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34,858
  • 关注人气:36,6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这一代演员都是炮灰——对话范冰冰

(2011-03-02 14:29:12)
标签:

杂谈

分类: 封面人物
本刊记者  余楠  发自北京
 

我不喜欢被平衡

人物周刊:决定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是因为怎样的机缘?

范冰冰:离开华谊的时候,我答应过王中磊,半年之内不签新的东家。他跟我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他说我没别的要求,只希望半年内你不要再签新的经纪公司,这样能对我们双方都有一点保护。当时我没有被人挖墙角,情感对我来说很重要,毕竟我在这个地方呆了这么多年。好也罢坏也罢,都是我生命里实实在在的7年。当时也有一些大公司在争取我,我谁也不想得罪。最后只有这样,我哪里也不去,自己做。当时我根本没想签任何艺人,就想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都来做我一个人的事情。你说比原来好在哪儿,就是多了点自由,可以自己说了算。

人物周刊:和华谊的合约为什么没有办法继续?

范冰冰:如果再续约,不管是3年、5年还是7年,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太过漫长的数字。当初签约时我才19岁,所以敢签一个7年的合约。2007,我26岁了。我觉得人生不应该再有特别多数字带来的束缚。我怎么说也走到了今天,希望可以更多地掌控自己的工作。对我来说这样最舒服,想做的事情就做,不想做的就不做。

人物周刊:在华谊,是不是有些想上的戏不能上,不想上的又必须上?

范冰冰:是的。有些戏我很想上,但公司要平衡各个演员,因为公司还有十几二十个女演员,大家有一个工作量的考评,不能部部都是你演。在签约的7年里,我每年都是为公司盈利最多的艺人。但这么多演员在一个经纪公司,就像一个鸟妈妈出去觅食,要把10只不同的小鸟都喂饱,这很困难。我不喜欢这种被平衡之后的感觉。现在我自己做公司,知道做这个不容易,又辛苦又不招人待见。

人物周刊:公司在几次需要危机公关的时候没有及时保护你,这是否是你选择离开的因素之一?

范冰冰:他们有心无力。那时公司的宣传部刚刚成立,没有危机公关的能力。就算有心做这个事情,公司的流程也非常谨慎。要帮我出份声明,得经过律师,再经过一层一层批准,发布的时候,已经过去四五天了。5天,对一个危机公关来说就是失败。

那时大家就像刚学走路的婴儿,摇摇晃晃,还没踏实。到底应该怎样去面对媒体,公司不知道,经纪人不知道,宣传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大家只能摸索着一步一步走。也不能怪公司没有帮,只是有些伤害对于我来说已经成了既定事实,没有任何意义了。

人物周刊: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这些负面新闻可能本身就是公司内部在炒作?

范冰冰:有,很多人跟我讲过。但我不把人心想得那么坏。说句大而化之的话:我挺感谢那些负面新闻,它们让我在一个阶段飞速地成长。时间一直在往前走,到今天,这些事情没有把我打倒,我也没有得抑郁症。那两到三年让我看清了很多事情,很多都是我从前没有感受过的。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这是一段特别珍贵的人生经历,是一笔财富。

人物周刊:有人怀疑,有些负面新闻,是华谊内部艺人的恶性竞争导致的。

范冰冰:我也有一些比较明显的感受,但我之所以一直不太愿意相信,就是因为我是一个直觉至上的人。当我看到这个人,我觉得他的眼睛看到的我,和我看到的他都是真诚的,就不相信他可以在背后再做一些让我看不起的事。中国电影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已经是一块很大的大饼,我的愿望是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口好吃的,你一个人能把这块大饼全吃完吗?吃进去会撑死你,或者让你消化不良。

我第一次跟穆晓光工作的时候,他就跟我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说,从现在开始数十年,你要演的角色演不完。

人物周刊:为什么选择一个电视剧制片人作自己的经纪人?

范冰冰:我接触过这个行业里太多的从业人员,一直觉得他们的水准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但是穆晓光的出现改变了我的看法。他不是经纪人,但他懂整个戏、懂制片方、懂演员,他把一个剧组管理得井井有条,管理一个艺人又有何难?当时我去邀请他,我说可不可以在我困难的时候帮我两个月或者3个月,回头我慢慢去找合适的经纪人,等我找到之后你就该干嘛干嘛,结果这一帮就是4年多。这样的朋友挺难得的。

人物周刊:穆晓光是你的经纪人,但你又是事实上的老板,发生分歧时,谁说了算?

