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莱西郎金沙滩
东莱西郎金沙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0,070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庆日报》:半个世纪的一场雪

(2023-11-25 09:23:57)
分类: 纸媒发表
2023年11月25日《安庆日报》副刊。
原文:

半个世纪的一场雪

赵盛基
  夜里下了大雪,清晨仍然意犹未尽,零零星星地飘摇着。窗棂上堆积的雪像一只只小白兔,安静地蹲坐着,一只灵动的麻雀跳来跳去地陪伴着它们。
  我一骨碌爬起来,想出去堆雪人。母亲正在做早饭,父亲在外面除雪。煤炉没有煤饼了,母亲让我去后院取一些回来。
  通往后院的路父亲已经铲掉了积雪,可是我故意不走,而是踩着路旁厚厚的积雪,频频回头,欣赏着自己留下的一串脚印。
  来到后院,推门进去。哇!院里落光了叶子的桃树和槐花树的枝丫都被雪包裹了,白花花的,煞是好看。井口的辘轳也落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我顽皮地摇动辘轳把子,雪立马飞舞起来,落了我一身,我咯咯笑了。
  玩了一阵儿,才想起正事。只见昨天刚摊的煤饼完全被大雪覆盖了,我从雪里往外扒,扒一块放篓子里一块,很快就装满了篓子。我并没停下,而是将雪里埋的所有煤饼都扒了出来,堆在墙根,然后再用草帘子盖起来。感觉干完了一件伟大的事情之后,我才提着一篓子煤饼兴高采烈地回了家,并有声有色地讲述了我的“壮举”。
  当母亲见到我被冻得通红的小手时,她的眼圈顿时红了。她不是被我的“壮举”感动,而是看到我被冻成这样,为让我去取煤饼自责。她不停地喃喃自语:“真不该叫你去!真不该叫你去!”边说边用她的大手握住我的小手,让她身上的暖流流到我的身上。
  已是50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不到10岁。此后的半个世纪,每年下雪母亲都会提起这档往事,似乎犯下了天大的错误。每当提起来她就后悔,我知道她是心疼。一件小事心疼了半个世纪,或许只有母亲的心才如此柔软。
  雪,每年都不约而至,可是母亲的唠叨我却再也听不到了,心疼我的母亲已经化作一片雪花,深深地融入了大地,化成了我不尽的思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