能掩面,月清疏心中生疑:“山神既知明庶门,它应就是先祖的那只御灵,但为何如此愤怒?”她迎着凛冽寒风,对冰仙兽说道:“山神大人!晚辈只想得到您的协助,若我们哪里做错了,还请告知!您不是同本门先祖共修多年、情义深重吗?为何——”

“信口胡说!”冰仙兽怒吼一声后,将寒风止住,然后接道:“犹记当年,他与我等仙灵兽约定共修共享灵力,仙灵兽各族何等信任!没想到后来,明庶的不肖贼子,贪得无厌!竟然暗中对我等下束缚之术,从御灵身上强夺灵力,妄图加速自己成仙。将我等视为修仙的祭品,御灵的性命,根本不闻不问!我在那贼子手下被压榨数十年,忍气吞声——终于等到他走火入魔而亡,才得以重获自由。”

“什么……?”月清疏听冰仙兽道来,当真震惊万分。

冰仙兽接道:“共修多年?情义深重?哈哈哈哈!可笑!贼子们真是有脸,将事实黑白颠倒过来!如今,你竟还有脸来求我的帮助!”

月清疏登时面如土色,难以置信地说:“明庶门……过去……竟然……如此……不堪?”白茉晴见了,便想劝解她。就在这时,突然冰壁化开,桑游站在洞口喊:“小晴!你们快出来!”

白茉晴便说:“月姐姐!我们还是不要惹他了,快走吧!好吗?”

修吾道:“此冰窟于冰仙兽得天独厚,不宜久留!”

月清疏只好道:“好,我们走。”三人转身便往洞口走去。

冰仙兽在后面喊:“这就对了,滚远远的!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白茉晴最先到达洞口,她招呼道:“月姐姐,冰壁就要合上了,你快过来!”可是月清疏却突然返身,奔向冰仙兽,修吾急忙也回转身来,追了上去。白茉晴想阻止,但冰壁已经合上,她和桑游被挡在了洞外。

冰仙兽怒声道:“明庶贼子还不滚开,莫脏了我的眼!”

但月清疏却跪倒在地说:“山神前辈,您解除了我一个长久以来的疑惑。明庶门曾风光一时,但突然迅速衰败。门中传说,是世间仙灵兽再难寻觅,才令明庶门式微。我却一直无法认同,隐隐觉得另隐情,但门派凋零,派中秘辛多已失传。这个疑惑伴随我多年,没想到……竟是如此,谢谢您!方才您提到了束缚之术,巧翎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是我的家人,我不愿意使用这种术法来对待它。还请您——”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然后便下定决心地说:“还请您教我解除束缚之法。”

此语一出,冰仙兽也大感意外:“哦?”

月清疏道:“我自幼学习明庶门的术法,却不知此为束缚御灵之术。强取豪夺非我所愿,过错已犯下,我只希望可以亡羊补牢。还望山神大人成全。”

“哼,果真如此,自是最好!你且听好,然后照做!”

说着,月清疏的身周忽然亮起一个阵法来,然后便有把声音传入了月清疏脑海里,月清疏随即按着脑里的声音,双手捻诀,念念有辞:“万物有生,通玄其明。以吾之精气,化空明之刃。斩无相桎梏,断无形枷锁。御灵归复,命契乃除——”

等咒语念罢,巧翎身上的束缚之术便即断开,巧翎的精神也一下子振奋起来,拍着双翅,绕着月清疏飞了一圈,最后停落在月清疏的手上。月清疏微笑着,轻抚巧翎的头说:“这样就好了。”

冰仙兽道:“是本山神小看你了,明庶后人。灵兽族幼子,你已自由了,日后本山神会照拂于你。”结果巧翎“啾啾”地叫了几声,冰仙兽又是一阵愕然:“什么?你不愿离开她?灵兽族幼子,你阅历太少,无法分辨是非。速来本山神这里。”

月清疏也说:“去吧。”但巧翎仍不愿去,冰仙兽突然发出一声狂吼,月清疏吃惊道:“山神前辈?您这是何意?”

冰仙兽道:“无需多言!”

修吾急忙喊:“师姐小心!”可是一切已经太迟,冰仙兽已催动水灵之力,瞬间将月清疏和修吾困于冰内。与此同时,修吾带在身上的那块龙形玉佩,突然自他身上脱出,飞到月清疏的头上,运转出一股力量来,竟生生地吸取月清疏的生命之力。

眼看月清疏危在旦夕,修吾终于激发出神力来,一下冲破寒冰,然后拔剑出鞘,将那龙形玉佩挥作两段,同时也击破困住月清疏的寒冰。月清疏整个人向后就倒,修吾及时将她抱住,再看那地上的玉佩,不由咬牙道:“孟章……!”便将青天剑掷出,将那玉佩彻底击碎。接着他又提起灵力,输入月清疏体内,助她疗伤。

这时候,冰仙兽从那冰丘上跃了下来,向二人逼近,可是巧翎却立刻施放雷电,劈在冰仙兽的脚前,阻止它继续前进,冰仙兽又一阵错愕道:“灵兽族幼子……你竟如此想要保护她吗?”巧翎发出坚定的叫声作为回应。

在修吾的帮助下,月清疏终于醒来,巧翎立刻飞到她身边,月清疏说:“巧翎,多谢你。”巧翎对月清疏做了几个动作,月清疏割然开朗,便说:“嗯,我明白——我们并肩突围!”说着,便和修吾双双拔剑,向冰仙兽扑来,巧翎亦运转雷灵之力,助二人一臂。

冰仙兽道:“就算你自雷灵中而生,能克制本山神,但本山神修为远高于你,断不可能在此输给你!”