范冰冰:他说了算。我还是一个艺人的身份,范冰冰工作室真正在打理的人是他。各种各样的事实证明,他作的决定正确度高过我。我是一个挺意气用事的人,不会拒绝朋友,那时光哥就要跳出来扮演他的角色。我的戏在制作上跟他有很多的意见和交流,大家都商量着来。

“我们要的就是一张白纸”

人物周刊:当初怎么想到要离家去报考上海的艺校?

范冰冰:那年我高二,出了一次特别大的车祸。直到现在,如果明天要下雨,今天我的右腿一定会有感觉。因为车祸住院,我有两三个月没上学。那时高中要会考,我落下那么多课,没办法参加当年的会考,暑假结束后要留一级。当时感觉又孤独又丢脸,想赶快找一个地方逃了算了。出院第一天回到家里,看到报纸上面豆腐块的一个招生简章,上面说有两个烟台的孩子考上了这个学校,我就觉得挺有意思,想去试一试。

人物周刊:这个学校的学历是中专?

范冰冰:对。

人物周刊:你妈妈应该一直希望你能考大学。

范冰冰:可是我学习不太好。她当时意见挺大的,我跟她僵持了两三天,我妈特别不可思议:怎么你会突然想到要去考这个?我觉得可以去玩一玩,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出过烟台。有一天我妈睡午觉起来,看我在打包收拾行李,觉得我异想天开。她认为我对表演完全没有基础,觉得这小孩怎么主意这么大。我就跟她说,考上了你就让我去上学,考不上我还回来留级上高二。

结果考试很顺利。我有长笛特长,考试那天谢晋导演正好在,看到我之后,他把我的一个主考老师叫出去,说了一下,我不知道说了什么,就一直在等。初试复试竟然都没叫我的名字。后来一个老师把我妈妈叫出去,说谢晋老师刚刚交待过,这个孩子直接进三试。我妈说那行吗,她可从来都没有学过表演,除了唱歌跳舞吹长笛,什么都不会。老师说不用别的,我们要的就是一张白纸。我就直接进了三试,做了一个无实物练习,也不知道什么叫无实物。当时考的是早晨出门很着急,刷牙洗脸梳头怎么做。我还吹了一段长笛,唱了一首歌,跳了一段舞就考完了,后来就考上了。

人物周刊:你后来有没有打听,谢晋为什么一眼就让你进三试?

范冰冰:他觉得这个女孩长得还挺好看的,个子也高,适合演舞台剧。我15岁时就有现在这么高了,而且考试的时候我比现在瘦,那时才89斤。

人物周刊:离家的自由和刚刚接触表演带来的欣喜,哪一个更兴奋?

范冰冰:都兴奋。我妈对我的教育,可以说到了苛刻的地步。(离家)那种愉悦实在让人兴奋。但是后来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表演这件事情。烟台没有电影院,我小的时候就看电视剧。其实那个时候,我对表演就有一种天生的喜欢,但我觉得电视剧的生活离我太遥远了,跟我的生活简直不在一个世界,里面的人又漂亮,生活得又梦幻。上了谢晋的学校后,我第一感觉是离这个事情近了一点。毕业的时候,我因为在北京拍《导游小姐》那部电视剧,没有回去拿毕业证。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毕业证,现在每次出国,要填履历,我都不知道到底该填什么。

我一定要告诉你我叫什么

人物周刊:《还珠格格》播出以后,你生活里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范冰冰:经济上的改善最明显。当时我的片酬是一集1500块,我拍了18集,最后不到3万块钱,公司还要抽走30%给琼瑶。就是那样,我还剩下了一万九,我妈特别高兴。那些钱在半年里都让我给花完了,最后大概剩了3000还是2000。我妈说,你该把钱拿回来了吧,你寄回来吧,我说不用,我过年带回去。最后带回家的钱不到两千块,我妈就傻了,说这一万多块钱哪去了?小孩手里没法拿钱,拿了钱你就有那个欲望,要把它花出去。

剧组里面都喜欢攀比,你穿一点这个,她抹点那个。我看到人家那个好,也挺想要,拿着钱就去买了。我妈因为这件事情,跟我有一次特别特别长的谈话,她觉得在没有结婚之前,赚的钱都应该拿回家。

人物周刊:她说跟你约定的是以25岁为期限。

范冰冰:她耍赖,(笑)到现在还是她在保管。我妈不乱花钱,她很会理财,也能帮我打理得很好。后来也是因为她给我立了一个这样的规矩,到现在还是这样。我每一笔赚的钱都在我妈那儿,账根本不打在我这儿,包括公司的账。

