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戈-远征
余戈-远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767
  • 关注人气:2,9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发现的松山战役参战老兵龙胜高

(2015-07-20 10:33:24)
标签:

杂谈

  按:贵州松桃县的麻昌贵先生致函本博,介绍其亲戚长辈、95岁的龙胜高曾为荣誉第一师老兵,参加了松山战役,并在子高地与日军肉搏。经本博鉴定,其事迹真实可信,仅转发龙胜高口述,以飨读者。

口述:龙胜高
记录:龙继全
地点:松桃县世昌乡地哪村
时间:2013720
  我叫龙胜高,1920年农历四月二十九日(身份证上面写的是1915年,登记有误)生于松桃县世昌乡水田坝一户贫穷人家,有兄弟六人,我排行老二。由于贫困,一直没有接受过学校教育。
  一九三八年秋,我被当时县政府及保安团以“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抽丁政策抽去当兵。当时与我一道被抽去的还有本村青年麻玉六等人,最后回来的只有我一人。记得当时被抽来的人在松桃县城集中了三天,然后在父老乡亲的鞭炮声送别中离开县城。走的时候父老乡亲们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因为大家都知道此去生死难料。
  我们是在时任县保安中队长龙云胜(暂任新兵连长)的率领下徒步走到沪溪,在沪溪(谐音)休息一天后就发军衣、枪支、干粮,然后由水路乘船到达湖南桃源。在那里,新兵连长龙云胜就把我们交给当地驻军(部队番号记不住了),办完交接手续后他就回松桃了。
  在湖南桃源,我们集训了三个月,训练的科目主要是队列、刺杀、投弹等。在训练中,有的新兵因反应能力差还遭到了教官的大骂。虽然我是苗族,说汉语比较困难,但我认真学习,不怕吃苦,接受能力强,训练结束后还受到连队教官们的表扬,并领到了上等兵的津贴。
  桃源集训结束后,我随部队转战益阳、长沙、湘潭等地。此后,部队进入湖北,在一个叫曹家凡(谐音)的地方和日军遭遇,打了一仗,国军伤亡惨重。紧接着,又在一个叫洞溪(谐音)的地方和日军发生遭遇,国军伤亡比较大。后来又随辗转到贵州的贵阳、都匀、独山等地,然后进入广西,一路都是徒步行军,记不清走多少天了。
  后来,我们跟随的部队到达云南的保山县城,在那里补入第八军,军长叫李弥(师团以下的长官记不住了)。在第八军攻打松山之前,部队长官对我们进行战前动员,一位长官对我们说:“我们无论生死都要把松山拿下来,只要还有一个人也要战斗下去。”
  至今,我依然记得攻打松山的一些细节:全军连续几天向日军山头阵地发起进攻,日军也出动飞机向我方阵地俯冲投弹和扫射,由于敌军居高临下,工事坚固,而且十分隐蔽,使得我军连续冲锋几次都未能接近日军工事,结果造成巨大伤亡。经过三个月的不断反攻,日军的弹药消耗很大,于是他们就从当地一个叫腊勐的村庄抓来一些百姓,强迫他们给日军往山上送弹药,由于日军工事隐蔽,送弹药的老百姓也没看清日军碉堡的具体位置。最后我军改变战术,采用坑道战术,一边向日军实施佯攻,另一边组织组织士兵向日军工事挖坑道,最后挖到日军碉堡下方,然后往里面填炸药。经过二十多天的坑道作业,最后炸掉了日军松山的主碉堡。攻上主峰后我们才发现日军的碉堡是用木头加盖钢板筑成的。在冲锋的过程中,李弥军长亲自上阵,并组织了一百多人的敢死队,队员在出发前每人领到伍佰元的法币。坑道爆破后,我军将士犹如蚂蚁一般向敌军阵地冲锋,此时的松山充满了爆炸声、喊杀声。我连士兵冲入阵地,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只见刺刀闪闪,杀声震天,我用刺刀刺倒了几个日本兵,脸上沾满了从日军身体里喷射出来的鲜血。至今在我的左手腕部及右耳根部依然留下被但弹片所伤留下的疤痕。战后的松山场景惨不忍睹,到处是尸体,发出难闻的臭味,有很多士兵死后身体和日军抱在一起,双手死死地掐住对方的咽喉。
  攻克松山后,我们又和其他部队攻打龙陵,最后夺回龙陵县城。事几个月,我随军休整。到了一九四六年春,我也多少看到了国共两党紧张的事态,于是向长官请假回家,得到了批准。参军八年,终于从云南保山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到家乡后,我再也没有回到部队。后来结婚成家,育有二子一女,和大二子住在一起,现在二子、媳妇及孙子们都已出们打工,只剩下我和八十多岁双目失明的老伴在家,而且老伴长期卧病在床,经济十分困难,我和老伴每月只有一百六十多元的低保,大儿子偶尔也会寄回百把几十元给我。但生活依然十分困难。
新发现的松山战役参战老兵龙胜高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在失去中成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