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耳机俱乐部小白
耳机俱乐部小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85,608
  • 关注人气:6,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2008-08-30 00:04:38)
标签:

文化

分类: 音乐及唱片

记得八十年代后期第一次看到CD时,那玩意儿还是高科技产品。银光闪闪的小碟子在空中一晃,泛着五彩,引来人们羡慕的目光。刚开始听CD的朋友们,都小心翼翼地从小匣子里取出CD,用手端着琢磨上一会,才喜滋滋地放进CD机的抽屉里,接下Play。如今,司空见惯的发烧友们再不把它当回事,一堆堆地抱回家,一张张漫不经心地抽出来塞进机器。有准想过,CD除了能听外,还大有看头? 那五花八门的CD封套,不就象邮票、火花一样,方寸之间,容纳了整个大干世界,大有收藏和欣赏价值?

 

就以古典音乐CD的封套来说,花样就不少。最常见的有两类,一类以作曲家、演奏家、演奏团体的肖像或照片作为封面,一类以名画为封面。以演奏家照片作封面的CD最多,如EMI著名的“参考系列”清一色是演奏大师的黑白照,给人古朴久远的历史沧桑感,借以突出该系列唱片的特点:均为已故前辈大师的老录音。RCA Victor著名的“红印鉴”系列、“金印鉴”系列都是这样。唱片公司力捧的新秀的CD绝大多数用照片,而且聘用专业摄影师、形象设计师,在摆姿势、选镜头、制作视觉效果上下了不少功夫,使演奏家们在乐迷面前表现出最佳形象。这种形象设计和流行音乐圈里对歌手的“包装”原理是一样的。别以为古典音乐的乐迷对演奏家的形象不重视! 试想一下,如果安妮索菲一慕特不是天生丽质,能红透半边天吗? 女大提琴家奥弗拉·哈诺伊要不是个美人,RCA会把她的倩影到处宣传招摇吗? 钢琴蒙如基辛、波里尼、波戈莱利奇、阿格里奇、皮瑞丝,小提琴家如梅纽因、朱克曼、帕尔曼、文格罗夫,大提琴家如麦斯基、斯塔克、罗斯特洛波维奇,指挥家如穆蒂、阿巴多、克莱伯、梅塔、萨洛宁,不管男女老少,在唱片封面上个个都是仪表非凡、风度翩翩、颇为抢眼的人物,没一个形象猥琐的。

 

封面上的演奏家不外乎在干三件事:钻研乐谱、演奏、刻意摆姿势,随意拍摄的生活照很少。一般说来,早期的大师不太会摆姿势,拍出的照片自然些。近期的明星们则更懂得形象的重要性,在摄影师的帮助下竭力把最美好的形象奉献给乐迷,刻意摆出优美的姿势,避开难看的角度(有时甚至显得过于娇饰)。就象目前正在年轻人中大行其道的“明星照”一样,封套上的照片恐怕比本人要美得多! 

 

在CD封面上,作曲家的上镜率远比不上演奏家。在很多暗况下,他们只能借助所谓“精华片”露面。比如,Best of Mozart封面上当然只能是莫扎特,Wagner Best上也少不了瓦格纳的头像。音乐的创作者竟然只能退居在演奏家之后,让人感叹不已。但换个角度想:离开了演奏家,再伟大的音乐也无法流传。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了。

 

在采用作曲家肖像作封面的CD中,DG于1984年出版的一套“3 D莫扎特集”构思尤其精巧,值得一提。这套CD共25张,每张的封面都是莫扎特头像的一角,单独看上去不知所云,但一旦收齐了全部25张CD,将它们按次序拼起来,便是一张完整的莫扎特头像!这一新颖奇特的构想笔者仅见过这一例。谁还知道其它例子吗?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用绘画作品作封面是另一常见的做法。廉价CD品牌拿索斯的封面几乎全都是绘画,只有少数例外。DG有一套全都以名画作封面的CD干脆用“画廊”(Galleria)作为系列的名称。选用绘画作封面是一门艺术。高明的设计者会采用与唱片中的音乐密切相关的画面来暗示或直接表达乐曲的意境。比如舒伯特“鳟鱼五重奏”的唱片封面上往往便是一条鳟鱼,圣桑“动物狂欢节”的封面上多半是一群动物。

 

