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603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评梁向阳《当代散文流变研究》

(2008-07-14 10:25:53)
标签:

现代散文

研究者

文体

梁向阳

中国

文化

分类: 散文研究

转帖: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周维东在博客“一阳指的博客”中发了一篇关于我散文专著的书评文章。现特转帖。

    

评梁向阳《当代散文流变研究》

周维东

 

    现代学术界有一种惯例,在公开场合进行文字的学术交流一律叫“评”,好处是简单明了,免了很多繁文缛节,但缺点在于让很多像我这样的“后学”很为难:面对前辈老师的洋洋大著,主要是学习吸收,但对于著作中的佳品,又抑止不住向人推介、抒发共鸣的表达欲望。于是惶惶然用起“评”来。这正是我写梁向阳先生新著书评的真实感受。

    梁向阳先生的新著《当代散文流变研究》1是一本对20世纪中国散文精神流变进行概括的佳作,全书共分为两编:上编“当代散文流变论”,主要论述了20世纪中国散文的范畴及总体精神问题,该编将20世纪中国散文按精神结构分成了五个点——五四时期散文、延安时期散文、十七年时期散文、新时期散文和90年代散文,并分别用“人的观点”、“‘自由言说’到‘自觉言说’的整合”、“国家抒情机制”、“人道主义”、“困惑与突围”来概括这几个时期的精神特质;下编“当代地域散文论”,主要以作者熟悉并参与创作的“西北散文”为例,来说明当代散文与地域文化密切互动的文化现象。总体说来,全书上编论述整体,下篇分析个案;上篇高瞻远瞩,下篇细致入微,正是这种整体与具体的有机结合、理论与文本的完美交媾,著作一出便好评如潮。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著名学者楼肇明如此评价这部著作:“在这二十余种有关现当代散文的专著中(进入21世纪以来的散文专著—笔者注),包括其中几位博士生已经出版和将出版的毕业论文,就我所拜读过以后的印象和感想而言,我首先谈的是,梁向阳先生的这部散文专著,倘不能被认为是其中最优异的一部,却可以确认为其中学术态度极其严肃、学风优良,具有非平庸之辈所能及的卓越史识的一部。”【1】

   阅读这样一部光芒四射的著作,对散文研究没有足够心得的阅读者——如我,会常常被著作中持续闪烁的真知灼见所灼伤,目不暇接而无法评头论足其中的全部华彩。掩卷之际,我仍然不能如那些专家一般冷静地将著作“闪光点”一一剖白,为业界同行、普通读者了解本书树立一个清晰的印象;不过可以为自己开脱的是,这样的书评非我“能”、我“辈”可以操持。如果一定我说出在梁先生著作的诸多启发中能理性表述出来的部分,我觉得是梁先生在著作中体现出来的研究散文的视角。

   在所有的文体当中,散文是一种比较难研究的文体,原因不在于20世纪散文的显赫,反而是因为它地位的“卑微”:很多作家虽然认同它是文学的诸体之一,但却并不认为它是“纯文学”【2】,或者认为它只是作家的“基本功”。【3】研究显赫的文体,如小说、诗歌、戏剧,切入的点比较多,徜徉于文学之内可以说艺术,不谙于文学可以谈思想,再结合一些如“现代性”、“现代民族国家”、“后殖民主义”等宏大命题,既显得有学术内涵又似乎“事关重大”。对于“言个人之志”的散文,很多现代性“宏大命题”好像与它无关(有关也没有诗歌、小说那样抢眼),而且散文的艺术也没有固定可以依据的“法则”——如小说的“典型”、“人物”‘诗歌的“意象”,以及戏剧的“矛盾冲突”等等,研究者研究散文更多时候依据自己对散文的理解,因此很多研究成果的高低完全可以根据他(她)对散文文体理解的程度来判断。

梁先生著作里体现出来对散文理解,我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以宇宙之大,审散文之微。宇宙之大,指作者站在20世纪中国文化的立场之上,站得高,看得远,完全没有以拘囿于散文一体之私而忽略了散文背后得文化之大;散文之微,指作者通过散文建构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化史,但在具体的散文批评上并没有刻意抬高散文的固有地位,而是实事求是的依据散文的文体属性发言。这与很多研究的思路就有很大不同。在当代散文研究中,能以“宇宙之大”入目散文的不乏其人,这从各种气势磅礴的散文史、散文理论史、散文批评史、专题散文研究中就可以看出,但能回到“散文之微”的研究著作却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甚少有人能正视这一点,能从“散文之微”中看到“宇宙之大”则更是寥寥无几。

