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莱西郎金沙滩
东莱西郎金沙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0,070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常州晚报》:天天给我发祝福的人

(2023-11-27 15:45:49)
分类: 纸媒发表
首发:2023年11月25日《常州晚报》人情世故副刊。
原文:

天天给我发祝福的人

赵盛基

忠连,老家邻居,我的发小,他小我一岁,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班同学。上中学时,我们俩每天都骑自行车结伴同行。1978年,我考上大学去了城市,他留在农村当了农民,后来在我们当地一家著名的建设公司任职。每次寒暑假回家,他都去我家,与我聊上一阵子。

多年前,我退出现职,回老家的机会多了。几乎每次回去,他都邀三五好友聚聚,喝上几杯。他患干眼症,不能喝酒,偶尔也会忘记医嘱,喝上少许。

自从我们加了微信,他每天早晨都会给我发来祝福。或者一段文字,或者一幅图画,或者一段视频。开始我每次必有回复,后来隔三差五才回复一次。他并不计较,仍然每天不落,从来不忘。

他每天都开车去学校接孙女孙子放学,怕去晚了没地方停车,每天都去得很早。趁在校门口等待的时间,每隔十天八天的都会给我打电话,东拉西扯,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

大约两个月前的一段时间,我只收到他的微信祝福,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我打电话询问,他说得了不好的病,肝脏和胰腺都有问题,正在省城住院治疗。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问他治疗方案,他说:“如果放化疗很快就会把我送走,保守治疗吧。”我安慰他,让他宽心,他还是挺乐观的。我给他几个钱,他坚辞不收,说:“你给我留着,等我好了,咱们喝酒。”我笑着答应,但很心酸。

之后,我一反常态,不再被动地接受他的祝福,而是每天早晨七点过后准时先给他发送微信祝福,过几天再打个电话,说些鼓励的话。

中秋节那天晚上,我在广场散步,望着朗朗明月,又给他打去电话。然而,他用虚弱的声音说:“我累了,以后再说吧。谢谢!”过去每次通话都一小时左右,这次仅有短短的10个字。我感觉恨不乐观,第二天一早,给他发了最后一个微信:“忠连:早上好!愿你早日康复,赶快好起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信息往来,我怕打扰他,他再也没力气了。

不成想,这是我们俩最后的交流。10天后,他走了,年仅63岁。从此,我又少了一个知己,我的微信再也收不到他的祝福了。他在的时候,并没把他的祝福当回事,他走后却感到弥足珍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