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戈-远征
余戈-远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7,463
  • 关注人气:2,9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松山已无陈院峰

(2015-02-28 23:12:03)
标签:

杂谈

惊闻陈院峰猝然离世的噩耗,我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前天,从滇西归来的董副总编辑还说起他,节日期间他去了松山,是陈院峰为他讲解的。他感慨小伙子了解这段历史很深,人又那么朴实热忱。还特别转告我,陈院峰说:余老师的《1944:松山战役笔记》要出增订版了,他答应送给我的。

但这竟成了我永远的痛!

陈院峰1976年出生,今年才39岁。他出生在松山西麓的小水沟村,就在昔日的战场腹地。自幼家境贫寒,但勤奋苦读考上了大学,在昆明读的书,学的是农业机械专业,毕业后回到松山做了农技员,服务于本乡本土的乡亲。也许是从小生活在松山的熏陶,又上大学开了眼界,他对故乡那场战争的了解,比当地人视野更为开阔。

与他结缘是2011年春,当时龙陵县政府邀请我和戈叔亚老师做顾问,帮助当地搞松山抗战历史资源普查。我们帮着做了方案设计,又对普查工作队进行培训,而后在松山大垭口扎下来,前后干了几个月,完成了项目,我和戈叔亚老师编写了普查报告交给县里。

在普查期间,陈院峰与我和戈老师几乎形影不离,每天在方圆近20平方公里的松山上踏勘,寻找一处处阵地和工事遗迹,并标绘在地图上。在拿着老照片寻找拍摄位置时,陈院峰显示出“地主”的天然优势,看看照片上的山脊线,就能凭印象带我们找到地点,每每惊喜得忘了饥饿和疲劳。我和他曾单独找到过几处较远的阵地,他居然能驾着摩托车,载着我在近40度的山坡上往上窜,我抱着他粗壮的腰,并不感到多么危险。

他是一个见第一面,就让所有人都感到踏实放心的人。

一天夜里,他用摩托车把我载到自己的家,围着炉火聊到深夜。他家境仍很寒怆,但他向我摆弄着从松山挖出来的旧炮弹,以及放在屋角的布满弹孔的铁板,高兴得像藏着宝贝。

当时参加普查工作的人不少,但只有他天天跟着我和戈老师翻山越岭,晚上回来一起研究资料。也就在这个过程中,县里领导发现了他这个人才,他也从一名农技员转身成为松山文管所所长。

这以后,他就成了松山的代言人,但凡外面有人来松山,都是他做导游。此前有一位护林员在做兼职导游,游客会给点辛苦费;但陈院峰做的是义务导游,宣讲松山成了他的职责,他的岗位就在松山。他接待过很多大人物,但更多的是从天南海北慕松山之名而来的普通游客。他的手机号码在游客间不断传递着,“上松山找陈院峰”成了一句广告语。

陈院峰体态丰满,但和我们爬山时很轻快;遇到需要清理的战壕防空洞,都是他抢着钻,我就以为他不是胖而是壮。今天才听他的同事邱佳伟说起,他血压一直不稳定。但谁料这么年轻,就一觉睡得再也不能起来了呢?

昨天傍晚散步时,我还跟一个朋友聊起,在写龙陵会战了,今年要再去几次。有些当年的行军小道,恐怕只有坐着陈院峰的摩托车才能一一走到。想象着搂着他粗壮的腰在山路上颠簸,累了找个农家乐小酌杯,思绪不禁有些飘忽。

最近一次见到他,是拍摄纪录片《腾冲腾冲》时绕道松山,摄像机记录了我和他在大雨中在子高地下踯躅的镜头。编导老潘打算再拍松山,让陈院峰出镜讲解,为此已跟他沟通多次。昨晚零点,当我转告老潘噩耗后,他失眠了,凌晨四点还在发呆。

一整天脑海里无法平静,眼前浮现着怒江的水,松山的涛,红色的土,蓝色的天,火辣辣的太阳。在老干塘下面,看见陈院峰腆着将军肚,卷着裤腿,厚厚的大手伸过来,说:余老师来了……

兄弟,想必你还没走远;最近几天这么多人谈及你,想必是你托梦所致——你没有来得及交待的事情太多,父母妻儿之痛可以想象,同事朋友也都未从惊愕中走出。想一想,你生在松山,长在松山,服务于松山,所有的悲欢荣耀都在松山。你是真正的松山之子,我们只能算是松山的有缘人。那么,因了松山的这个缘分,请接受同道者的哀伤与悲痛吧,若这能让你短暂的生命有所慰藉。

走吧兄弟!在那边直接侍奉那些长眠松山的千万将士们,他们一定早把你当做自己人了。而你未了的现世的松山情缘,相信会有无数的人来延续……

安息吧,松山之子!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