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603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文有率意自然真

(2010-07-21 10:49:25)
标签:

散文集

抒情散文

随笔散文

路遥

延川

文化

分类: 散文研究

文有率意自然真

——读陈梦岳散文集《孤独的收获》

厚夫

  前不久,梦岳兄拿来他的散文集《孤独的收获》书稿,邀我写点评价性的文字。我是应该给他的新著写点文章了,这些年梦岳兄笔耕不辍,不断推出新著,先后出版了散文集《蓦然回首》、《田园秋语》与诗集《昨夜星辰》。这不,他又有一部散文集要面世了。对于他的这些创作成绩,我理当表示由衷地祝贺!

  梦岳与我是同乡,我们都是陕北延川县人士。俗语云:“文出两川(延川与洛川,一说是“延川与宜川”),武看三边(定边、安边、靖边)”。“文”指文人;“武”指武将。人们虽然对“文出两川”中的“洛川”与“宜川”有些争议,但延川却是名至实归。我们的家乡早在古代社会,就出过陕北地区唯一的文状元李郃,出过清末“名震关西”的女诗人李娓娓。在现代社会的“延安时期”,出过红色戏剧家杨醉乡。新中国成立后,延川这个位于秦晋峡谷西岸的高原小县,更是涌现出了以路遥、谷溪、陶正、史铁生、闻频等为代表的“延川山花”作家、艺术家群体,其中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的作家就有十多位,这不能不说是个文化奇迹。我曾在一篇名为《地域文化与“延川山花”文艺现象》的学术论文进行过系统分析,我曾指出:“在延川县这块干渴的土地上,人们言必路遥,谈必谷溪。某种意义上,人们对路遥、谷溪等人的敬慕,表明了一种价值取向。也就是他们成为榜样、成为旗帜、成为众多后继者走向成功的动力源泉。许多人对文学的痴恋似乎达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许多人对艺术的热爱达到了忘情忘我的地步。难怪有人戏言,延川县这个怪地方,别的不长,只长作家;别的不出,只出艺术家。”这的确是一种事实。由于路遥、谷溪等人的引导,延川这块神奇的土地上醉心于文艺创作的人比比皆是。说来也有趣,我与梦岳兄同属路遥母校延川中学的学生,但他年长我几岁,亦高我几级,我们在校时没有认识的机缘。1979年,我在延川中学初中部毕业的时候,他已经启程到省城的西北大学中文系上大学了。这样,我们便怀揣着各自的梦想,在各自不同的人生轨道上行走。梦岳兄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延安师范学校任教,之后又调回延川工作一段时间,再次调到中共延安市委党校任教。我与梦岳兄的相识,是他“二返延安”后的偶然机遇,我那时也落脚到延安大学了。对于梦岳兄来说,上下与反复自是对事业上的损耗,他很长时间缄默不语,我很少看到他的文章。然而,对于有着文学梦想的梦岳兄来说,他的内心世界是丰富的。他的情感仿佛地下突腾运行的火山一样,在积蓄与选择着一个最佳的喷发时机。果不其然,就在新世纪之初,他终于喷发了,接二连三地推出自己的新作品!

  一般而言,陕北的散文作者一上手就善于写作借景抒情、托物言志的抒情散文。这种写作是借助某一景观与事象,迂曲含蓄地表达自己的情志。我国从古到今大量的抒情散文走的都是这个路子,这样的范本很多,也容易学习与研磨。当代陕北散文作者的抒情散文在写作题材上基本向度是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对革命文化的诠释与讴歌;二是对陕北风情民俗的描摹与刻画;三是对黄土人生的恳挚关注与思考;四是对陕北丰富的历史文化的把握。对此问题,我也曾写过《地域文化视角下的陕北散文写作》的学术论文进行过认真探讨。与陕北多数散文作者的写作路子相比,梦岳兄善写随笔散文,走的是一条“知性”(台湾作家余光中先生语)散文的路子。所谓“知性”,即知识与见解。梦岳兄的散文涉猎广泛,知识容量大,往往是率意而为,随手拈来,侃侃而谈,在谈天说地中总能给人以心灵启迪。

