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946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学评论家不妨搞点创作

(2007-06-10 14:22:29)
标签:

文学批评

文学评论家

批评家

分类: 文学批评
 

文学批评家不妨搞点创作

 

    近读严家炎先生怀念我国现代文学史研究大家唐弢先生的文章,文章这样写到:“他本身就是作家,艺术感觉极好,深知创作的甘苦,他谈论作家作品,总是三言两语就能抓住作家的风格特色和作品的独特成就,把最有味道的地方传达出来……我以为,在审美评价的精当方面,唐弢先生在我们现代文学研究工作中简直可以说并世无第二人的”(见严家炎《唐弢先生对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建设的贡献》,《唐弢纪念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P600-601)。我的理解,这个评价对于唐弢先生来说是在也恰当不过的了。唐弢先生之所以“总是三言两语就能抓住作家的风格特色和作品的独特成就,把最有味道的地方传达出来”,这得益于他不仅是位文学评论家,更在于他还是位作家,懂得作家的创作心理,善于尊重创作规律,从而进行有效的“换位思考”的结果。

   文学是语言的审美艺术,对于文学的评论必须注意到这个特点。我国古代的文学批评十分强调对于文本的审美鉴赏,评论者可以调动自身的审美体验参与文学想象的再创造,把握文学作品中的那种“味外之旨”、“韵处之致”。像刘勰的《文心雕龙》、司空图的《诗品》等经典性的文学批评著作,也完全可以看成是富有生命激情的文学文本。因为这些著作不光感觉敏锐、思维深刻,就是文笔也十分鲜美,足以调动起读者丰富的想象空间。如刘勰的《文心雕龙·神思》中“神用象通,情变所孕”,所传达出的是生命状态,它的语言是激情的、鲜活的;再如司空图的《诗品》中对于意境概括的“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也留给读者的是回味无穷的文学想象。你能说它们不具有文学性吗?

    我国当代社会的很长一个时期,文学批评中庸俗社会学批评方法流行,形成了如现代文学史专家温儒敏教授所概括的“一点两翼”式批评模式。即:“一点”是批评总有一个明确的基点,着眼于作品的教育意义;“两线”主要指思想内容分析和语言形式分析两条线。这种批评久而久之日益昌盛,甚至出现了一些批评者不阅读作品也能侃侃而谈的咄咄怪事。这些年来,许多高校中文系的学生不读文学经典原著,只需抱本“名著题解”就能应付考试的情况屡见不鲜。原因何在?一方面是一些教师深受“一点两翼”式批评方法的影响,只教给学生如何概括中心思想与写作特点,不注意对学生进行具体的文本阅读与鉴赏的训练;另一方面是一些教师自己没有文学创作体验,缺乏文学的审美体验,自然也写不出一两篇象样的文学鉴赏文章;再加上高校学术评估体制的怂恿,许多人更热衷于建构宏阔的批评理论,而不屑于“设身处地”与细致入微的文本分析。

    这些年的文学批评界,掌控批评话语的霸主们的目光盯住了“全球化”与“世界性”,不断引进与贩卖新名词、新观念,忽而“新批评”,忽而“后现代主义”,忽而“文化批评”,忽而“新世纪批评”……他们既像发布春秋服装流行色的服装设计师,也像自行车越野赛身着“黄色领旗衫”的领旗者,自鸣得意地小觑着后面的风景。而后来者拥挤在不断诠释新名词、新观念的道路上,气喘嘘嘘、乐此不疲地追逐着前面。我在阅读一些“大而无当”的批评文章的时候,经常在想,这种批评对于作家、作品、读者的三维互动的文学到底有多少促进作用?我以为,文学鉴赏是文学批评的最基础工作,文学批评是建立在对于文学文本的充分体味与把握的基础上形成的,没有敏锐艺术感受力与优雅艺术鉴赏力的批评者,其批评状态基本上属于“盲人摸象”,只知局部而不知全部,只知个别而不知整体,只知拆解事项而不知有效审美组合。也就是说,只有把最基础的审美感知的工作夯实了,这样的批评文章具有说服力。而这些年的文学批评,恰恰就是忽视了对于文学作品进行有效审美的细读工作。

    唐弢先生当年曾言:“学者如果批评作品……要懂得创作的甘苦,那么同样也存在着一个学者作家化的问题吧,我这样想”(见唐弢《〈郑振铎作品集〉序》,《唐弢文集·第9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5年版,P446)。其实,在现代文学批评界像唐弢一样身肩作家和批评家双重角色的大家比比皆是,鲁迅、胡适、周作人、茅盾、叶圣陶、朱自清、郁达夫、俞平伯、郭沫若、梁实秋、成仿吾、冯雪峰、宗白华、朱光潜,等等,可谓举不胜举。甚至像李健吾、沈从文这样的主要以作品打天下的作家们,也能够写出一手漂亮的批评文章,成为现代文学批评史上一道独特的“感悟派”批评风景。相反,除了周扬这样的职业批评家之外,专门吃“批评饭”的人似乎不是很多。这也能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文学批评家拥有创作体验的重要性。倘若文学批评家真像唐弢先生所言的“作家化”,这样写出的文章第一不至于天马行空,光发射空对空导弹,而找不到靶子;第二不至于不体味作家创作的甘苦,净说些“隔靴搔痒”的浑话,而让作家们讥笑。

   唐弢先生在晚年总结自己研究鲁迅心得时强调:“要研究他,就应当了解他反映在作品里的生活,抱着和他共同的情怀和感受……需要经历一个这样的过程,一个设身处地的熟悉对象的过程”(见唐弢《〈鲁迅论集〉序》,《唐弢文集·第5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5年版,P188)。唐弢先生所说的“抱着和他共同的情怀和感受”、“一个设身处地的熟悉对象的过程”,就是文学批评家要真切体会作家的创作实践和创作心态,有过创作实践体验的批评者是比较容易接近被批评者作品的本真状态,敏锐地发现作品优劣点。从唐先生的肺腑之言可以看出,文学批评家搞点创作,对于提高评论水平有益无害。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