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浩月
韩浩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69,280
  • 关注人气:14,5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校园文化单一催生惊悚DV剧

(2009-05-05 09:16:18)
标签:

西北政法大学

政法惊魂

杂谈

分类: 转载

    5月3日晚8时,西北政法大学长安校区大礼堂内,600多名学生屏着呼吸,瞪大双眼,直盯着舞台上的大屏幕。屏幕里,平时熟悉的校园楼道、食堂,此时变得阴暗无比……当看到女主角岳晓依吊死在饭堂水房时,“啊……”礼堂内,女同学惊叫声一片。

 

    当晚,西安市第二届高校幻想节开幕。开幕式上,这部由西北政法大学飞幻联盟成员拍摄的惊悚DV剧《政法惊魂》受到了许多大学生的好评。对此,著名青年评论家韩浩月认为,惊悚DV剧的产生和校园文化比较单一有关系,而学校允许这种剧的拍摄、公开播放,更说明了中国高校的观念正在改变,变得更宽容了。

 

    剧情:一个老师的催眠谋杀

 

    《政法惊魂》全长56分钟,虚构了一个发生在西北政法大学的故事。

 

    故事讲述了政法大学飞幻联盟的成员元欣和小雨偶然进入学校饭堂后面的水房道,在饭堂水房发现了一个红色的发卡。红色发卡的主人叫岳晓依,但岳晓依在三年前都已经自杀身亡。那么这个红色发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难道岳晓依的自杀有蹊跷?平时就很爱幻想的元欣和小雨把情况告诉了飞幻联盟的其他成员。经过调查,大家发现,岳晓依是三年前学校一个名叫摄魂心理学社的成员,而且和岳晓依先后在学校意外死去的还有其他几个人,而他们都是摄魂心理学社的成员。

 

    深入调查后,飞幻联盟的人发现,摄魂心理学社唯一幸存的成员现在已经是学校一名老师了。调查的矛头开始指向那名老师。在调查过程中,飞幻联盟也多次发生恐怖的事,元欣和小雨差点先后自杀。经过不懈努力,元欣他们终于证实,那名老师就是凶手。三年前,摄魂心理学社在一次研究摄魂术中,导致那名老师的女朋友自杀,为了报复,他使用了催眠术,一一杀害了当时参与活动的其他同学。

 

    特色:场景都在校园内

 

    飞幻联盟的副会长樊洁告诉记者,除了后期制作和配乐,《政法惊魂》的所有内容都是由飞幻联盟的同学自编、自导、自演的,而剧里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存在于西北政法大学里的。

 

    对于这部DV剧,大家的反应让樊洁很惊喜。剧里几个恐怖的场景也都达到了意料中惊悚的效果,比如元欣和小雨穿过饭堂长长的暗道,发现红发卡时,突然自己打开的水房大门;凌晨一点,小雨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学校老树下,上吊自杀;在学校档案室,大家发现,3年前死去的岳晓依和元欣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大二学生张鸿说,虽然镜头的抖动、穿帮,意外的咳嗽声等让人觉得很业余,但故事却很新颖,编排很不错,催眠、报复、自杀……惊悚剧里常见的元素在这部DV剧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尤其让我没想到的是,学校里一些我虽然熟悉却不常去的场景被他们拍出了惊悚的效果,他们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西工大大一学生小代是专门跑到政法大学去看的。她说,明知道故事是虚构的,但还是感觉怕怕的,她估计自己一个人是不敢再去政法大学了。

 

    著名幻想文学作家唐缺也全程观看了《政法惊魂》,飞幻联盟成员的编剧才能让他惊叹“太有才了”。唐缺认为,在不影响学习的基础上,大学生就应该大胆参与课外活动,拍DV剧、写小说都是很好的方式。

 

    经费:拍片花了600多元

 

    樊洁表示,《政法惊魂》是为了西安市第二届高校幻想节开幕式而专门拍摄的。而记者也了解到,在西安,高校学生拍DV剧的不少,但拍惊悚DV剧的却很少。

 

    樊洁告诉记者,和其他同学相比,飞幻联盟的成员更爱“胡思乱想”,平时一个简单的场景或者遭遇,就会让他们浮想联翩,而这些他们都展示在了《政法惊魂》里。比如《政法惊魂》一开始,元欣和小雨出现的食堂暗道,其实就是一个成员前几天在食堂找厕所时,发现食堂背后有一条很长的,阴暗的通道;比如小雨上吊的大树,其实就是校园里唯一一棵老树,在飞幻联盟成员的眼里,这棵孤立的老树在夜里就成了一棵“鬼树”,可能有吊死的冤魂在游荡;还有空旷的体育馆,压抑的楼道等等。

 

    “只有不敢想,没有想不到。”对于《政法惊魂》受到的好评,飞幻联盟会长王佳俊显得很自豪。他说,《政法惊魂》从构思到完成,前后不到一个星期,所花的600多元钱也主要花在请人做后期上。

 

■鼓励

 

    校方:为学生的想象力感到高兴

 

    虽然故事是虚构的,但由于剧里所有阴暗的场景全部取自西北政法大学,而且片里唯一坏人的身份还是政法大学的老师,西北政法大学校方是否会担心,对学校造成影响呢?

 

    对此,西北政法大学团委副书记刘渊表示,学校从来就没有担心过,相反的是,他们为大学生能有如此优秀的想象力而感到高兴。

 

    刘渊告诉记者,现在的大学生基本都是90后,深受漫画、科幻等幻想元素的影响,想象力特别丰富。现在的高校已经不是以前死认传统的大学,他们鼓励学生成立各种各样的社团,充分锻炼自己的能力。作为校方,能做的就是提供场地、经费,并加以引导,而不是去压制。

 

    刘渊表示,虽然《政法惊魂》拍出了学校有环境不好的一面,但几乎每个高校都有这样的地方,不要把这个看得太重。不管是DV剧还是小说,一定程度上都能反映学生的心声,作为校方,要重视,并相信自己的学生是抱着积极向上的乐观态度去展现自己的学习、生活的。

 

    ■争议

 

    评论家:校园文化单一催生惊悚DV剧

 

    韩浩月认为,《政法惊魂》的出现是恐怖文化在校园流行的一个结果。恐怖文学有两大读者群,一是城市中以女性为主的白领,二是校园中的学生。这两个群体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精神压力大,需要一个释放的渠道,阅读恐怖小说,能达到解压的效果。而惊悚DV剧的产生和校园文化比较单一也有关系,“受长期的教育思想和学业压力的影响,学校和家长都在竭力避免学生接触与学习无关的娱乐,这种压制反而造成学生叛逆心理的形成,而恐怖文化产品能让学生的叛逆心理找到落脚点。”

 

    韩浩月还认为,学生们把学校的阴暗一面描写出来,不见得这些阴暗一面都是切实存在的,包括把老师形容成恶人,也不见得老师真的是恶人,更多的还是学生把对教育体制的不满和内心压力的形成,转移到了校园和老师身上。他们还不能够有足够的能力去反思教育,以及在面临内心困境时自我调节,只能对身边的事物、环境抒发不满。“学校能宽容学生拍摄这部DV剧是种进步,这说明中国的学校的确在一点点地转变观念。”韩浩月建议,学校能够通过学生的DV作品,发现自身所存在的缺陷,并且找到和学生进行良好交流的一个渠道。鼓励学生在业余创作中发挥想象力,让学生明白,想象力也是有价值的。(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 吴成贵 采写 2009.5.5《华商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