  就拿这部《孤独的收获》而言,此书虽分“岁月情愫”、“行走漫笔”、“思想孤旅”、“人生感言”,但其主体散文仍是感悟人生的随笔。他的这些随笔往往是旁征博引,率意而谈,这就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需要经常吊吊“书袋”,需要在经意与不经意之间有奇妙的哲理思辨。有意味的是,梦岳兄的发言方式较为特别,他善做中年状的思考,如《五十感言》、《人生的虚无》、《人生苦短》、《学会放弃》、《活法死法》、《婚姻与爱情》、《一万年多久?》等等。清代学者朱锡绶言:“素食则气不浊,独窗则神不浊,默坐则心不浊,读书则口不浊。”人生感言一类的随笔,关键在于“感”字,“感”有多深、多新,言就有多精辟。比起一般人,梦岳兄的人生在一番经风历雨之后,其感悟更多,也更有一定的深度与广度。如他的《到了“知天命”的年龄》这样笑谈人生:“一句话,人到了这把年纪,不管什么命运,基本已成定势。人生这盘棋,虽未终局,恐怕也算接近残局之时。一切都看开了,透彻了,倘若还不清醒,不明白,活得糊里糊涂,不知眉高眼低,那只能是‘傻子’一个,不可救药”。他在《活法死法》中有这样精辟的比方:“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次空中航行,那么前一半的航程,要解决和把握的是顺利升空,尽可能避开雷电风雨,平稳安全的飞行,不要发生意外事故。而后一半的航程,就要开始考虑着陆的问题,如何能正常地降落,最好是软着陆”。他在《人生苦短》中这样开出人生良方:“人生苦在短暂,不患漫长。因其短,需要倍加珍爱,不要挥霍浪费光阴;不可贪多,好高骛远,不必繁复庞杂。宜于单纯、明了;宜于简单、务实。因其短暂,所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有所舍,才有所得,有舍才得。如此,才能有一份健康的心态,生活的快乐。”可以看出,梦岳兄总是能从一些貌似没有意义的缝隙中开掘与生发出自己的思考。而这种思考全是信手拈来,率意而谈。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在写作心态上更多是从容与淡定,是圆润与通达,是包容与理解。我以为这些人生感言可以当作怡情益智的“人生读本”来阅读,尤其是年轻人阅读,能增加一份很好的人生经验指南。而他的《说烟》、《说酒》、《说茶》、《说吃》系列随笔,颇有当代已故著名散文家秦牧先生的遗风,文章纵横捭阖,左右逢源,收放自如,可见梦岳兄丰富的知识积累。

  梦岳兄的这部散文集中,也收录了多篇纪游散文,如《想往内蒙古》、《此地空余黄鹤楼》、《路遇隆中》、《才登岳阳楼》、《沉寂了的“书院”》、《凝望山西》、《河南之行随笔》等。这组散文不是一般的模山范水,而是由某一景点生发开来,在谈天说地见穿插与引用大量的文化典故,以思辨来绾结纪游与抒情,表现出实足的知性。我的理解,梦岳兄有颗勇于思索的头颅,他每到一地旅行,总是因一些偶发性因素而激起他的各种思索。这种思索虽未形成学理体系,但更真切,也耐人咀嚼。

  当然,梦岳兄的率意为文也造成一些不足。他的一些散文因肥料太盛,以致于枝叶过于茂盛,造成一些杂乱。倘若能在文章的修剪上再下些功夫,则更有味道。我们知道,散文还有一个叫“美文”的别名。这个名字是现代著名学者、作家周作人先生起的,他为此专门写了篇《美文》的短论。随笔散文也是“美文”之一种,也需要讲究其为文的“艺术性”。当代著名散文作家贾平凹今天就主编一本叫《美文》的杂志。贾氏尽管一再声称“散文是大而化之的,散文是大可随便的,散文就是一切的文章”,但散文毕竟是文学的一个种类,必要的规范与纪律还需遵守。

  梦岳兄在《活法死法》中说:“人要拨开迷雾,看开世事,实实在在地生活,不要为虚名逐利而生烦躁,平淡的境界为最佳,走得能安然、无憾,能善始善终,这才是最完美的人生……”梦岳兄也好,我也罢,我们都已经都人到中年了,应该也必须是看开世事的时候了。我以为,在与天地万物的对话中,用真心、真情、真感来感悟人生,率意而为,这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自由境界呢?梦岳兄已经把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当作寄寓灵魂的方式,这就是一种真诚的人生姿态,我们也理应为之激赏!

 

                               庚寅年夏月于延安大学一步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