比起这种直接的表现手法来,意境暗示法更为高妙。笔者案头正摆着一张近来常听的CD:舒伯特的“流浪者幻想曲”,DG出版,意大利钢琴家波里尼演奏。封面上是一幅与舒伯特同时代的德国浪漫派风景画家大卫·弗里德利希的名作:云海间的流浪者。弗的画风神秘浪漫,富于幻想气息,意境幽深,耐人寻味。只见面中云雾缭绕,怪石穿云,隐约透出一个流浪者孤独的背影,和舒伯特“流浪者幻想曲”的意境配合得极妙,令人佩服封套设计者的眼力! TELARC早期出品的一张德彪西“大海”的封面上是日本北斋的版画“波间的富士山”。据说,德彪西创作“大海”的灵感正从此画而来。不管此说是否属实,这幅画确实有助于我们深入乐曲所表现的意境。对照着此画再来欣赏“大海”,有声有色,岂不更能激发听者的想象? 凡是受了绘画的启发而作的乐曲,如拉赫玛尼诺夫的“死岛”、穆索尔斯基的“展览会上的图画”,其实都能用这种手法,把与音乐有关的图画搬上CD封面。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我个人的特殊爱好,是欣赏那些出现在巴洛克和古典时期音乐的CD封面上的古色古香的西方绘画作品,那些表现西方神话、或十七和十八世纪民间风俗或人们生活场景的绘画。这些都非常有古风,契合巴洛克时期音乐的生机勃勃、古意盎然,以及古典时期音乐的特有芬芳与纯净。边听音乐,边欣赏CD封面上与音乐情调完全匹配一致的古画,是双重的享受;一张合适的封面画,能令音乐的魅力更增。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当然,既不以音乐家照片、也不用绘画作封面的CD也不在少数,而且很多构思新颖,另辟蹊径,具有独特的魅力。最有趣的一类是以漫画作封面的,如飞利普的一套Joost Swarte系列和RCA的一套Greatest Hits (最佳名曲)系列。前者以荷兰幽默作家Joost Swarte的漫画为封面,后者清一色以著名漫画家赫希费尔德为音乐家作的漫画肖像为封面,风趣别致,格外引人注目。这位漫画家的笔力着实不凡,寥寥几笔,便把作曲家面貌中最主要的特征活龙活现地勾勒出来,展现在我们眼前。熟悉作曲家的乐迷不用看名字,一眼便能分辨出谁是谁,细细品赏,各个细节都维妙维肖,跃然纸上。试看琴王海飞兹的肖像,抿紧的嘴唇、突出的下巴、笔直的鼻梁、严峻的神情、高抬的琴身、细长有力的手指,神韵俱备,乃是海飞兹迷必备的珍品。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以漫画作封面的例子在DECCA最廉价的“周末系列”(Weekend Classics)中也能见到。有一张“未完成交响曲”(柯泰兹指挥)尤其令人发噱:舒伯特满头卷发,左手执笔,右手拿起墨水瓶,却只倒出了一滴墨水,便再也没有了。桌上铺着一张乐谱,写着“第三乐章”。原来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曲”之所以未完成(只有两个乐章),是写到第三乐章时墨水用完之故!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摄影作品(多为风景照)也常出现在CD上。和绘画一样,摄影作品往往在主题内容上与音乐有关。比如,德沃夏克作品的CD上便是捷克的风景、霍尔斯特“行星”的封套正是一幅天体照片。比起绘画来,照片过于写实,似乎缺乏艺术气息,因此值得回味的佳作并不很多。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87、88年.RCA曾出版过一套“蝴蝶系列”CD,收入了许多著名演奏家60年代的旧录音。这套CD的封面设计令人大感意外:竟是各色各样的蝴蝶标本!喜欢收集蝴蝶标本的人见了这套CD肯定喜出望外,只是不知道有多少“蝴蝶迷”爱听CD中的音乐?如果收集几十张“蝴蝶”CD,将它们的封套都挂在墙上,那倒是潦亮的室内装饰呢。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陈了被演奏家拿在手中外,形形色色的乐器偶尔也有单独亮相的机会。最多见的肯定是乐器中的女皇——小提琴。EMI曾出版过一张Violon Passion (法语,意为小提琴迷),封面上便是一把漂亮的小提琴,给人以优雅宁静之感。DG的名片“施耐德汉演奏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飞利普的名盘“格鲁米欧演奏小提琴名曲”、“阿卡多演奏四季”都以一把小提琴为封面。DECCA的天碟“克莱莫纳小提琴”的封面上更簇拥着好几把绝代名琴。其它如钢琴、单簧管、长笛、圆号、小号、竖琴、管风琴、琉特琴、大鼓,都曾在CD封面上展露英姿。演奏家这时反而躲到幕后去了。

 

小白刊登音乐旧文之五: <wbr>CD封套的艺术(添加照片中)

 

乐迷朋友们,欣赏音乐之余,不妨把你的CD从唱片架上拿下来,细细欣赏一番。这里面包含的学问可不小呢。既能让你认识音乐家,带来美好的视觉享受,又能长见识,开眼界,有的还能深化对乐曲的理解。CD封套的设计真是一门艺术!

 

 

后记:

这是我十几年前写的旧文. 现在抽空整理出来. 欢迎大家将自己最喜爱的,留有深刻印象的CD封套拍照帖上来大家共同欣赏. 我也会陆续拍一些自己喜欢的CD封套,与大家同赏.
 
欢迎欣赏耳机俱乐部论坛的帖子: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