月清疏道:“冰仙兽前辈,晚辈愿意为明庶门弥补一切过错,请前辈息怒。”

冰仙兽道:“明庶贼子,你纠缠不休,莫怪本山神无情!”冰仙兽一边说着,一边闪躲过二人的攻势,然后绕着洞壁飞速移动,最后跃到冰丘上,作出蓄势之态。

修吾道:“师姐小心!它蓄势待发,必有意图。”话音刚落,冰仙兽猛地从冰丘上扑了下来,其势迅如烈风,但二人早有提防,就在冰仙兽扑击之势降临那刻,抢先向两旁翻跃开去,避过这一击,而地面上则留下了深深的爪痕,可见这一扑击之势有多猛烈。

冰仙兽道:“倒还有几分本领。”接着冰仙兽又张开血盆大口,吐出强劲的风雪,二人急忙闪躲石柱之后,又避过这一击。接着二人反攻上前,双剑配合,攻守均衡,威力极强。冰仙兽与修吾爪剑相交,硬碰了一招,各自震退开去。

冰仙兽道:“至清灵气……你是神族?哼,现你元气大损,也敢在本山神面前放肆?”说完,冰仙兽又扑了上来,月清疏急忙主动向前,迎击冰仙兽。月清疏剑上吐出雷灵之力,硬是将冰仙兽逼退,冰仙兽道:“不愧是月西楼的弟子,有点本事。”

“前辈认识我们祖师爷?”

“哼,他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可惜徒孙不肖。今天本山神就替他教训你们!”说着,尾巴一扫,荡出急劲之力,修吾当即赶上,将力量输出,与月清疏合力,抵御这一击。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二人被震退数尺,月清疏单膝跪地,修吾架着剑,护在她身边。但冰仙兽却没有再施展攻势,而是退回冰丘上,说道:“无趣,不打了。”

月清疏愣了一下,然后道:“感谢山神前辈手下留情。”

“哼,你又知道本山神留情了?”

“晚辈修为浅薄,未葬身于此地,自然是您留情了。”巧翎这时飞到月清疏身边,作出可爱状,月清疏微笑道:“是,也有你帮忙的缘故。”

冰仙兽道:“哼,我是看在它的面子上。”然后冰仙兽向巧翎问:“小家伙,她真的待你如家人,从未有负于你?”巧翎回应了它一声,冰仙兽随即又问月清疏:“你叫什么名字?”

月清疏忙重新施礼道:“晚辈月清疏。”

冰仙兽道:“明庶门现如今还有多少御灵和弟子?”

“本门现在只有掌门、一只御灵、一名——两名弟子。”修吾听她承认自己是明庶门的弟子,心里也有些高兴。

冰仙兽道:“哼,明庶门的衰败是咎由自取。没有御灵,就算招到神族弟子也不过是摆设。”

月清疏道:“晚辈已知晓往事,从今以后,明庶门必定会尽力弥补过错。”

“那——你可愿意与本山神订立契约。”

“啊?”月清疏有些惊讶。

冰仙兽道:“愿不愿意与本山神订立共存的御灵契约?”

月清疏万万没想到冰仙兽会主动提出此约,呆了半晌,才赶紧躬身道:“谢前辈!”

冰仙兽道:“这可是不带束缚之术的,你若是让本山神失望,本山神会随时离开。”月清疏连忙称是。

白茉晴和桑游一直在洞口听着动静,先前还有激烈打斗的声音,到后来却忽然安静下来,白茉晴不由着急起来:“怎么没动静了?千万不要出事啊。阿游,还有其他办法再破一次冰壁吗!”

“我——”还没等桑游作出回应,冰壁突然自动化开,月清疏和修吾从里头走了出来,白茉晴看到,登时兴奋地扑上去,一把抱住月清疏唤道:“月姐姐!”

白茉晴的手抓住月清疏的右臂时,月清疏一阵吃痛地说:“晴妹,轻点……”

白茉晴惊问:“被寒气伤了?”

桑游忙上前道:“我看看。”

月清疏道:“没事,我只是灵力耗费太多,有些虚而已。”

这时一只身型细小的冰仙兽悬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说:“冰封阵竟然被连破两次,哼,看来我还得琢磨如何改良。”

白茉晴不禁惊讶地说:“山、山神大人?”

冰仙兽道:“我乃上古仙灵兽‘哈占’是也。”大家这才知道冰仙兽的真正名字,也算是大家重新认识一番了。

月清疏道:“下山再说吧,我——”话未说完,她眼前一黑,便栽倒下来,修吾和白茉晴急忙将她扶住,然后大家合力,带着昏迷过去的月清疏,赶紧下山,返回客栈那儿。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