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清清
水清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31,026
  • 关注人气:15,3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中的三个女人(二)

(2009-04-06 13:18:24)
标签:

女人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生命中的三个女人(二)

                                                                            □ 水清清

两只狼交配后相互爱抚舔舐,又定睛看看宏枭懒懒离去。现在的狼是不怕人的,当然也不伤人,自然保护法的推出令大量稀缺物种又回到了塞外荒原,食物链的修复让野生动物大有繁衍壮大之势。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成人理念基础之上,幼时的宏枭可不懂得这些。

 

宏枭记忆中的童年是灰色的,因为他涉过了城里孩子们幼时不曾拥有的岁月之河......

 

没有任何玩具、图书,粪堆上抢山头,小河里抓蝌蚪,跑出去五里路,为的只是路天公放的科普电影,这一切似乎写不满童年时代,可那却是不容争辩的事实。好不容易到了七岁走进学堂,而偏僻农村的乡土教育根本弥补不了精神上的亏空,纵然那时他还不能洞悉这一切。

 

时间尤如昙花一样,稍瞬即逝,上学--玩耍--睡觉难以满足宏枭的生活,如前面所说他真的是不能安生的主,单调的生活会激起他叛逆的个性,尤如他后背林立的黑毛。

 

就后来宏枭讲,五年级上课,母亲给兄弟二人带了份土豆炖豆角,里面还有稍许腊肉(农村买来猪肉后洒上咸盐,吊起来凉则可制成腊肉,吃起来有点辣味,但很香)。临近午休时,嘴馋的他开始在书桌内鼓捣饭盒,恼怒的班主任大姐秀英老师将饭盒重重摔在了地上,由于受辱他竟然都手打了老师,虽然那时他只有1米4。最终结果可想而知,老爸的千层底自然在屁股上捆起红豆豆。

 

有了上面的行径,宏枭作出下面行为你会感觉是那样的顺理成章。

 

夏天晌午的农村是难熬的,除了知了嘶哑的叫声外,再也难发现人影,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午觉是一定要睡的,这已经成了这个村里人经久不变的习惯,但宏枭例外,他感觉这才是他真正的自由时间。

 

小学毕业的暑期,14岁的宏枭不甘寂寞,中午他又直奔家后面的大甸子而去(全是平原地),那里旧生产队时的牛棚曾是他最喜爱的去所,在那里可以用筛子扣麻雀如同鲁迅先生的作法,当然那时他并不知道这个文坛巨匠。

 

当他乐呵呵的哼着乡谣临近牛棚的时候,里面的异常动静让他驻足倾听。咿呀的女人叫声和男人的粗气是怎么回事儿?莫非里面有人打架,这是那时他的第一想法,于是他就叫喊着“谁在这里打架?”,里面再也没有了动静,他抄起块石头胆怯的挪了进去,东院的大姐和老郑家的表侄正在整理衣裳。

 

“你们这是干嘛?”

“没什么,他衣服坏了,让我帮补补,你二娘不让,千万别告诉她啊”大姐如是的说。

然后表侄从兜里掏出两块糖球塞给他,尔后说“小二,你千万不能当别人说啊!”

小二是他的乳名,虽然没有懂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相信的点了点头。

 

两人匆匆离去后,宏枭开始支他的筛网,可发现墙角有一堆白色粘乎乎的东西,但却不知道是什么...

 

宏枭是走到狼交配的地方,看见土上的白液才想起这段尘年旧事,尔后他蹲在地上,艰难的在脑海中寻觅,但记忆海洋深处无论他怎样潜水,能够追寻的也只有这些鳞鳞角角,再无其它。说真的,70后的山村还能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童年时代呢?

 

听着山村老妇们“咕咕  咕咕咕 ”的叫鸡声,宏枭站起身开始往回走,他要回家,哦,不是他的家,而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的家,其实那才是小说真正故事开始的地方......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