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侯总
侯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4,349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全民娱乐需要“侯总” (北京晚报9月2日见报)

(2007-09-13 13:30:13)
 

    

           全民娱乐需要“侯总” 

 
 
 
 
 
http://epaper.bjd.com.cn/wb/20070902/200709/W020070902373390330197.jpg(北京晚报9月2日见报)" TITLE="全民娱乐需要“侯总” (北京晚报9月2日见报)" />


  网上出现了大批“猕猴”,都是自封的,意在“迷侯”,迷的是电视购物广告的主持人“侯总”。
  各大门户网站上,“猕猴”们称这个电视叫卖者是“史上最牛广告人”,他叫卖水钻、红宝石或者手表时气呼呼地拍桌子捶胸顿足大吼大叫的画面,可以随时视频看到——只要看看,就可能笑喷。
  眼下人们对电视购物的信任度有多高,每个人心里大概都有数,但是这没有妨碍侯总知名度的迅速提升。不过,有点意思的是,明明一个推销商品的广告节目,在网上的标签竟然是娱乐,网友也高喊:全民娱乐需要侯“总”——做着产品营销工作的侯总,成名于公共娱乐人物的角色!
  “侯总”是台湾人,本名侯兴祖,他最近开始频繁接受采访,对于《网乐》的邀约,他更是重新安排了原本已经制定好的行程,特意先来了北京。
  不知塞车知道政策
  (侯总迟到40分钟)
  侯总:对不起,对不起!100公尺,会要走20多分钟!
  《网乐》:之前我对你说,一定要乘地铁来。我没说完,你电话已经挂了。
  侯总:啊?真的?我没听到啊。主要是我没有想到北京会在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就塞车。
  《网乐》:你对北京不是很了解?
  侯总:啊?哈哈!
  《网乐》:你们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大陆的文化?
  侯总:通过和这边各种各样跟我们谈合作的企业接触。
  《网乐》:没有人告诉你,现在人们对电视购物的信任度不是很高?
  侯总:没人说,都是跟我们谈要把产品大力推广出去。后来开始做节目了,接到不少的质疑,我们才知道这边很多人对电视购物的态度,知道电视购物在大陆,一直让消费者比较没有信任感。
  《网乐》:你们没有打退堂鼓?
  侯总:没有啦!我不了解塞车(的情况),但是我知道政策。去年我们政府对这方面做了很大的调整,中央政府大力辅导电视购物业者,又从去年8月1日起颁发了相关的管理办法。全世界有很多人在投资电视购物,但是现在大陆的相关政策在我看来是最好的。政府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电视购物环境,一个和谐的社会,可以让我们幸福地购物。
  《网乐》:可以叫你“识时务者”?
  侯总:啊?我相信,做与政府(的相关政策、法令)相配合的事,其实会比较快而且能得到更大的利益,即便短期不是非常顺利,两年三年不好说,五年十年,长期地看一定会很好。不是这样吗?
  《网乐》:你现在比较多的接受媒体采访,也是出于让大家尽快接受电视购物的考虑?
  侯总:我作为职业经理人,其实是没有必要频繁地接受采访的,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就好了。但是,从8月份开始,我做了改变,因为知道很多人拒绝电视购物,所以想告诉大家什么是真正好的、健康的电视购物。
  《网乐》:但是人们的信任感不会很快就能建立起来的。
