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0,940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陶慧:一夜真情,一见钟情

(2014-10-06 09:49:28)
标签:

情感

司马平邦

娱乐

心花路放

分类: 黄话:有点儿不太入流的话

一夜真情,一见钟情

司马平邦

陶慧:一夜真情,一见钟情

陶慧:一夜真情,一见钟情

一夜情这事,曾经在10年前甚至还成为一种泛政治氛围,那时候的人们其实不仅狂热在下体,更狂热在头脑。

西方人的性解放,与其说是一种政治或文化潮流,不如说是一种民族性格,这一点与东方人不同,看好莱坞的电影,其实在有“性解放”这个说法之前,部部也都是性解放,《乱世佳人》和《魂断廊桥》都是,到《美国派》的时候就解放得无以复加,但中国电影到了现在,能拍出《心花路放》来,大家还是觉得很新鲜刺激。

我觉得这不是审查不审查的事,是文化基因的事。

其实呢,《心花路放》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性解放,虽然郝义(徐峥饰)口口声声要带着好基友耿浩(黄渤饰)从北京出发南下天门山、昆明、大理和香格里拉,来它一段“交配之旅”,但真正的性事只有那么可怜的两次,而且还是他自己跟同一个女人--不过,这倒没有损害观众们最后对这部狂野风格喜剧的热情追捧,更没有因之让人觉得有些滋味寡淡,由是观之,足可以得出结论,天朝观众们的G点多半是长在嘴上,让他们在那个地方过了瘾,足矣。

电影中的东东,是来自天门山一个草台班子的舞蹈演员,台上台下整了一身女阿凡达的装束,脸上画着重重的油彩,身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其实,在北京或者上海,阿凡达的流行热度早就过了,只是在天门山这样的偏隅它还能成为一种时尚,只需一帮女郎站在台上跳跳晃晃就能带动来这里的游客大大方方地向台上甩钱。

为钱,也不只是为钱。

由陶慧饰演的阿凡达女郎东东,有着漂亮的外表,以及华丽的包装,却干着枯躁的营生,寂寞生活却难以压抑这个渴望见识外面世界的女孩一颗狂野之心,于是,他先是被更加疯狂的郝义看上,进而,她更看上了他。

市场经济的流光溢彩,并没有给这个年轻冲动的女孩多少自由自在的空间,这从赦义将她轻易“上手”即可知,她渴望成为自己饰演的那种真正的阿凡达女郎,当她跟郝义初次见面时,更巧的是自己的“长尾巴”被后者压住,这是一种半明半暗的象征手法,为之后他们之间的面包车后座激情一夜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台阶,这多半也是一夜情流行时代许多男人的泡妞经验,郝义先是试着激怒了她,从她的愤怒程度里,郝义得到了可不可以接着下手的答案。

虽然《心花路放》里两个男主角泡妞数量极其有限,但这条“泡妞心经”还是很靠谱。

郝义和东东因为一夜情而相识,万没想到对郝义来说,接下来的另一半旅程和另一半人生,就要变成他将一次次试图冲破这因一夜情而结缘的感情枷锁的桎梏,并一次次无功而返,最后不得不以相当“惨淡”的结局--结婚而告终。

因这后一半,关乎东东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东东是真把一夜情当成“情”,而不是“性”,电影里那两次后座激情拍得热辣大胆,彩妆之下的陶慧演出了东东的狂放、性感和洒脱,素颜之下的陶慧演出了东东的执着、天真与深情,虽然她略带冒失地选择的这个从北京来的满嘴跑火车、通身荷尔蒙的非著名制片人郝义,即使在结婚之后仍然是一个游走于婚姻边沿的危险分子,但我们仍不得不为东东的一路追随喝彩,她把“一夜情”和“一见钟情”最完美地结合到一起,想想,这倒是中国人最古典传统的爱情价值观呢。

而且,又令观众并不觉得乏味,倒有几分再见人间四月天的清朗。

郝义带着耿浩离开天门山,跑到了昆明,到一家洗浴中心找乐儿,却再次被一往情深的东东追到,虽然他只是想把郝义丢失的“信仰”(一件饰品)完璧归赵,却又错撞到一边做着大哥的女人,一边做着按摩女的莎莎(马苏饰),东东撞破了郝义的苟且不堪,却硬是咬牙忍住了这份屈辱,至此,她算是彻底降伏了郝义那颗扑通扑通泛滥骚情的心,这对这个男人无疑是一次变相的解救,也才有了最后她们婚礼上相互告白的那段纯情和煽情。

在《心花路放》里东东和郝义的这段疯疯癫癫、真真假假、欢欢乐乐的爱情故事里,你看不出这是对曾经现实流行的一夜情或一夜性宛转的批评和否定,还是温情的描述和纵容,被如此美丽的阿凡达女郎一路相随的滋味,也只是罕见的天下掉下来的艳遇和机缘,如果你真的自觉过得很不如意,也去走走吧,未必就碰不到第二个如陶慧一样的阿凡达女子。

真未必。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