   当代散文研究者有一个“心结”,借用一个著名散文研究者的话讲:“散文必须是文学诸体之一,必须具备文学审美特性”【4】,通俗的说就是尽量拔高散文在2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地位。这样做的背景则是散文研究者认为散文在现代一直被“歧视”。散文在现代被“歧视”,可以举的例子很多,从现代的傅斯年、朱自清、胡适、周作人,到当代的冰心、夏衍、李健吾,都可以找到各种认为散文不是“纯文学”,或者散文的“文学地位比较低”的言论证据。而且,在二十世纪主流文学史叙事中,占据主要篇幅的也是小说、诗歌、戏剧,散文只能算是可有可无的点缀。正是这个原因,本来是文学诸体之一的散文,却必须要研究者呼吁“散文必须是文学诸体之一,必须具备文学审美特性”。散文研究者的“心结”往往干扰了他们进入散文时理性态度,常见的表现为:研究者自己为散文重新立法,进而抽象出散文的审美法则、创作法则和鉴赏法则,完全无视散文“自由性”的本色,为散文立法也是以无视很多散文现象为代价;或者,散文批评者一味求“大”,呼吁“大散文”、“大品”、“大文化散文”,希望散文如诗歌、小说、戏剧一样脱离“个人之志”的束缚为社会发言、为民族发言,这样的后果用楼肇明评论余秋雨的话来概括最为贴切“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5】散文研究界的“心结”可以理解,但因为“心结”而造成研究的非理性则不可忽视,散文研究者应该认识到:散文虽然被“歧视”,但二十世纪散文的成就并不低;散文地位虽然“卑微”,但并不意味着研究的成果就一定“卑微”。只有这样研究这才可以理性的认识散文的“被歧视”,理性的认识20世纪中国散文的成就。

   其实从现代散文的特征而言,它本身就是一种“卑微”的文体。这里所谓“卑微”并不指其不是“文学”,而是指它相对于小说、诗歌、戏剧,并不适合承担“现代性宏大叙事”的功能,而20世纪中国文学一项重要的特征就在于构建了许多“现代性宏大命题”。我觉得,这是为什么散文在20世纪中国文学中被“歧视”的根源(完全无关散文的文学成就)。但散文的这种非功利性却造就了散文在20世纪非同其它文体可有的独特性:因为散文的非功利性,它使散文保留了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真”;因为散文写作的门槛低,它造使了散文包含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精神量的“博”;因为散文写法的自由,它形成20世纪散文文体不断的“新”。我觉得这些东西才是当代散文研究应当注意的,而事实证明,凡是在散文研究上有成就的大家也都是在这些文体上做出了文章。在散文的“微”中发现其文学史意义的大,正符合散文内的一句行话“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而对于研究者而言则是“以宇宙之大审散文之微”。【6】

   在梁先生的著作中,其对当代散文流变的宏观把握正是建立在散文特性的细微理解之上,他提出了散文的三性:现代性、真实性、自由性,非常准确了概括出散文在所有文体中的独特性:“现代性”说明现代散文的现代品质,它不同于古典散文的地方是什么;真实性反映出的即是现代散文因为非功利的“真”;“自由性”则包含了散文在现代文化含量的“博”与文体变幻的“新”。“三性”可以说将现代散文的文体特性一网打尽。由于有了对散文理解的深邃,所以梁先生著作在进入20世纪散文史的各个“点”时就会有创新之举。梁先生的散文流变史,我阅读时的感觉如同用宝石串起的链子,不仅有整体线条清晰,每一颗宝石也大可玩味。其用“人的观点”来概括五四时期散文可说是大处着笔;用“自由言说”到“自觉言说”来概括延安散文则可谓精彩纷呈,对于很多不了解延安文学的学者,常常会觉得延安文学就是“政治决定”的后果,完全无视延安文学的内在复杂性,而很多重视延安文学复杂性的学者又无法给予这种复杂性合理的“命名”,梁先生用“自由言说”和“自觉言说”两个概念非常贴切,一语中的。将十七年散文用“国家抒情机制”来概括是个创举,“国家抒情机制”在梁先生的著作之前还没有谁说过,用它来概括十七年文学既真诚又机械的现象可以说再合适不过了。用“人道主义”来说明新时期散文也非常合适。将90年代概括了“困惑与突围”正说明了90年代散文的无序与失范的状态,在这方面梁先生的成果最多,精彩文章不断,但在书中好像没有完全包含进去。总之,梁先生的这本著作真是做到了“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用当代散文流变史构建了现代知识分子精神史,不能说不是“宇宙之大”。

    梁先生在后记里自称自己不是“学院派”,所有散文研究的成果都是“滚雪球”“滚”起来的,对于他的“滚雪球”,我想说的是,其著作的学理也完全不亚于任何学院派研究成果,而其多年来对散文细微的体会又是学院派所不及的。我常常能体会到梁先生散文研究的不易,散文之“微”、学者之“微”。学院派外之“微”,三者何其的相似!但梁先生奋发的志向、不懈的努力、不羁的才情却常常破“微”而出,体现出宇宙之大——梁先生对散文特质的独到拿捏或许是其人生的体会吧!

    如果说著作还有难以满足的地方,我想是批判精神的不足。可能是年龄的差异,梁先生对20世纪中国散文很多现象保持一种理解的宽容,而我则不是如此,特别是对于当代散文,如“大散文”、“散文净化”、“散文诗学”等更觉得需要批判。梁先生本人非常具有学术个性,对于许多学术现象常常有独到见解,但没有在著作中表现出来而是“与人为善”,可能对别人而言属于正常,但对我而言则是遗憾。

参考文献:

【1】    梁向阳.当代散文流变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P2-3

【2】    傅斯年.怎样做白话[A].胡适编.中国新文学大系·建设理论集[C].上海: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1935。

【3】    刘锡庆.世纪之交:对散文发展的回顾与思考[J].文学评论.1997(2)

【4】    刘锡庆.世纪之交:对散文发展的回顾与思考[J].文学评论.1997(2)

【5】    梁向阳.当代散文流变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P8

【6】    郁达夫编选.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卷[C].上海: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1935.P9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书信的话题
后一篇:老兵的友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