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5,750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互联网战争已开打,我们要做的是站队

(2010-03-28 10:23:26)
标签:

互联网战争

谷歌

司马平邦

it

分类: 白话:全是大实话

互联网战争已开打,我们要做的是站队

司马平邦

继谷歌(Google)之后,又有两家提供互联网域名服务的美国公司Go Daddy和Network Solutions LLC相继宣布以差不多的理由(针对中国最近出台的网站新规定)退出中国市场,而个人电脑巨头戴尔公司亦被传有意将更多业务移往印度,新闻里也说它是把业务移往经济环境更安全、法律制度更健全的国家。

Google和Go Daddy退出中国的一个理由是它们分别不同程度地受到来自中国方面的攻击,而它们的退出策略亦是针对所受到的这些攻击的反击。

受到Google和Go Daddy、Network Solutions LLC等美国公司如此攻击的“中国”方面仍然把上述公司的退出定性为经济行为,但谁都知道尤其是Google的背后,有美国政府和政府高官的撑腰,现在中国国内还有一些网友沉浸在怀念和“哀悼”谷歌的滥情中,但现在Google自己已经不打算再承认自己是谷歌了,这个专为中国内地市场而起的名字诞生没几年就可能成为一具被遗弃的尸体,用中国的话说,Google对中国的互联互攻击正像一次地地道道的互联网“抬棺游行”。对此,倒是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一语道破天机,最近,他在委内瑞拉国内的一家网站开设了自己的博客,这位颇受争议的强人总统称将每天以博客的形式把自己和政府的言行记录在册,公之人民,这种做法或者将在委内瑞拉国内引起广泛仿效,但查韦斯并不认为自己开博的行为纯粹是参与互联网,而定性为与反对者和他所一直反对的美国“打互联网战争”。

互联网战争这回事,有没有,如果有,是怎样一种状态,在Google退出之前,也许还可以说,这种战争本身就是虚拟的,但现在很明显,Google领衔发动的以“抬棺游行”为手段针对中国政府的行为,我认为就已是一场表面上基于中美两国政治价值观而实际上又不全是被中美政府所左右的互联网战争在开打了。

戴尔公司CEO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显然更能认识到中美之间这场互联网战争将释放的能量,所以当他听说自己在印度的某些言论被理解为“戴尔退出中国”时,赶紧让人出来辟谣说,该公司没有立即计划退出中国,迈克尔在印度只是想表达这样一个事实:印度有潜力成为与中国一样的制造中心。

其实,Google在中国是不是如它自己所说以及如现在某些中国人所说是何种的威风牛逼,如何的受欢迎,这不用别的,只须用Google和百度在中国的搜索市场上的占有比例就可以证明,2007年,Google和百度以及雅虎在中国互联网的搜索市场占有比例已经是72%、20%和3%,而2008年百度占有64.4%排第1,而谷歌占有26.1%排第2,2008年最大的互联网业界新闻是微软吞并雅虎,微软吞并雅虎的前提之一就是雅虎在中国市场的份额锐减。

如果以Google在中国市场只占有四分之一的份额来解释它比百度更代表了自由和民主的话,则只能反过来证明中国的互联网用户绝大多数人是反对自由和民主的,这种谬误可笑的解释甚至连Google自己都不能接受罢。

2008年,本人曾在博客上使用了Google的AdSense广告共享计划,用了几个月帐户上显示已经有130美元的共享收入,但最后却收到一个Google方面非常荒唐的理由,单方面解除了合同,它们总能找到某种原因让你得不到这笔收入却占有你的劳动,我惟一的选择就是从此不再相信Google,开始使用新浪邮箱,因为我担心有朝一日Google连邮箱业务也会说关就关的。

Google有今天是早晚的事,我听说Google要滚出中国,倒像谁给自己出了一口恶气,并祝愿他滚得越远越好。

可惜它还赖在香港不走。

前几天遵义,看遵义会议的展览,里面有一个当年的女红军战士书写革命标语的 雕塑吸引了我,有记录说,当时红军有规定,凡是有文化能写字的红军战士,每天除了扛枪打仗以外每个人至少要写一条标语,宣传红军主张,我觉得这不就是微博嘛,每个红军战士凡是能写字的,每天至少要写一条微博客,红军最多的时候几十万,岂不每天至少诞生几十万条微博客,这至少比国内一些二流网站的流量还要大。

如上述说,亦如查韦斯说,我们每天在网上的写作行为,博客、论坛和微博客等,其实也是在参与一场战争,一场互联网战争。

算是由Google挑战的这场名义上是中美之间的互联网战争,不管你理不理,你都被卷入,我倒是乐于被卷入,好,那我们现在就开打吧,从每一篇博客开始,从每一条微博客开始。

这场互联网战争已然开打,我们要做的只是要站在哪一方。

我当然是站在Google的对立一方,也许我们不会把Google打服打死,但我相信至少我们自己不会被打服打死,没有Google我们照样能活得很好。

还有,既然是战争,也就有同盟,有策略,有分化,有瓦解,也不能一哄而起,我相信许多美国公司如微软这样的巨头是站在我们一方的,这也是你无法把我们与Google的互联网战争单纯解释为民族主义分子狂热行为的主要原因,谁支持我们,我们就欢迎谁,Google走了,我们还有Microsoft――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说,百度、阿里巴巴和新浪也已经不是纯粹的中国的中国企业。

战争嘛,就是为了打赢和不被打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