人物周刊:《还珠》走红以后,心态应该也会发生变化。

范冰冰:算是小有名气吧,感受到演员这个职业的一些小小虚荣。我也是从那以后,觉得可以以表演作为自己的职业,也认为这个职业适合我。《还珠格格》之后的所有工作,我都认为自己是一个职业演员。每一个演员在创作角色的时候,付出的体力和精力都是常人无法理解的,那个小小的虚荣可能就是角色播出之后,大家看到了,然后喜欢了。拍完《还珠》,大家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但是知道这个角色叫金琐,我到了哪儿大家都说她是金琐。刚开始挺愉悦的,慢慢自己就有了这样一个概念:我以后还要演别的角色,可能我再演一个另外的角色,别人还会叫我别的角色的名字,到什么时候他才能知道我的名字呢?我觉得我如果坚持做,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所以我没有特别着急,我一定要告诉你我叫什么。

我不喜欢《手机》里的武月

人物周刊:金锁之后,你第二个被人记住的角色应该是武月。

范冰冰:我不喜欢这个角色。

人物周刊:这个是不是不喜欢却必须上的角色?

范冰冰:也不是,当时公司认为这是他们给我的一个机会。冯小刚导演的作品,原来的女主角一直都是徐帆、刘蓓,这是冯小刚第一次用一个新人。我的经纪人为了让我上这个戏,说服了冯小刚很长时间。但是这个角色我不喜欢,我为这个跟她大吵了一架,我说我不会演这样的角色,我不知道该怎么演。当然,冯小刚给我这个机会我很喜欢,我也想演他的戏,也知道他的电影好,但我有权利认为这不是一个好角色,也不认为我演了这个角色之后会让别人认可。那时我太小,在我那时的认知里,这个角色有些反面。

人物周刊:现在你不觉得她反面?

范冰冰:我觉得她很真实。她身上有一个人真实的矛盾。但是在当时,这样一个第三者的角色,除了《一声叹息》里刘蓓演过,中国电影里还没有这样的人物。他们说服导演之后,我打退堂鼓了。为了这个角色,我跟王京花摔了一次手机,我们俩通着电话,她为了说服我用了很多的方法和理由,我一直坚持,就是不想演。她说这个角色对我有帮助,说你不要单纯看这个角色到底是正面还是反面,主要是你演得好不好,别人能不能因为这样的人物同情你,其实武月最后是挺受同情的。我实在说服不了她,就把电话摔了。我就觉得为什么一定要强迫我演这样一个角色啊,我明明不喜欢。后来王京花说你可不可以跟导演见一个面,让导演来给你阐述一下这个人物到底应该怎么演,怎么样去掌握。这个角色需要有一些情感经历,我没有那么丰富的情感经历去诠释这个角色,我以前的角色都是清纯可爱的。

人物周刊:角色之外,你是不是还有别的顾虑,比如担心亲人朋友的看法,尤其是妈妈?

范冰冰:那些倒没有想过,演员的职业素养我还是有,也知道演什么与我个人生活无关,就是担心演砸了,对冯小刚没法交待。可能他对你这个人还是挺有盼头的,你一演完全不是那个意思。而且当时我年纪小,搭档又是葛优、徐帆,在这些人面前演戏,我哪有自信?后来我就跟冯小刚有了一次聊天,他说没有绝对的正面,也没有绝对的反面,你认为这是一个反面的人物,她也有她可悲的地方,她也有她会被人同情和关爱的地方。他说你还是一个小孩,他作为一个大人来看,有一些东西其实是人生的另一个向度,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扁平的世界。电影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是立体的,她有她的生活轨迹,有她的不如意和无奈,更有她真实的情感。我那时才明白,演一个电影人物,可以有网状的思维方式。那是我的第一部电影。

我对当下的行业生态失望

人物周刊:后来有几年,你一直负面新闻缠身。挺过那几年,你觉得是靠自己引领还是身边的亲友呵护?

范冰冰:靠自己。这种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到你。当你被别人说了一百遍之后,你自己都有点怀疑你到底是对还是错。这个时候人的信念就有可能被彻底打垮。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我老说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我要好好地活着,过10年,再下一个10年,五六十岁、白发苍苍的时候,你一定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样的。她年轻时跟你年轻时走过不一样的路,但是她的成长可以证明一切。只要我内心的堡垒依然坚固,其他所有的东西就侵入不到我那里。就像武侠小说,就算江湖上所有的人都死绝了,20年后,江湖上还是会有一个奇人,知道从前过往所有的秘密。 我相信以后一定有这样一个人,他能证明我们所有的往事。所以我只要对得起所有我该面对的和需要面对的人就够了。

