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管铁流律师
管铁流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448
  • 关注人气:1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职业病诊断:不必回避立场

(2022-08-25 15:02:35)
标签:

365

工伤

人文律师

职业病

分类: 职业病防治与维权

职业病诊断:不必回避立场

五月的第二个周末。母亲节。


周末的公众号推文,我习惯是推送一些重要的尤其是最近的法律法规,一方面做些普法,另一方面也是想喘口气,毕竟推文日更工作量不小。


但昨晚看了《中华职业医学》前面几章后,临时改变主意,感觉有必要就职业病诊断所涉及的法律问题说上几句。


我当然知道一本医学专著,没太可能专门讨论法律问题,否则,难免会让人有“越界”之嫌,就象我这个医学门外汉非要在拜读医学专著时硬扯上法律,一早已被医学专业人士嫌弃了。


但我写《说好的依法诊断呢?》,初衷是希望职业病诊断鉴定需要充分考量现行有效法律法规的规定,而并非要博人眼球。是以除了自己建的“职业病法律交流”1群,再没向其他任何微信群包括“职业病法律交流”23群和其他专为职业病病人建的微信群去推送,象其他推文那样;虽然广为推送的本意也无非是引起关注。但这样一篇对权威专著评头论足的即兴网文,过于招摇,容易引发不必要的误解,嘈杂之中,推文的初衷反倒无人在意了。


根源在于,不同的读者,往往站在不同立场上,预设了评判标准。医者,官员,法律人,企业主,人资管理人员,和基层劳动者特别是职业病受害者,自然会有不同的价值观。


有自己的立场,原本再也正常不过。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但清晰地表明自己的立场,其实并不容易:有时是不愿,有时是不便,也有时是不敢。


作为执业律师,我也觉得立场问题不必过于强调,个案中虽然会有原被告,代理人也会跟着分庭对垒,但那只是个案,换个个案,律师说不定(其实几乎是确定)又会代理利益相对方。总不能因为今天代理了买卖纠纷的买方,明天就不能代理买卖纠纷的卖方了。


但凡事总有特殊。


劳资纠纷大概是社会纠纷中非常特殊的一类,特殊在于纠纷的当事方恒定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这情形有点类似行政诉讼,原被告是恒定的,一般没有行政机关去诉相对人的,行政协议纠纷未来会不会出现这种例外,暂时也不好说。


但即便如此,作为代理律师,在劳资双方的个案代理中跳跃,依然很正常,没有谁规定今天代理了劳动者明天就一定不能代理用人单位,和谐的特色社会主义,这问题稍一拔高就走向敏感的死角,而完全背离了法律人和法治的本义,没这必要。


只是,技术也好,法律也罢,本质上不过是工具,但谁来用、怎么用,却不可避免地会带上立场。立场问题,其实就象职业病问题本身一样,其存在乃客观现实,不会因为你不愿不便亦或不敢它就不存在。但就个人而言,职业病相关劳资纠纷,我和我们职业病律师团队,是不会在仲裁诉讼中代理用人单位的,无他,可以算是情感,也可以算是理解,但一定与道德无关,并且,也只限于职业病范围。

 

 

扯远了。


被几位医学专家善意地批评之后,我继续吭哧吭哧拜读权威专著。顺手又翻出N年前购买的《职业病的鉴别和认定——将疾病列入国际劳工组织职业病目录的标准》,然后瞬间就被吸引到了。按照ILOInternational Labour Office 国际劳工局)的观点,


“职业病的归因诊断并不是一门‘精确科学’,而是根据对所有现有证据进行严格评判(或考证、检查、审查、审核等)后作出的判断(或结论)。”并强调“这个判断过程应该(或需要、必须)考虑以下因素”:联系强度、一致性、特异性、时序性或时间顺序、生物学梯度、生物学合理性、符合性、干预研究。


职业病诊断:不必回避立场

这样的论述,和我有限的见闻似有差异。身边的医者们似乎比较反感在职业医学中提及法律,会担心法律对医学活动的干扰,甚至将“依法诊断”嘲讽为“和谐诊断”。但ILO却直言职业病诊断并不是一门“精确科学”,这观点……简直了!无语,呵呵。


而更有意思的是,通观国际职业病目录的制定出台,过程中始终有明确的三方参与:雇主方、工人方和政府方,而且,多数时候似乎政府方的观点与工人方的观点走的更近,而雇主方则往往费力且坚韧地独树一帜。对此,ILO丝毫没有回避,反而是主动组织安排三方,在新标准问题上请三方充分辩论务求一致,否则舍弃。


ILO作为国际组织,与一国之治理自然有本质区别。我们并不奢求任何国家不加保留地对ILO和其他国际组织听命行事。


但在职业病目录与职业病诊断如此专业化的问题上,ILO对不同主体(自然带着不同立场)的意见是如此地尊重,也是如此地直面,为什么?难道他不担心专业水准受影响吗?


其实,回到问题本身,一旦我们明了,我们讨论的只是职业病,职业病的范围,职业病的鉴别,以及必然牵连的职业病保障与赔偿等等责任,而不是单纯地追求学术的终极完美,我们大概率就不会勃然变色了。


最后,我要特别郑重声明下,我昨天和今天乃至以前以后的任何写作,绝对无意冒犯医学与医者,恰恰相反,职业病防治领域,是医学和医学工作者起到了关键作用,医者仁心,是所有劳动者生命健康的守护神。(2022/5/8 19:19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