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603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宁静心灵 清纯之音

(2010-05-10 22:28:47)
标签:

灞河

散文

秦腔

白鹭

文化

分类: 散文研究

宁静心灵  清纯之音

——陈刚军散文集《锄禾》读后

厚夫

陈刚军是延安大学路遥文学社社长,也是我的学生。临近毕业的他要出书了,传来整理的电子稿,名曰《锄禾》。这个集子分为四个部分:即“过往”、“清唱”、“说事”、“散简”,我花费了近一天的时间才看完书稿。读完书稿,我感到很震惊,想不到这位平日里文静的小伙子的文笔竟如此从容与自然。在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里,这位年轻人不为世俗尘嚣所动,认真地读书,静静地沉思,同时写作着经过心灵过滤得清纯而透明的文字,仿佛东晋诗人陶渊明一样“晨兴理荒秽,荷锄带露归”,把写作当成基本的生活方式。

我的理解,散文仿佛每年清明雨前的春茶一样,应是写作者几经心灵过滤的尖端情思。它采撷的往往是饱经岁月风霜之后的人生回忆,因而它也是一种“老年体”文体,更适合老年人写作。新时期以来,季羡林、张中行、杨绛、孙犁、汪曾祺、金克木、黄裳等人的“老生代散文”持续走红,便是一个明证。因为这些老人在阅尽世事沧桑后,心绪平静如水,写出的文章已经没有火爆的脾气,而是简约温婉,在平淡中传达一种人生的况味。一般而言,初学写作的人因为拥有挥洒不完的激情,也更擅长于诗歌创作。而陈刚军却与常态有所不同,他仿佛更像上苍专为写作散文这种文体而设计的年轻人,他的心态似乎比许多少年作者更要成熟许多。他虽说忧思甚广,但是行文却宁静自然。他可谓一位少年老成的沉思者,静静坐在墙角,回忆着自己经历过的人和事。如他在“过往”部分中的《柴火》是回忆奶奶之死与外公之死的情形;《灞河》是回忆童年记忆中的可以尽情嬉戏的灞河;《田洪》是回忆中学时代的美好时光;《想起霍老师》是回忆就读中学时语文老师霍老师对自己写作行为的激励;《袁旦印象》是把目光投注在一位更小的“小人物”身上,在他的身上发现富于灵性与闪光的精神;《在高陵》是记述民间扎花灯艺人“易先生”的执着与敬业……他总在墙角里静静地回忆着那些深深地烙印在心头的记忆与感动。不仅如此,他还特别善于冥想。他总是能够在一些普通的事物中发见与联想到另一些有意味的人和事。如在“清唱”部分中,他《坐在环城公园里》,就想到著名作家史铁生与《我与地坛》;在《仰望文汇山》中,就能对作家路遥进行认真认读;《深处的表达》中,便有了对“秦腔”艺人段林菊与陈少华的怀念。令我感动的是,在当下这种全球化语境下,民俗文化之魂普遍流失的情况下,这位痴迷于秦腔的年轻人,对秦腔的熟悉似乎要超过自己身体的器官,这也是秦腔根植于大地泥土而生生不息的根本原因吧!

