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快乐的蓝猫
快乐的蓝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93,215
  • 关注人气:21,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上海人

(2019-07-09 21:07:17)
标签:

杂谈

分类: 旅行 休闲

上海在解放前远比香港繁华,冒险家的乐园,十里洋场的南京路誉满全球,上海历来就是个移民城市,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据不可靠统计,外来人口已经超越了本地人口,这些新上海人有各自的甜酸苦辣。


安徽人小王在村里是个痞子,这里摸一点,那里拿一点,村民都嫌弃他,实在混不下去了,就跟着表亲来到上海打工。上海生活成本高,打工的那些钱不够花,于是本性又开始暴露,不时会顺一辆电动车什么的补贴一下,有一次看到一辆助动车,四周瞧着没人就下了手,没想到第二天警察叔叔就来敲他的门,录像里证据确凿,坐了几天班房,出来后才注意到马路上摄像头已经铺天盖地。警察叔叔教导他,上海遍地是黄金,只要肯吃苦都能赚到钱,何必去偷鸡摸狗,想想牢饭真不好吃,为了几个小钱也是不值得,于是洗心革面,回老家拉了几个兄弟再来上海干起了装修。

正值上海房价飞涨,无论一手房还是二手房,买了房都要装修,不是正规军当然要以质量取胜,那几个兄弟有的是力气,几套房子装修完赚了不少钱,动力也就来了,口碑相传生意倒也不断。

做了很多家装修,小王喜欢给上海本地人装修,老爷叔老阿姨都比较和善,有时过来看看还会发个烟,送点饮料点心之类的,非常的客气。对装修质量过得去也就行了,越是这样客气,小王越是会做的精致一些。最不喜欢做的就是新上海人,隔三差五会来挑毛病,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花一万元最好能做十万元的效果出来。不仅如此,说话还难听,颐指气使的,有钱就了不起啊,最看不起那种人了。

有钱人被痞子鄙视倒也是有趣。话说上海的地域歧视那是由来已久,以前除了上海以外都会被成为乡下,哪怕是外国人也是乡下人,统称外国赤佬,台湾人被尊称为台巴子,然后就有了白玩人,荷兰人,瑞典人,哈密瓜之类的分类。魔都这么多年的历史文化的沉淀,自有其一定存在的优越感,比如说上海小资,里面融合了家庭背景,教育程度,自身修养和地区文化底蕴,初来乍到的外来人是学不像的。真正上海的土著都在郊县,市区里绝大多数的上上代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移民,上海人并不排外。其实,地域歧视哪里都有。

楼下小张的丈人拎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来看女儿,上海女婿自然是盛情款待,酒醉饭饱后送出门,刚出楼梯,嗯咳,一口痰吐在地上,坐在门口聊天的邻居都瞧着他,那丈人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一步上去把那口痰踩住,左右拧了二下,带着微笑离去,留下了几个由深到浅的斑点。


小芹来自江西,长得小巧,颜值一般,大专毕业后到上海工作,小芹是个很勤快的姑娘,工作上自己的活干完会主动帮别人干,深受大家的喜欢,人缘相当的不错。在上海工作几年后,经同学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小王,起先小王还看不上小芹,不知怎么的过了一段时间又来主动追小芹。小芹觉得这人还行,职业是医生,江西人,虽然江西很大但也是同乡,也就这样被他追到手。

两人结婚后住在医院的宿舍,然后就生了一个女儿,可是小王不甘心啊,决定再生一个,结果还是女孩。两个人总要上班,不然怎么养家,于是小王把母亲带到上海来带孩子,老人除了带孩子以外,其他什么事都不做,小芹每天下班通勤一个多小时回家还得做饭洗碗,给孩子洗澡,一天天也就这样过去了。

说到家事,小芹就会落泪,婆婆孩子带的不好,有一次自己睡着了,小孩跑出去玩就不见了,幸好在医院里乱逛被找到。乱七八糟的事经常会发生,上班也不安心,又说不得。说到房子更是糟心,丈夫啥都要用好的,衣服要穿名牌的,苹果出来一个换一个,对房子的态度是反正已经买不起了,还能咋办。生二胎的时候同事都去看望她,见到她躺在硬板床上做月子,都心疼不已。如今大女儿快要上学了,生活负担又要增加,小芹也只能紧衣缩食,默默的忍受着艰苦。


相比小芹,小兰的颜值就差了点,小兰做事并不勤快,甚至有点懒散,好在嫁了一个上海人,丈夫也就是一般的职员,收入并不多,可家里有房子,不需要首付,更没有房贷压力。生了孩子后,公公婆婆主动带起了孩子,一点都不用操心,回家还有现成饭吃,晚饭后高兴就带着孩子出去走走玩玩,不高兴就在家看电视玩手机。


小强来自山沟,村里唯一考出大山沟的娃,且还考进了上海的名牌大学,毕业后进公司也是相当的努力,经过多年打拼也算是在魔都站稳了脚跟,娶妻,生子,买房也相当的水到渠成,随着职务的升迁,孩子转读私立学校,妻子成为了全职太太。这二年看着房价飞涨,想想以后孩子总是要婚房的,趁着还承受得起赶紧再入手一套,于是拿出全部积蓄付了首付,签了N多年的贷款,夫妻二个算了一下,按现在的收入压力并不大。然而没多久,企业经营不善开始裁员,小强的名字居然榜上有名。这无疑就是晴天霹雳,都四十好几了,再去求职已有相当的难度,再看看房价已跌去了10%,辗转难眠中。


小荷来上海打工已经几年了,工作轻松,收入不多,但有地方住,且不需要养家,自己挣钱自己花,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看着上海的花花绿绿突然就想要买个名牌包包,计算着凑几个月就能买个包包了,周围的爷叔和阿姨都劝她别迷信这种东西,用自己辛苦钱买名牌包包不值得,可小荷满脑子装的都是包包,没多久就买了一只天天挎着。隔壁爷叔问她感觉怎么样,小荷一下子涨红了脸。


外企工作的小李工作勤奋,不勤奋也不行,娶不到上海姑娘只能娶新上海姑娘,结婚生了娃,每月的房租占了收入的大部分,但不能亏待孩子,读好一点的幼儿园是必须的,兴趣班当然也必不可少。然后夫妻的生活水准就下降了许多,结婚这么些年来电影都没去看过一场。夫妻合计着老是租房也不是事,总得买一套房吧,再度勤俭节约,含辛茹苦的经过七拼八凑毛估估可以付个首付了,再一看,房票没有,只能看着房价天天涨。


世态万象,各有甜蜜与辛酸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土耳其之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