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华书局历史编辑室
中华书局历史编辑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515
  • 关注人气:1,5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叔岷:才情人生  不废笃实(转贴)

(2008-03-28 20:30:03)
标签:

《庄子》

才情

恩师

王叔岷

新加坡

文化

分类: 传记
王叔岷:才情人生 <wbr> <wbr>不废笃实(转贴)《慕庐忆往——王叔岷回忆录》,王叔岷著,中华书局2007年9月第一版,32.00元

 

雷家琼

 

  假如傅斯年这样的重量级人物是你的业师,垂青你将要出版的著作,一而再地主动要求为书作序,你会谢绝吗?遇到这等求之不得的好事,恐怕除了感激涕零外,没有几个人会谢绝。而在62年前,一位刚届而立之年的青年学者却婉言谢绝了自己恩师傅斯年两次,这个人就是王叔岷。
  “王叔岷”这个名字,对于绝大多数内地学人而言,可能并不熟悉。2007年,王叔岷的回忆录《慕庐忆往》在中华书局出版,用内地不常见的典雅清新文风,如章回小说一般,分9章60小节,缓缓叙述了许多有趣的人和事,也向读者展现了这位校雠大家独特的才情人生。
  王叔岷爱诗,能因境随口吟出一首好诗;爱弹古琴,喜欢在清风明月夜,在袅袅檀香缭绕中,奏幽幽古曲;爱花,会坐在树荫石凳上静待莲花漫漫舒展……女儿小时候,他会每天早上叫醒她,为她细心梳辫子;63岁时妻子去世,对于友好多次劝说续弦,毫不心动,因为他认为,“人一生只应该结一次婚,夫妇是前生的情缘,也可以说是情债,债还完了,不要再负债了” 。(第117页)
  这样一位具有“诗心”和“深情”的才子,却选择了清苦的学术道路中,可能是最朴实无华、艰难沉闷的一条,那就是必须先下“笨功夫”的“古籍校证”,作为终身志业。在常人看来,似乎矛盾的东西,却在王叔岷身上和谐统一了。从书中可知,这跟他考上北大文科研究所,成为主持该研究所的傅斯年的研究生密切相关。
  王叔岷初次见到业师时,傅斯年学识之渊博,言谈之风趣,气度之高昂,令他震惊而敬慕。对于王叔岷呈上的诗文,谈自己准备研究《庄子》一书,傅斯年却严肃地说,“研究《庄子》当从校勘训诂入手,才切实。” 要求他先把才子气洗干净,在三年之内不许发表文章。(第48页)自此,这位自幼学习诗书,及长喜读《庄子》、《史记》和《陶渊明集》,以才气著称四川大学的才子,痛下苦功,从基础开始研究《庄子》。据与王叔岷同在北大文科研究所上学的任继愈先生说,当年傅斯年曾对他说过,王叔岷有“才性”。傅所指的“才性”并不是专指“才子气”,而指有史才,有史识,悟性好。对洗掉“才子气”,有“才性”的王叔岷,傅斯年着意加以培养。在艰难的抗战时期,傅斯年曾经用金条买了一部《庄子》,专给王叔岷用。(《才性超逸,校雠大家——任继愈谈王叔岷》,《中华读书报》2007年8月22日第5版)在王叔岷的眼里,恩师富有人格魅力,令他益加钦佩。书中多处记录了傅斯年爱憎分明,不畏权贵,不谋私利的事迹。而傅在忙碌中仍对他关怀有加,更令他感戴不已,“傅先生在百忙中不忘关照学生,令岷感戴不已,更不能不激励于学术矣!”(第63页)看重“情义”的王叔岷,把恩师对他的鼓励关照化作了努力学术的动力,但却不愿借重恩师之名,两次婉拒了恩师为自己的首部著作《庄子校释》作序。
  天赋才情,添上了笃实之翼,王叔岷治学勤奋不懈,将学术工作当成生活的常态。从1941年秋入学,到1943年秋,在2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完成有关《庄子》考校及思想论文十余篇,集成《读庄论丛》。到1944年8月,完成20余万言的《庄子校释》专书及附录共六册。此后著述源源不绝。即使恩师傅斯年离开人世后,他离开研究所到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大学教书,也是笔耕不辍。书中写道,他初到新加坡南洋大学时,秘书陈三妹见他每天下课后,就摊开书写作,误认为他是装模作样,而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永远都这样专心研究学问的王叔岷使她心服了。而在王叔岷女儿王国璎的眼里,“父亲只要在家,似乎总是坐在书桌前,专心著述写作……就这样年年岁岁,在教学之余,勤力考校经传子史、六朝诗文,始终著述不辍”。
  在没有助手相助的情况下,在忙碌的教学生活之余,从28岁撰就《庄子校释》,至85岁出版《左传考校》,这位校雠大家的成果计专书二十余种,论文二百多篇。其中尤以陆续花费17年岁月始完成的一部《史记校证》10巨册,最足以展现其校勘训诂之笃实功力,以及锲而不舍之治学精神。用“著作等身”来称赞他,都显得太过于轻微了。
  在任继愈先生的眼里,王叔岷的“校”判断水平高,学术功夫深。在史籍校雠之外,能写出《庄学管窥》、《先秦道法思想讲稿》这样的哲学专著来与他的天赋才情有关。(《才性超逸,校雠大家——任继愈谈王叔岷》,《中华读书报》2007年8月22日第5版)其实,除了天赋才情外,作者多次在书中提到的“笃实”两字无疑是他最深切的体会(如第83页、第123页、第152页),他认为,研究学问要由实入虚,即由笃实而达空灵。在这位校雠大家的眼里,“笃实”是一个真正的学者最重要的品质。

 

刊于中国图书商报“中国阅读周刊”2008年1月29日第5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