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1,689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有种》:地火只会奔突不会叛逆

(2013-11-13 08:00:04)
标签:

司马平邦

有种

杂谈

分类: 黑话:土话狠话家乡话

地火只会奔突不会叛逆

司马平邦

《有种》:地火只会奔突不会叛逆

看到《有种》,自然会想到当年的《北京杂种》,从“杂种”到“有种”,只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北京杂种》里,崔健演出了一位奋斗在北京的摇滚乐手,在杂乱、逼仄和贫困的周遭里坚持着自己对音乐的痴迷,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其实事实是这样,设若20多年来你真能在北京将自己的摇滚乐一直坚持下来,改变命运的可能是八成以上的,所以,现在看张元的那部当时是多么叛逆而愤怒的电影,再联想汪峰啊谢天笑啊之类人的现实,觉得那应该叫“成功前传”,亦不为过。

昨天的北京杂种们,今天都搂着王菲和章子怡们美呢。

现实,也只有现实,可以让艺术褪去任何装逼的鸦彩,所以,对弱视的人来说,现实才不可直视,只能装瞎看不见。

所以,张元20多年后的这部《有种》就不再将北京的摇滚乐当一回事了,而直接将主人公锁定为混在北京的几个北漂屌丝――因为,至少在电影里,酒吧驻唱的女孩柚子(李昕芸饰),比男主角三宝(段博文饰)有稳定的收入,更不必如当年《北京杂种》里的崔健一样靠愤怒做音乐。

所以,北京杂种们的霉运这回只能落到了北漂屌丝们头上。

他们的命运甚至比北京杂种们更惨不忍睹。

不过,段博文饰演的北漂屌丝三宝有一双威力慑人的瞳孔,有时,虽然它们只是从画面上一带而过,却可以超越他自己那张脸突显给观众,或者说,他的那双冷漠、生硬和蘊含丰富的眼睛才是他的脸。

这双瞳孔,在他将一只玻璃杯子用嘴巴嚼碎的时候,就已显得格外突出震慑,后来,他住进了医院,嘴巴上包扎了厚厚的纱布,他的眼睛就成了最有用和最有力量的表达器官,这或者是导演创作意图的一种选择,或者就是演员表演的一种方式,或者这只是笔者个人阅读电影的独特感受,反正我是因这双瞳孔而记得了这部叫《有种》的电影――故事里,穷迫潦倒的三宝的任何思想、情感和器官都没有了那种叫做尊严的东西,它们都成了大北京城里的垃圾,只有这双眼睛,怒放出的对尊严的渴望,变得日常蓬勃而又感人。

三宝跟小伙伴们无助而绝望地走在冬夜的北京街头,忽然一个转身,直愣愣地钉住一辆对向疾驰的卡车,并在最后一刻在眼前逼停了巨大的卡车,那一瞬间,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发挥作用吧,最短时间被转化为最强大势能,我相信那辆卡车的司机最能体会三宝那双瞳孔里放射出的慑人力量:

一双多么有种的眼睛。

很不幸的,《有种》里出现的几位女孩子,都是如此的没种,其中一位,韩雯雯饰的,居然被男朋友送给老板当礼物--这让我想到前几日一群北京某高校的女生,联合拍了一组所谓“阴道独白”的照片,其实是地下行为艺术,这看似有种的东西,其实是早年西方青年同样行为的模仿,照片上的女生们还装得很愤怒的样子,这年头,造假都造得很愤怒,让人想一哂。

张元的《有种》描绘了一群根本没资格、没机会和没时间表达对自己不平身世愤怒和叛逆的北漂屌丝,我更把它看成是十多年前王小帅《十七岁的单车》的续集,而不是二十多年前《北京杂种》的续集,但不管是十多年前还是二十多年前,我都想在此向导演张元致一个敬,他和他的电影的如此独特,20多年来一直未变。

鲁迅先生说,“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三宝,以及他的小伙伴们,就是埋伏在北京,这个通常被叫成祖国心脏的地方之地下的地火,电影也就是在描述着它们运行和奔突的类状。

仅此而已。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