人物周刊:李玉导演觉得承受这些,是女艺人都无法逃避的一种生活。

范冰冰:我们这一代女演员都是炮灰,男演员也一样。在媒体最开始发展的时候,学港台娱乐八卦,学到一个阶段之后,就要用在自己人身上,要用在观众感兴趣的演员身上,于是就碰到了我们,我们这一代就承受了所有老一辈艺术家没有办法承受的一切。

刘嘉玲的事情发生后,香港艺人团结起来声讨《东周刊》,为什么我们没有?当年我最无助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一个资深的人,有一个行业的精神领袖,来帮帮我。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大的一个行业,导演有工会,演员却没有。美国连编剧都有工会,为什么中国这么庞大的一个群体没有工会,没有人站出来为演员说话?我梦想有一天有一个位置可以做这件事情,哪怕到了50岁,我都会去保护比我们更年轻的演员,不要让他们受到这样的伤害。

人物周刊:你对当下这样的行业生态,是不是很失望?

范冰冰:是很失望,但我虽败犹荣。如果我们失望到认为它一点救都没有,就彻底绝望了。我关了博客,也不开微博,为什么?我觉得我们这个圈子在那上面没有人说真话,它就是一个宣传工具,一个牢骚满腹的痰桶,它不是一个真实表达情感的地方。如果我想表达,我宁可把本子翻开,写在上面。我可以在那里面写任何我想写的东西,不受任何外界、大众眼光的影响。在微博上写东西,我是要有顾忌的。那个东西是假的,是作秀,是宣传品,宣传我最近在干什么,我拍了一个电影,我穿了一套什么牌子的衣服,我又得了一个什么奖……也有一些人写的是真的东西,但是我看不到那个人的内心。我不需要这样去宣传,所以这些我就都不要了。

人物周刊:但是,举步维艰的时候,你也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圈子。

范冰冰: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坏人,坏人和好人的区别只是在小说和电影里面。我从来不认为有人是要居心叵测地跟一个不相关的人来这么一下,捅他一刀,让他遍体鳞伤。有些事情发生之后,我才发现,原来生活里面有些人就是以这个为乐趣,以这个为职业,然后一下子觉得,原来世界还有这样一种颜色。惟一有一件事情我始终不会动摇,就是我对演戏这件事的喜爱程度超过了一切,哪怕这个圈子里没有了我的朋友,没有了知己,什么都没有。我会对一些人和事情失望,但是我对演戏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还是极度喜爱。

我想为自己而活

人物周刊:你的工作强度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这样塞得满满的工作通告,是出于经营工作室的压力吗? 

范冰冰:不是,其实就是一个惯性。这么多年,我已经完全习惯了。我想撤,但是惯性还一直在走,像火车刹车可能还会往前滑动10米或者20米,飞机停下来还有一个惯性的冲力。我现在就是被那个惯性推着停不下来。

人物周刊:30岁之后,你变得不再那么避讳感情这个话题了。

范冰冰:其实我也有点害怕,怕人生变到另外一个方向,说要成家立业,走向了人生的另一个分岔口,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但我也不排斥有一个人真的可以让我各方面都很好,我也很喜欢他。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有的话我突然之间就嫁了你也别吃惊,反正我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我以前被爸妈管怕了,小的时候,我的自行车气门芯老被想和我认识的男生拔掉,他们就可以送我回家。有一次我爸发现了,他误认为我在早恋,把我打了一顿。我一直是个孝顺的女儿,我的青春没有叛逆期。父母看人的眼光跟我完全不一样,我希望我找的这个人父母也喜欢,但是直觉告诉我,我找的这个人很可能不是我父母喜欢的,我又不想让我们家“阶级矛盾”从此油然而生,所以现在也懒得找这种麻烦。当然,现在确实没有我认为特别合适的男人。

人物周刊:你曾经有过一段恋情曝光过,当时为什么分手?

范冰冰:没有任何原因。我和他是好朋友也好,是大家想象当中的那种情感也好,都不重要,到最后我觉得我没有后悔,他也一定在心里认为没有后悔交我这样的朋友。从认识到结束,整个阶段我都没有后悔过。

人物周刊:你妈妈一直都在夸奖你为家庭做出的一切。她说你这些年为自己做得太少。30岁以后,是不是要考虑为自己而活了?

范冰冰:这是我到现在为止,接受到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也是我接下来要考虑的问题。这对我来说是个新课题,虽然很难解决。我的个性依然如此,那么我要怎样从我的惯性里面稍微抽离出来一些,哪怕能有一部分是为自己而活,我还没有想好。

现在的生活我可以过,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完全不是我的终极标准,毕竟我是一个女孩子,我觉得生活的终极标准,还是回归家庭,回归生活。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