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智渊的新家
魏智渊的新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7,271
  • 关注人气:1,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夜深千帐灯(1.关于自尊)

(2012-11-02 08:34:23)
标签:

教育

分类: 夜深千帐灯

夜深千帐灯(1.关于自尊)

 

/魏智渊

 

有些话,是只能跟自己最亲近的人讲的。

不惑之年,确实对人生有一些领悟。这些领悟是岁月的馈赠,但你不能转赠给别人,他未必接受,甚至可能认为是对他的轻视或侵犯。

例如,我不能对任何青年人说,在你没有足够强大之前,你的自尊是不值钱的。虽然,只有意识到这一点,你才会逐渐明白什么叫真正的自尊,以及,为什么人必须经常地保持谦卑,放下自己的身段。

但我一直对很自尊的女儿这样讲。

 

1

 

显然,我是在讨论深层次的自尊,不是说,别人侮辱了你,你不要回击。也不是说,你必须对某些人低三下四。

高中任教时期,我曾在一些教室里遭遇到了潜在的敌意。借班上课,在绝大多数时候会遭遇到无言的抵抗,即使这是学校的明确安排,即使所借班级的老师满面笑容地表示欢迎(当然,我甚至遭遇过直接的警告)。

我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很适合教书的人,在教学上也遭遇到了许多挫败。但是,确实有许多人恐惧我,视我的借班上课为对他们的一种侵犯。

——这是一个例子。有的人竭力想要保持在学生面前的尊严,但使用的方法是关闭教室,正常的教学研究被视为一种威胁。

 

2

 

人必须承认和面对自己的不成熟,所有人。

其实我也是花了很多年才学会承认和面对的,一直到现在敢于坦然地面对自己的不成熟。这没什么羞耻的,我所面对的专业领域复杂而精深,我的智力又是如此有限,这些都决定了发展是一个不断趋向成熟,但永远不可能成熟的过程。

例如,虽然我近来一直专注于小学,但我很想去初中上上课。这种上课,纯粹出于个人的兴趣,一种理解、钻研、琢磨的兴趣。

我当然需要克服一些心理障碍。因为我的身份已经被世俗定位为“专家”(不管我内心承认与否),所以通常而言,我上课就是学校范围内的“公共事件”。必然有人要来看看专家究竟是怎样上课的。如果内心不够强大,就会导致研究的异化。例如,我可能会为了确保课堂效果而采取一些稳妥的方案(选择自己擅长的课文,以相对保险和容易取得场效应的方式授课,一句话,像许多名师一样,自觉不自觉地加入表演元素),会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以维持“专家”的“权威”。

我必须不断地对自己进行还原,将自己还原到一个源初的学习者的位置,重新练习面对未知的事件并开始一场四十分钟的冒险之旅。这需要双重悬置:悬置自己原有的成就或身份;悬置旁观者可能产生的反应(赞美或贬低,鲜花或鸡蛋)。

只有完成这种还原,将自己恢复到“无知”状态,我才能坦然地选择想要挑战探索的课题,就像一个初任教师一样去探索,只在乎探索本身,而不聚焦于别人的毁誉。

这很难,不是吗?

一个人越有光环(虽然我还没有多少光环),做到这一点越难,爱惜羽毛之故也。

但我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

因为我明白,对探索而言,那种自尊是不值钱的,它只是横亘在你与真理之间的障碍。

 

3

 

但我一直拒绝在初中上课,虽然多次被邀请。

原因之一,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上课。专家示范?免了吧。此外,还没有一个主题涌现出来引起我探索的兴趣。当然,还有时间以及工作焦点等问题。

但更深的原因,是我“找不到”可以上课(甚至长期结盟)的班级。

我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阶段,如果我愿意,在我工作的范围内,或许没有任何老师能够阻止我进入他的班级上课。而那些年轻人,甚至有时候也会说:“魏老师,什么时候到我们班上一课?”

但我不视为邀请,因为我能洞悉到其中的复杂性。

或许是妄想,但我确实期待着能够有年轻人不封闭自己的教室,不有意无意地在教室里扮演上帝,以各种方式暗示自己作为教师的“全知全能”,而是始终展现给学生(尤其是学生已经是初中生了)的是一个老师的学习力,是对真理的孜孜不倦的追求。就是说,用你对知识的热情感染学生,而不要给学生制造“老师十分厉害”的错觉。

我愿意进入这样的教室并长期合作,因为不与学生建立关系的教学,多少有一些病态。而如果教室的主人能够放下所谓的自尊,以开放的姿态理解和面对这件事,那么,这将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在这样的教室里上课和开展研究,我也敢于失败,能失败,任何人都如此。而这种姿态本身,比成败更能够深刻地影响学生。

自我保护,故作谦卑,这严重地阻碍了一个人的快速发展,最终,大家都学会了“做人”,但最终学会不了“做事”。

这是平庸的开端。

而对我来说,哪怕拥有了某种介入教室的权限,也必须尊重这种自我保护。最深的尊重,其实是尊重他人的弱点,并且有足够的悲悯与宽容。

毕竟,不断地放弃可笑的自尊,清空自己,一次次地“复归于婴儿”,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但如果做到了,就会拥有真正强大的自尊。

 

4

 

但女儿要学会这些,道路漫长。

毕竟,我领会这些,靠的并不全是经历,还包括了更多的经验,尤其是阅读与沉思。

例如,对人必死的命运的思考,对生命乃至人类本身的脆弱性的认识,对尘世繁华的某种程度的看透,尤其是,对自身有限性的日复一日的领悟。

这种领悟的馈赠,是一种心灵的解放,或者说,就是自由。

2012112日星期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