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国盛
吴国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9,404
  • 关注人气:2,4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杭二中开办讲座

(2012-01-04 23:24:52)
标签:

杭二中

北大教授讲座

杂谈

分类: 会议·活动

《钱江晚报》2012年1月4日

在杭二中开办讲座

北大教授为杭二中上新年第一课

北大第一次到中学开系列讲座 高中三年,学生可听30场

  昨天下午,新年第一课,杭二中高一学生和部分高三生,得到了一份意外的新年礼物:由北京大学、杭二中和睿达资优教育一起打造的“励志大讲坛”开讲,第一讲由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吴国盛主讲:“百年科技的历史回顾与哲学反思”。

  该大讲坛以后将每月举办一次,由北大教授主讲,内容分为五个系列:人生规划系列、国学传承系列、科学探秘系列、经世济民系列和时事热点系列。

  昨天,北大浙江招生组组长李祎来到了现场。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北大教授到各地开讲座很普遍,但北大专门到一所高中开展系列讲座,还是第一次。记者问他,这样的安排是否跟招生有关?李祎答:“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李祎承认说,杭二中是北大优质的生源基地,北大刚毕业的一届学生中,数学、信息、物理等学科,杭二中的学生排名都是前列的,北大的校长实名推荐制,叶翠微校长又是发起者。“但我们不能就把这样的讲座,跟招生挂钩。”

  李祎说,在北大听讲座,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北大学生有一句话,“在北大,有些课可以逃掉,去干什么呢?去听名师大家的讲座。北大每年有近1500场讲座,北大一直在探索人才培养、生源选择中,如何实现大学与中学的有机结合,开启学生的学术视野和兴趣。”

  二中校长叶翠微认为,这样的大讲坛是一次文化上的精神大餐。“现在的高中生,需要完成一定的教学目标,很少有机会听一些大家的讲座。北大是一所人文荟萃、大师云集的大学,每个月能请北大的教授给学生讲座,对高中生是一件大好事。”

  叶翠微说,高中生是精力最旺盛的一个群体,需要吸收各种养分,不能只是会学习,而应该在科学、人文、艺术等方面都有所涉及。叶翠微认为,现在教育体制下的学生,基础扎实,但个性不足,而一个人要成就一番大事,除了胆识、知识外,更重要的是见识,“这就需要我们在学生的心中播下科学的、人文的、经济的、艺术的种子。”

  今年是省里新课改的第二阶段,这个攻坚阶段有一个标志,是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自己的学习活动,这就需要有更丰富的课程资源,而分享北大的优质资源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叶翠微说,“如果这个系列讲座能一直办下去,学生进到二中的3年,就可以听到30堂北大教授的讲座,只要有一两个讲座在他心中留下印记,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本报记者 梁建伟


如果改一改笨基因就能变聪明
我们的鼓励和努力还有必要吗

  本报讯 吴国盛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副理事长。

  吴国盛说,青年之所以是青年,关键在于青年是开放的,具有多种可能性,可塑性强。所以,要培养一个人,这种开放性要保持住,这也是教育的根本目标。吴国盛认为,现在的教育好比把人给冻住,然后切成社会需要的一块块的。他告诉学生,人要做自己擅长的、热爱的事情,不要过早被特化;人成功的秘诀只有一个:发现兴趣、保持兴趣,把兴趣进行到底。

  吴国盛教授昨天的讲座很有趣,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讲得深入浅出。本报记者摘录了他在杭二中的新年讲座,与读者分享。

相对论你懂了吗

  相对论现在基本家喻户晓了,爱因斯坦是20世纪最大的科学明星。

  爱因斯坦曾经跟卓别林说,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你,因为他们都理解你;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我,因为他们都不理解我。

  这就反映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非常难理解,不要说一般大众,就是学物理的,要真正理解相对论,也是很不容易的。

  狭义相对论是在时间空间问题上的一场革命,关键是引出了同时性的相对性。比如说现在我们正在杭二中搞讲座,此刻北大那儿也有一场讲座,那么在什么意义上说,此刻杭二中和北大的两个讲座是同时的呢?

  你可以说,我们看表看到是同时的,都是下午3点开始。可是这毕竟是两块表,我们不能肯定现在这块表上的时间,和北大那块表的时间完全一样。因此,讲同时性就需要对钟。

  爱因斯坦说,你必须告诉我你是怎么对钟的,他要求同时性要有一个操作的定义。由于要对钟,所以需要信号。最快的信号是光,可以用光来对钟。但是光的速度仍然是有限的,这就意味着在对钟的过程中,光信号从杭二中传到北大是需要时间的,这就会遭遇一种相对性效应。一个静止的人看你对钟和一个运动的人看你对钟,对出来的是不一样的。

  爱因斯坦借此提出同时性的相对性,也就是说,对于一个参照系中的观察者来说是同时的,对另一个参照系的观察者就不是同时的。根据这个同时性的相对性,爱因斯坦就推出了他所谓的狭义相对论。

基因能花钱刷新升级吗

  现在的基因重组、基因移植、基因复制,会挑战我们日常的一些价值观。

  我们可以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像勇敢、顽强、勤奋,都是很好的道德价值;可现在突然有生命技术告诉你,说那些玩意儿可能和你是否努力没关系,也许是你的基因造成的。这样一来,就瓦解了我们这些伦理价值。过去我们崇拜一个人特别勇敢,后来发现没什么可崇拜的,就是基因好。如果我能够把自己的基因改一改,我也能变得勇敢。

  包括基因技术在内的所谓生命扩展术,肯定会挑战一大堆我们通常所说的伦理上的东西。过去赞扬人的后天努力,具有可贵的道德价值,比如说一个人笨鸟先飞,虽然笨但是很勤奋,一样可以取得很好的成就。在生命扩展技术看来,改一改笨基因,就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所以,一个尖锐的问题摆在了人类面前:是不是我们仅仅通过基因修补术,广义地说,通过一切高技术,就能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过去人类的许多道德高尚的东西还有没有用?会不会有一天,你的孩子回家哭着跟你说,我的同学基因都2.3版本了,我才1.5,赶紧花钱给我刷新吧,再不刷新,我的学习成绩不好别怪我。

  当然,现在我们讲这个故事是未雨绸缪,但它的可能性已经很清楚了。因此,我们要在发展基因技术的过程中,及时地调整,及时地为这些难题的到来做准备。本报记者梁建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