  侯总:台湾的人十年前也不相信电视购物,经过十年发展,台湾地区的电视购物很成熟了,大家也很信任了。台湾地区我做了7年,第4年才开始火的;大陆我才做到第4个月就火了!我相信,一个真正好的东西,一定可以逐渐被认识到的。大家对电视购物会越来越放心。
  《网乐》:是你自己火了,还是节目火了,还是你们的东西卖火了?
  侯总:我就知道网上有很多人在讨论我。现在我们所做的电视购物,在全世界只有在咱们中国是赔钱的,但是才这么短的时间,我们已经看到越亏越少了。也说明我们的努力被肯定了,这让人觉得温暖、开心,其实是比赚钱更让人高兴的事。
  不知小品知道用心
  《网乐》:你知道演小品的赵本山吧?
  侯总:嗯?什么是小品?
  《网乐》:嗯?就是类似于相声的节目。
  侯总:哦!赵本山这个名字我听说过,但是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网乐》:他是喜剧小品演员,在大陆非常有名。网友说你在电视购物中的“表演”赛过他呢。
  侯总:啊?哈哈!不知道。
  《网乐》:你知道自己很有表演天分?
  侯总:也不叫表演啦,是很自然的表现而已。
  《网乐》:可是我们面对面这样说半天话了,没有看到你像电视里那样拍桌子、扼腕叫嚣、痛心疾首的样子啊?
  侯总:其实我平时一个人的时候是很低调也喜欢安静的,但是一到人群里,我就是那样了。在公司开大会的时候我会自然地像录影时那样有激情,会那样甩头、捶胸顿足,爱开玩笑,总是特兴奋的样子。
  《网乐》:推荐一个产品,用得着捶胸顿足吗?你那么咄咄逼人地做出挥泪卖力的样子,就是为了让人觉得不买你东西就对不住你?
  侯总:自然流露的,消费者才喜欢看,应该要给消费者感觉到最真实的一面嘛。你说消费者真的会因为我逗了他一下就买了东西吗?(唱)让我将生命中最闪亮的那一刻与你分享……其实人活在世界上,辛苦的事情已经很多了,没必要每件事都那么累。
  《网乐》:你觉得大家注意你,是把你当娱乐的对象了,还是真的在意了你推荐的产品?
  侯总:这个我真的没有仔细想过。被关注到,已经非常高兴了。
  《网乐》:你在台湾做节目的时候表现也这样?
  侯总:可能更夸张一点,但一定都是自然的。演员再会演,他也是有脚本的。但是我们不是演员,我们做节目也没有脚本,制作人只是把产品的介绍给我们,绝对没有用太多的形容词去编排,更不会编排出拍桌子等等动作,怎么表现,都是我自然的流露。要不是自然地表现,也一定不可能在那里连续十分钟支撑下去。而在台湾,一次节目60分钟,我可以逗的事情更多,可能表现得更兴奋。
  《网乐》:你这是属于镜头感特好吧?
  侯总:厂商代表,需要现场秀,但因为完全是出于真心,所以很放得开。
  《网乐》:“放得开”就是你作为产品的销售者,这么快能火起来的原因?
  侯总:我是职业经理人,不是销售人员,产品的所有环节我都会参与,我了解它、认同它、知道它好在哪里,我当然会满怀激情去介绍。激情是来自于对产品的了解、你自己真正信任它。我是由内而外地去表达我对产品的认同,而不是一般销售人员那种由外而外的,不管产品好不好都要去说好。
  《网乐》:能火,都有点特别之处。你属于那种有特别魅力的人?
  侯总:我是个很特别的人,我敢说,在台湾地区,厂商代表里,没有第二个我这样的;而在大陆,我又是太特别了。对我怎么在大陆火得那么快,我有分析过,我的外形(外在表现)不是最重要的,我讲个笑话,我唱一首歌,用的是我们花很多钱买下的广告时间,其实对商业没有什么帮助,或者说商业利益不大。但是如果可以带给消费者一些娱乐、愉快,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一张订单,一辈子的信誉,我就知道我是在用心去做事。每一个努力的人、用心的人,都是有魅力的人!其实如果想出名,我早就去参加选秀了。
  《网乐》:你火,口才好帮了很大的忙?
  侯总:NO!是销售心态,真实的、诚信的、用心的,是最有说服力的。
  忘记谈情要做事业
