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0,677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书评:关于《人生》“续集”的评论

(2009-02-27 20:53:02)
标签:

文学

《人生》

乾坤湾

长篇小说

路遥

运河

文化

分类: 文学批评

转帖旧作一篇:

想象的权力

厚夫 

    前不久,被多家媒体称为“《人生》续集”的长篇小说《乾坤湾》正式公开出版发行了。这部小说的诞生,我以为至少有这样几方面的意义:一是当代陕北籍著名作家路遥先生的中篇《人生》终于有了一种小说式的续写方式;二是以“山花”为品牌的“延川作家群”里有了一位长期在文牍之间行走的作者;三是对于民间层面长久不衰的“路遥热”添加一把火焰。

    路遥是当代中国的著名作家,他对于社会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不仅向读者奉献了荣获全国中篇小说奖的中篇小说《人生》、《惊心动魄的一幕》,以及荣获“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而且也把不断突破自我的人生精神也一同奉献给亲爱的读者。路遥在其小说创作如日中天的时候,由于积劳成疾,中年早逝,令无数读者扼腕叹息!然而,路遥的英年早逝并没有影响到其作品的传播。就读者方面而言,路遥逝世后十多年来,其作品因为具有积极向上、催人奋进的内在精神气质,在广大普通读者心目中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在《中华读书报》多次组织的“中国读者最喜爱的20世纪100部作品”的调查中,《平凡的世界》始终名列前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听众最喜爱的小说联播”问卷调查中,《平凡的世界》名列榜首。如同延安大学的路遥研究专家马泽教授所分析的那样,路遥是“民间立场和弱势群体的代言人”,路遥小说尤其被广大中下阶层的读者所普遍的喜欢。正因为民间拥有众多的路遥作品的读者、路遥本人的热爱者,续写《人生》才有合理的社会逻辑基础。

    再就路遥的《人生》而言,这部最早发表于《收获》杂志1982年第2期的中篇小说,它可以说是路遥创作走向成熟的标志。它通过城乡交叉地带的青年人的爱情故事的描写,开掘了现实生活中饱含的富于诗意的美好内容,也尖锐地揭露了生活中的丑恶和庸俗,强烈体现了变革时期的农村青年人在人生道路上所面临的矛盾、痛苦的心理。尤其突出的是,作品对中国当代社会中城乡二元社会结构方式进行了大胆的批判,在广大农村有志青年人心目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正因为有与众不同的创作视角,这部小说很快受到了全国文学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并轰动全国。据不完全统计,1982年后,根据小说所改编的戏剧、电影、广播剧等多种艺术形式出现于舞台、银幕和广播中;评论小说和电影《人生》的文章达100多篇,其中专论主人公高加林的文章就有30多篇。可以这样说,当年路遥的《人生》成为陕北人妇孺皆知的作品,许多陕北有志、有为的年轻人,就是在路遥的鼓舞下,开始走上文学创作道路。

    长篇小说《乾坤湾》的作者樊川先生,虽说长期在行政单位工作,但作者既是路遥的“延川小老乡”,也是一位长期敬仰路遥的文学青年,同时与路遥亦有多次的接触机会。因为有了这些充足的理由,才使他有了续写《人生》的资本和恒久的精神动力。不然,他岂能在《人生》发表二十多年之后、社会上人心日渐浮躁的今天,心无旁骛地创作出十五万字的长篇小说?作者若没有这种对于文学缪斯的痴情和衷恋,又岂能修炼成此种神圣姿态?其它不说,单就作者创作《乾坤湾》的勇气和毅力,足以令人敬佩。

    文学批评家们早就指出:“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读者们阅读文学作品的过程中,根据自身的性格、学识与文化背景的不同,可以对文学作品做出不同角度的解读。有了读者的不同解读,也就有了改写、续写文学作品这种非常有趣的文学风景线。众多的作家、文学爱好者们,乐此不疲地对那些已经产生深远影响的文学作品进行改写、续写。续写小说本身是一项极其富于挑战性的工作,既要依据原作所提供的故事场景、人物性格逻辑展开合理的想象,充分尊重读者原有的阅读经验,同时又要有所突破,有创新之点,这的确是太有些苛刻和难为任何一位续写者了。续写者虽说力图按照作品的逻辑特点进一步延伸作品主人公的活动空间,但是由于续写者的个性差异,续写本往往也只能是见仁见智的理解了。如长篇小说《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只留下前八十回的“残玉”,据说续写版的《红楼梦》“后四十回”竟达数十种。就是目前广泛流传的较为权威的高鹗续写本,也仍有这样或那样的遗憾,更遑论其他无名文人的续写本了。记得当年路遥的《人生》改编成的同名电影热播之时,一位叫于运河的青年农民认为电影中的“高加林”的命运太悲惨了。他提出要拍摄《人生》续集,要让“高加林”从跌倒的黄土地上重新爬起来,要让他办乡镇企业、要让他堂堂正正地闯到城市里生活,而且日子比谁的也不差……据说,于运河当年把他的想法一股脑地告诉路遥的时候,路遥的回答是这样的:我创作小说的使命已经结束,以后的再创造、再加工是读者的事情,我无权干涉。于运河折腾了一阵子,自己创作电影文学剧本、自己筹资请导演拍摄。后来电影版的《人生》续集拍成了没有,我不太清楚。但是读者于运河对于路遥作品由衷的热爱,这的确是千真万确的情况。

    再具体到《乾坤湾》这部继续以《人生》中的主人公高加林、刘巧珍、黄亚萍、刘巧灵等(作者采用了谐音字的策略,改成了“高嘉岭”、“柳巧珍”等)为原型的长篇小说,作者设计的故事情节是围绕“高嘉岭”被县里清退回乡后展开的,作者在十五万字的叙述中,主要表现了“高嘉岭”回乡后一年多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与周围人的关系,包括“高嘉岭”的“出民工”、“画漫画”、“谈恋爱”、“闹红火”、“当民办”、“代理小学校长”、“勤工俭学”等故事。由于樊川先生根据自己的审美理解来创作小说,因此故事的展开拥有了明显的个人想象特点。包括小说的题目冠名为《乾坤湾》,既有对于家乡那个天设地造的黄河大峡谷“乾坤湾”的景仰,也似乎有人生就像“乾坤湾”一样,总在那里打转转的暗示?作品中的人物也具有了明显的“樊记”手工作坊特色。路遥原作中的“高加林”性格中富有挑战性和不妥协性的性格特点,似乎到了“高嘉岭”那里就变成一个性格似乎经常在犹豫中矛盾者。小说创作是多种因素的有效调动,包括人物形象的创造、故事情节的设计、场景氛围的营造等。就针对故事叙述来说,还必须注意到叙述者角度、叙述的方式、叙述的节奏、叙述的语言等方面,惟有把这些方面综合起来考虑,小说才能形成和谐、系统的阅读美感。对于初次尝试长篇小说创作的作者来说,小说存在一些问题也再所难免。

    文学是激情与想象的产物。没有激情,文学创作便没有动力;没有想象,文学创作便只能是平台上的舞蹈。想象是每个人的权力,既然上帝把想象的权力下发到我们每个普通公民的心中,那么我们为何不认真地行使这种权力呢?我们的社会缺少的不是那些油头粉面、善于品头论足的心理浮躁者,而是那些脚踏实地地埋头苦干的耕耘者与创造者。我以为,樊川先生的《乾坤湾》对于路遥《人生》的传播哪怕起到一点“锦上添花”的作用,便是他对于社会的一份真诚贡献了。作为朋友,让我再次向他表示由衷的敬意!(原刊《延安文学》2006年第2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