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4,863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记住乡愁,挺起精神

(2016-02-29 21:26:40)
标签:

杂谈

司马平邦

记住乡愁

分类: 诗话:不必言说自多情

​记住乡愁,挺起精神

司马平邦

给大家讲讲从《记住乡愁》里听来的3个关于家乡的故事。

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张店村是汉开国大臣张良的老家,各朝各代都从这里走出了许多历史名人,而从张店村走出去的那些历代官员们,大都要回乡修建老宅,至今仍有296间都保留完好,明代张乐舜的提督府为其最;张乐舜曾中进士,万历年间回乡,在张店村兴办义学,为了让村里的孩子们都能有书念有学上,张乐舜提出义学费用由族内公田折银承担,他还规定凡是参与县试、乡试、殿试者,按三斗、一石、五石补足不同份额的公田和谷粮,以鼓励学子们积极上进,所以,在他之后又有张店村的许多学子考出家乡,名满天下。

云南省大理市的喜洲村,有一座叫七尺书楼的朴素古建筑,这曾是明代正德年间进士杨士云的老宅,杨士云当年曾入翰林院,虽身居高位,却从未在故乡扩建自家宅院,仍然保持了杨家清白传家的家风,杨士云为官不久父亲即去世,他料理后事守孝不归,一边侍奉母亲一切研究学问,母亲离世后他回到北京,但见官场腐败再次以病请归,终日坐卧这七尺书楼,潜心学问,去世时78岁,杨家清白传家的家训至今在喜洲杨氏家族的照壁上高悬。

还有一故事,山西阳泉上庄村的王国光于明代嘉靖年间考中进士,之后他以40多年的官场生涯成就一代名臣,辅佐三代皇帝,他所编制的《万历会计录》是张居正推行一条鞭法改革赋税制度的依据,为明清两代田赋制度的实施奠定了基础;王国光一生注重修身,当年在任吴江知县时,曾经在衙门前竖起石碑,上面写着:

山西王国光,初任到吴江,若受一文钱,客死不还乡。

在他的带动下,吴江官场清廉,作风严谨,没多久便物阜民丰、安居乐业。在现在上庄村的一个僻静角落有一座低调的宅院,叫尚书第,这是当年王国光归隐后的居所,尚书第的正堂匾额书写着明神宗赐予王国光的正己率属,表彰他能践君子慎独之为,以身作则地带动大家,王国光71岁才辞官回到家乡,在他的带动下,当地文化书社、诗社亦层出不穷。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孟夫子留下来的中国读书人的这种传统道德,看似也并不能完全概括中国知识分子立业修身的价值观,在张乐舜、杨士云和王国光这样早就兼济天下的士大夫们的人生轨迹中,我们之前更关注其当年是如何腾达,却鲜少理会在中国历史还有无数如张乐舜、杨士云和王国光这样的士子,所谓兼济天下也不过是他们终生立业修身的一个过程,他们总是要把最终的归宿选择在远离其发达辉煌之地千里之外的老家故宅,并总要在短暂的人生里,节余出尚能奔走、运营的晚年时光,为自己的祖居之地谋一片福利,为自己的同乡后人们留一片阴凉。

许多观众听到上述3人的晚年故事,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慈善,想到公义,会很容易感知到他们对家乡、祖宅的依恋不舍,但在我看来,倒是觉得虽然家乡、祖居地是每一个成功学子们的出发地,但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在他们所接受的思想教育里,这里更是使他们达到精神完满的人生价值观所必须的缺一不可的组成部分,早年发愤读书,青年金榜高中,中年打拼天下,晚年反哺祖地,如此这样,中国知识分子们的立业修身才完成了最后的功德圆满。

王国光曾是名垂历史的大明重臣,究其一生,支撑其为官辅君的思想体系里很重要的一点是慎独,慎独,最早由庄子阐述,后被儒家发展为一个重要的价值观念,讲究个人道德水平的修养,注重个人品行的操守,是儒家个人风范的最高境界,真正的君子,即在独处而无人注意时,自己的行为也一样要谨慎不苟,这听起来更像富有宗教色彩的个人信仰,更是超乎我们经常听到的如反躬自省这种中国知识分子传统个人行为约束,而是一种让行为者个人的内心世界可以通天接地的人生修炼。

我们现在一谈到官场,一谈到世俗,就很容易与腐败、贪赃这样不雅的词汇发生关联,而在王国光、杨士云这些人看来,他们不仅要通过读圣贤书而致兼济天下,更是找到了一种足以支撑起自己强大的内心世界的信仰,就是慎独。

家,家乡,具像地说,它是一个地方,形而上地说,它是一种事物,又是中国古代历史上那些拥有慎独信仰的知识分子们得以成就自己的这番信仰的一种借物,在中国古代,除非你是皇帝或皇族,无论你有了多么大的官职,在外面拥有了多么宏伟的事业,绝大多数人都要走最后一步叫做告老还乡的终极大棋。

这个春节,把《记住乡愁》看多了,从这些娓娓道来的讲述里,总是能在这原本朴素至极的一个又一个小山村的屋瓦路桥里自然而然是流淌出中国传统文化生动的韵律和幽深的哲理。

正如上述给我印象深刻的这几个小故事,你说它们真的只是古代知识分子或古代清官能吏们的小故事吗?你说它们真的只是属于已然蒙尘泛黄的历史吗?读书,科举,入仕,回乡,终老,这里的家乡其实是这些士子们人生轨迹和思想体系的双重闭合之结;其实,之前也偶尔会听到当下某某巨贾高官,亦曾仿效前贤,有过离家发达的前史,亦有过大修祖宅的得意,希图老朽之日也能告老还乡做一个隐退江湖的清静士子,但是他们往往总是不等退隐已然身陷囹圄,甚至连大兴土木重整祖宅之举也泄露他们职上徇私枉法、贪污受贿的劣迹。

他们终究中有对家乡的依恋,而没有对慎独的信仰。

不得不说,如《记住乡愁》这种对传统文化的挖掘,更着意于纷繁错综的历史旧迹中破译传随的思想、挖掘现实的价值,它正在将电视纪录片这种传统朴素的媒介样式之功用来一次从量到质的升级,乡愁小滋味,回味忆无穷,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传统在这样娓娓道来里,更会有一种韧的力量,告诉我们许多今天经已模糊的观念,经已混淆的道理,总能给治国者,给为官者,给从商者,给独处者,以润物无声的省示。

国运之昌,既在于物质的累积,也在于精神的挺起,但其实是精神与物质在互为抵砺中竞相成长,记住了这些乡愁,你可能更会懂得为什么我们这个民族的精气神何以总是如此饱满如初。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