  《网乐》: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电视购物给人的印象就是没有多少安全感。
  侯总:安全感是来自于你与政府政策法令合拍,来自于你本分地做生意。我不会强迫你买我推荐的东西,我不着急,我相信时间会去证明。
  《网乐》:但是你看到了,网上对你的关注中,有很多是贬损你的,并且有人在分析你们的虚假之处。
  侯总:任何广告都会美化产品,但是行销和欺骗不一样,行销是本质和你说的内容差不多,欺骗是本质和你说的不一样。就好比化妆与整形,化妆是美化一下更好看,而整形是扭曲事实。现在××、××、××、××……都在找我们,但是我没有审核过而信任它,我是不会去卖的。我们这样有安全感地做产品,客户也一定慢慢会越来越有安全感。而且你想想,我卖一天东西有人受骗的话,他可以马上就去投诉啊,但是我卖了一年多了还在做,如果一直有人投诉,政府早把我拉下来了。
  《网乐》:但是很容易就可以注意到,你们节目中对产品质材的说法很咬文嚼字。这是玩文字游戏?
  侯总:我们是力求严谨。有人说我们卖的是假钻,这属于大陆和台湾有些用词不统一的原因。在台湾讲水晶钻是大家都知道的,它不是真钻,可是大陆的法律中,一律要讲是“仿钻”。我们以前没有仔细读过大陆这方面的规定,但是一发现不合拍的地方,马上就修订了。我们做的节目,语言有漏洞,一定会不惜代价全部重拍。
  《网乐》:那你们卖的手表叫“劳斯丹顿”,明显是在借世界名牌“江诗丹顿”的便利吧?
  侯总:我们的口号是做手表中的劳斯莱斯,所以“劳斯”是这么来的,而“丹顿”是一个很有时尚感觉的,没想去沾名牌的光啊!(此处省去若干宣传语……)
  《网乐》:你还打算为此奋战多久?
  侯总:一辈子做下去!其实我做电视购物开始到现在,最辛苦的就是来大陆这段时间,有些媒体也在没有采访的情况下,对我们的品牌造成了伤害。但我相信“路遥知马力,疾风练劲旅”,我把这些无意的伤害都当做路遥与疾风,都是锻炼,不管怎么说,我是要做下去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网乐》:你要做太多的事。
  侯总:我现在每天工作大约要16到18个小时,我可以夜里两三点,甚至五六点还在工作,但早上九点钟又准时出现在办公室。一直是这样。
  《网乐》:跟上了发条似的,总会觉到累的。你不是和女友交往了11年了,就准备结婚吗,你也总该有时间谈情说爱吧?
  侯总:你要把什么当做事业去做,你就一定不会觉得有多苦……不过好像是很少谈情说爱了啊,这恐怕要想办法好好改进一下!
  采访印象
  网友们这样描述他:“一番大吼大叫之后,把梳得苍蝇站上去都得拄拐杖的小分头悲愤无比地别到一边去,摆出一张臭脸,气呼呼的样子,然后手一挥,一拍桌子,好像别人抢了他的东西一样。”
  网友们这样评价他:“节奏快而不乱,夸张而不造作,堪称销售界的神,喜剧界的天才。”
  网友们这样戏称他:“侯总炉火纯青的表演和对现场的驾驭能力已经足够击败所有百花奖、金鸡奖得主,胜过金凯瑞,赶超周星驰,压倒赵本山。”
  我在和侯总面对面的时候却没有切实感受到这些。他是匆匆赶到的,并且在我们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他约的下一拨儿客人已经等在了一旁。
  “侯总”说话很快,感觉整个人身上透着股忙活劲。
  我是带着的满肚子挑剔去见侯总的,毕竟通过电视画面看到的“侯总”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典型的“大忽悠”的印象。但在从见到“侯总”的一开始,我尽量克制自己的所有成见,做到这一点倒并不难。
  我不敢肯定的是,当那种占时巨长、语调巨高的产品推销说辞瞬间充斥荧幕时,我是会迅速换台,还是会因为他而定睛观瞧?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