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946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一位“打工诗人”的诗评

(2009-02-19 11:02:28)
标签:

诗评

诗人

诗集

下岗工人

王学忠

文化

分类: 文学批评

   这几年来,当代文坛越来越关注“打工文学”、“底层文学”。我对于“底层文学”的关注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我在一次极偶然的机会中读到河南省安阳市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王学忠的诗歌,并写过两篇诗评文章。这里贴的是其中的一篇,以表达我对金融危机冲击下广大工人、农民兄弟艰难生存的忧虑。

由童话的诗歌到现实的诗歌

厚夫

    王学忠是位善于建构理想世界的诗人,从出版第一本诗集《未穿衣裳的年华》到《挑战命运》,他已经连续出了四五本诗集了,他的人生履历表里也有了由一个普通的工人到下岗工人的记载。这期间里,我虽未见过他本人,但陆续读到他的一些诗集,发现他对于缪斯更加钟情,几乎是达到忘情忘我的地步,他“默默地在嘈杂的集市上,喧闹的人群中,用诗的形式记录着发生在身边的人和事,记录着那些民工、商贩、三轮车夫等社会底层劳动者心中的酸甜苦辣,甚至在睡梦中也常常为他们所遭遇的不幸而落泪……”

     初读王学忠的诗集《未穿衣裳的年华》,我们仿佛走进一个既天真可爱,又晶莹剔透、一尘不染的童心世界,这是诗人丰富而敏感的情感世界的自然流露与最佳寄寓方式。记得英国大诗人渥兹渥斯曾言“儿童是成人的父亲”;也记得我国明代大思想家李贽先生亦言“童心者,真心也”。我以为王学忠当年用儿童视角来观察世界、体味人生,这绝不是一种无意的选择,而恰恰是一种自觉的人生追求,其中寄予了他的一种深刻的人生理想——即拒绝世俗,拒绝平庸。这些诗歌还传达着这样一些信息:尽管现实中的王学忠儿时在贫穷的记忆中度过,但物质世界的极度贫困,并不影响他丰富想象力的形成。这一切,均构成了诗人最初的心理积淀,使他成为一个情感细腻而怜悯天下的诗人,即使厄运降临到自己头上,他也会始终昂扬着头颅,倔强地用既定的人生准则——童话般晶莹而纯洁的理想视角来评判社会与人生,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

    当然,王学忠并不只是沉溺于童话般的世界,而是一位对现实有着清醒认识的诗人。这既与其最初的人生理想有关,也与其生活轨迹相关联。人们的习惯思维定势,诗人应该端围着火炉,品着香茗,高谈阔论,抒发着人生理想。而王学忠显然不是有着这样高贵身份的诗人,按照目前流行的解释,他是下岗工人,骑着破自行车,赶庙会,摆地摊,仍然还为生机而奔波。然而,这一切并不影响他在本质上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诗人,并不影响他的诗情喷涌而发。他一方面更加着力用心来描绘理想的世界,写出了《流韵的土地》等诗集,另一方面更加珍惜上苍赐予自己的情感体验,由《善待生命》进而《挑战命运》。王学忠诗歌创作的转型,正应了“愤怒出诗人”的名言,也正应了“诗穷而后工”的真理。他自己在具体而琐屑的生活中挣扎,一方面真实地体味人生百态,把握到生活的真脉;另一方面真实地记录着普通的劳动者的欢乐与悲苦,发人之所未发。

    诗人在《常春藤》里有这样的诗句:“嚼着岁月的艰辛/活着就要攀援/让生命的绿色/点燃黎明的曙光/倘若在雷火中死去/不屈的躯体/也要化作一条燃烧的长鞭/鞭打世间的冷漠……”。“常春藤”赋予了人格化的特征,既倔强而勇于抗争,分明是诗人的自拟。正因为有如此之心理构成,诗人才始终激情澎湃,在真诚地讴歌劳动者的同时,时刻警觉着,批判着社会的一切陈规陋俗。如《蛙鸣》里有这样的诗句:“鱼篓里的青蛙/鸣哑了叫卖者的喉咙/和城市的黎明……乡村变得寂寞了/捕蛙人的微笑/像张开的巨网/网住了荷塘的乐曲/和夏夜浓浓的柔情 躲在草丛里的蚊子/狡黠地磨了磨牙/咀嚼着安宁……鱼篓里的鸣叫/声声不平/鸣着愤懑/鸣着不幸……”我们从中读出了一种焦灼而激烈的感情,这说近了是现实的批判情绪,说远了是环保主义境界,在《善待人生》和《挑战命运》这两本诗集中,像这样的篇章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杜鹃啼血般沉郁悲愤的诗句里,分明映照着诗人赤子般理想境界。

    由王学忠我想到了公元1000多年前的大诗人杜甫,他也是一位河南籍诗人。他在个人穷困潦倒的时候,还忧国忧民,以致于“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直到晚年困守“茅屋”之时,还发出“安得广夏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呼吁。当然,对于杜甫的人生境界,那应该是王学忠先生终身学习的财富。但是有一点,我们现实中的诗人王学忠先生,正是勇敢地继承了我国古代知识分子可贵的忧思品格,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

    说句实话,我越来越不能忍受一些伪诗人的伪情感了。也许有人还在暗暗地嘲笑王学忠先生,以为凭他“下岗工人”的身份,是应该拒绝让他进入“诗歌俱乐部”的。这简直是一种无知的谬想。看看我们现实生活中一些诗人的作为吧!他们沉溺于建构私人的话语世界,沉溺于优雅的文字组合。君不看我们的社会连“现代化”的问题还未彻底解决好,这些大腹便便的诗人们就与“全球化”接轨,就大谈“后现代社会”里的情感,就大谈如何颠覆“现代化”了。对社会的无知和漠不关心,只能导致诗人自身存在价值的丧失。

    关于诗人身份的界定有许多种,我以为有一点不容忽视,即是人不在于其社会分工与社会角色的定位如何,关键的一点是否敢承担社会责任,敢于对现实世界进行大胆而尖锐的批判。就这点而言,时代需要王学忠和更多拥有社会良知、拥有社会理想的诗歌。(原刊于《平民诗人王学忠》,青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