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冷月
东方冷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0,935
  • 关注人气:8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游 台 记

(2011-09-13 05:48:44)
标签:

原创

登高

旅游

励志

紫金山天文台

随笔

杂谈

分类: 游记

金陵七记之五

/东方冷月

 

游 <wbr>台 <wbr>记

 

一辆小面包车拉到地堡城,缆车的起点。换票时讲明中途可在天文台站下车,买票游玩后再继续乘车上行到头陀岭。

原以为名叫天文台站,应是距天文台不远。下了缆车,顺路牌前行,方知车站离天文台馆要有几里之遥。——山路在背阴的山梁间忽上忽下,左旋右转,台阶小桥,高低错落,直走到腿酸脚软,方才到达。

 

天文台位于紫金山第三峰上。

牌楼石砌,三檐四柱,琉璃瓦色呈蔚蓝,跨于高峻的石阶之上。进入台中,梯道与栈道相联,历史与沧桑同在,毛石外墙和山色浑然一体,巨大的白色圆顶延续在一道山梁之脊;观象台,日晷,地震仪,天球仪,浑仪,简仪等依然故我地坚守在原来的岗位;两个不大的厅建成了张钰哲纪念馆和高鲁纪念堂;无人管理,无人讲解,也未看到有人办公,再加上游人稀少,便感觉少了生气。这座被誉为“中国现代天文台摇篮”的地方有些破败萧条了。

 

记得上学时来到此地,那时的我看世界满眼都是新奇,触目常有奇迹。感觉这山这台这古物这设施既神秘又科学,透过它可知天地苍穹日月星辰的由来,变化及成长;可知宇宙洪荒的飘渺虚浮和无边无际无始无终,心中便油然而生了人生的伟大和不易并存,时光的漫长和短促同在,油然而生了对从事这个事业的人的敬仰和钦慕。再来此地,已是人到中年,心态淡然了许多,思想却并未深邃多少。。。。。。

 

靠西南的一座两层小楼下有卫生间,进入方便吧。

突然从空倾下一道温热的油水,躲避不及,头发和短衫便有了几多水渍油迹。

昂头高喊:谁倒的油水,无人答理,再喊,音讯杳然。

转身从南面楼梯上到二层,只见刚才倒水的窗台下的走廊上厨具锅灶齐全,一个铁锅中尚有炊帚和少许的刷锅水残存,冒着袅袅娜娜的热气。

询问是谁倒的油水,一门虚掩,却无人应声。

推门一看,一位约50余岁戴眼镜的男人坐在桌前,正准备吃面,里边的床上坐着一位年轻的女子,哺育幼童。

我眼观男子,问:

“刚才是谁向下倒水?”

男子看我一眼:

“我倒的。”

“倒的什么水?”

“半杯开水。”

“为何会有油迹?”

未回答。

年轻女子过来,埋怨男子道:

“让你不要向下倒水,总是不听。”

又转身向我说道:

“对不起,我说他了。”

 

怎么办呢?下楼去吧。

 

经此一泼,便没有了继续游玩的兴致,女儿也大体上看完了要看的东西,说是有些累了,还要继续攀登高峰,便出台从原路返回。

大门口遇到保安,告知此事。问有无领导?答:那人是个临时工,领导今天都不在,等领导来时替你向他们汇报(保安说了那人的姓,这里就不再说了吧)。说话间,那所谓的临时工也来到门口,质问我道:

“已经给你解释过了,你还要怎样?”

 

我又能怎样呢?

 

我说:

“我不想怎样,只是希望你今后注意,这是一个卖票收钱的地方,不要再有这种行为,免得让一个爱国主义的教育基地蒙羞!”

说毕而行。

背后竟传来了那男子和保安大声争吵的声音,直到走出好远,还能听到。

 

——是山音传远的原因吧。

 

(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游 庙 记
后一篇:游 山 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