陈刚军内心世界的丰富,来源于他的阅读之悟。前不久,我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个调查数据:当下我国公民每天的平均阅读时间不足十五分钟。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一个不懂得阅读,不懂得在阅读积蓄知识与能量的民族,何谈发展与创新呢?然而,就陈刚军却是位爱读书、善读书、勤思考的年轻人。阅读使他的心灵世界真诚而丰富,阅读使他的心灵世界敏锐而开放,这也就使得他能经常接收到外界世界的各种丰富的暗示。这也在其冥想式随笔《出入“锄禾”》、《冬日碎笔》、《写作的事》等中充沛淋漓地表现出来。他的读书之悟是诗意与明亮的,他总能捕捉到透明的诗情而行诸笔端。在这组文章中,我们可以瞭见他内心因阅读的充实,因阅读的纯净,因阅读的宁静。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语言仿佛牛乳中洗过一般,总是那么晶莹与透亮。有意味的是,他还在对作品的阅读与品评中悉心揣摩散文的写作规律,上升到理性的概括。这里仅举几例来说明:如,“高亚平不关心那些看似宏阔、伟大,在远方的事物,他感兴趣的是身边那些具体、细小、卑微、密实的事物。从这些地方出发,抵达情感与思想的终极,同样具有普遍而深远的意义”(《真心·闲心·诗心——谈高亚平的散文》);“散文作者最可贵的是,从反复、繁杂的日常生活中发现最真实、最感人的细节。把这些细节写出来,读者就能真切地回到事件现场,感应事物,并引发他们一系列相同或相似的内心体验、生命经验,这样产生了共鸣,作者之心与读者之心接通,自然涌现出各种鲜明的感情和省悟”《<棉花>:在反抗中找寻心魂栖居地》;“散文是个人经验的陈述,一个人的人格品性在散文里会得到清晰的呈现,所以散文就是一种可信、可靠的文本”(《因理性和情趣而大气——读刘亚丽<一地花影>》;“我觉得小说追求的是绵密中见疏朗,像水一样缓缓流动而清波不兴,像日光一样慢慢游移而和煦温暖;诗歌是激情和深沉之间的灵光闪现;戏剧讲求蓄积和激荡之后的猛烈爆发;而散文则自说自话,表达对自身热情、冲淡及优雅性情的发现”(《写作的事》);“一个优秀的散文作家必然形成了自己成熟而独有的文章面貌,他(她)的文风能给读者留下强烈的整体印象,这需要众多作品在数量上的积累,更需要作品在形象呈现上的一致性或相似性”(《深刻的洞察与精彩的发现》)……这些闪烁着作者感悟之光的语句背后,应该是陈刚军对散文文体的基本认知了。在初涉写作时能够自觉地在理性指导下写作,自然能够取得事半功倍的收效。我想,这也是陈刚军年纪轻轻就能够深谙写作之道的原因吧!

有了诗性的情和思,陈刚军也有了诗性的表达。他的散文语言与散文心灵是一致的,他的行文语言是理性而节制的,在貌似稚拙中却有透着灵动与机智,而不是像许多年轻人一样洋洋洒洒。如“锅里面的蒸气太挤,他们争抢着往出窜,锅盖上压着两块砖也不起作用。热气弥漫了厨房,狗肉的香气很浓,整个后院都是,我急得想吃,外公说,没熟没熟,让我去看时间,我不认识表,分不清那三根针。最后我们一家肯定在一起吃香喷喷的狗肉,但我的头脑里没有了这个片段”(《柴火》);“站在水底是沙子的地方,还有几条小鱼用嘴撞我的脚,脚移动,鱼跟着,游起来,鱼就找不到脚了”、“童年的灞河上空有白鹭飞翔,虽然很稀少,只有几只,可这样河就更富于灵气,似乎河水也有了飞翔的可能。白鹭有时静静地站在浅水里,像是注视着什么,全神贯注,但无比悠然;有时用长长的喙敏锐地往水里扎,收获一条鱼。我曾躲在一边悄悄地看白鹭思想,什么也看不明白,它们扑啦啦就飞走了。河岸上有树,水中有树和云朵,有两只飞翔的白鹭”(《灞河》);“一直喜欢看别人写的字,清晰地记得那些语文老师的字体:饱满安宁,温厚中有雅致秀丽,这是辛老师的字;王老师的字长得像他的身体,俊朗而有力度,魁梧如鲁迅先生的头发;简约、冲淡、疏密有致,字的内心很开阔,这是鹿老师的字;孟老师的字则飘逸洒脱,常常是一黑板的风流……”(《田洪》);等等。这些节制而灵动的语言背后,是对于中国传统散文资源的有效研磨与借鉴。

拉拉杂杂地写了这么多,就是为陈刚军同学加油鼓劲。刚军还是位“文学后生”,而俗语又言:“后生可畏!”刚军的文学道路才刚刚起步,愿他追逐自己的理想,在文学的天空中越飞越远!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