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家老大
萧家老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96,152
  • 关注人气:13,9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汉王朝:汉武帝任用酷吏,公孙贺父子连坐

(2022-07-15 08:00:00)
标签:

历史

文化

汉朝

分类: 随感杂谈二

大汉王朝:汉武帝任用酷吏,公孙贺父子连坐

大汉王朝:汉武帝任用酷吏,公孙贺父子连坐

  话说汉廷连岁用兵,赋役烦重,再加历届刑官多是著名酷吏,但务苛虐,不恤人民。元封天汉年间,复用南阳人杜周为廷尉,杜周专效张汤逢迎上意,舞文弄法任意株连,遂致民怨沸腾,盗贼蜂起,山东一带劫掠时闻。地方官吏不得不据实奏闻,武帝乃派光禄大夫范昆等著绣衣,佩虎符,号为直指使者出巡山东,发兵缉捕。所有二千石以下,得令专诛。范昆等依势作威沿途滥杀,虽然擒斩了几个真正盗魁,但余党逃伏山泽依险抗拒。官兵无法可施,好几年不得荡平。武帝特创出一种苛律,凡盗起不发觉,或已发觉不能尽诛,二千石以下至小吏,俱坐死罪。此法叫作沉命法,沉命即没命的意思。同时,直指使者暴胜之辄归咎二千石等,捕诛不力,往往援照沉命法,好杀示威。行至渤海,郡人隽不疑,素有贤名,独往见暴胜之道:仆闻暴公于大名,已有多年,今得承颜接辞,万分欣幸。但凡为吏者,太刚必折,太柔必废,若能宽以济猛,方得立功扬名,永终天禄。愿公勿徒事尚威!暴胜之见他容貌端庄,词旨严正,不禁肃然起敬,愿安承教。后来,易猛为宽,及事毕还朝,表荐隽不疑为青州刺史。暴君不暴,亏有诤友,惟隽不疑亦从此著名了。又有绣衣御史王贺亦偕出捕盗,多所纵舍,尝语人道:我闻活千人子孙有封,我活人不下万余,后世当从此兴盛呢!是时,三辅亦有盗贼。绣衣直指使者江充是赵王刘彭祖门客,他曾得罪赵太子刘丹,逃入长安,讦刘丹与姊妹相奸,淫乱不法。刘丹坐是被逮,后虽遇赦,终不得嗣为赵王。汉武帝因江充容貌壮伟,拜为直指使者督察贵戚近臣。江充任情举劾,迫令充戍北方。贵戚入阙哀求,情愿输钱赎罪,武帝准如所请,却得了赎罪钱数千万缗。武帝以江充为忠直,常使随侍。当江充从驾至甘泉宫,遇见太子家人坐着车马,行驰道中,当即上前喝住,把他车马扣留。太子刘据得知此信,慌忙遣人说情,叫江充不可上奏。偏江充置诸不理,竟去报告武帝。武帝喜说道:人臣应该如此!遂迁江充为水衡都尉。
  天汉五年(公元前96年)改元太始,取与民更始的意思。太始五年(公元前92年)又改元征和,取征讨有功,天下和平的意思。数年间,武帝又东巡数次终不见有仙人,惟连年旱灾,损伤禾稼。至征和元年冬日,武帝闲居建章宫,恍惚见一男子,带剑进来,忙喝令左右拿下。左右环集捕拿,并无踪迹,都觉诧异得很。偏武帝说是明明看见,怒责门吏失察,诛死数人。实是老眼昏花。又发三辅骑士大搜上林苑,穷索不获。再把都门关住,挨户稽查,闹得全城不安,直至十一日,始终拿不住真犯,只好罢休。武帝暗想如此搜索,尚无形影,莫非妖魔鬼怪不成,积疑生嫌,遂闯出一场巫盅重案,祸及深宫。
  自从汉武帝信用方士,辗转引进,无论男女巫觋,但有门路可钻便得出入宫廷。就是故家贵戚亦多有巫觋往来,所以长安城中,几变做了鬼魅世界。丞相公孙贺夫人是卫皇后胞姊,有子公孙敬声得官太仆,自恃为皇后姨甥骄淫无度。公孙贺初登相位却也战战兢兢,只恐犯法,及过了三五年,诸事顺手,渐渐放胆,凡公孙敬声所为,亦无心过问。公孙敬声竟擅用北军之钱一千九百万,为人所告发,捕系狱中。公孙贺未免溺爱,还想替子设法,救出囹圄。适有阳陵侠客朱安世混迹都中,犯案未获。公孙贺上书武帝愿缉捕朱安世为子赎罪,武帝却也应允,公孙贺乃严饬吏役四出查捕,吏役等皆认识朱安世。不过,因朱安世疏财好友,暗中用情,任令漏网。此次奉了相命,无法解免,只好将他拿到,但与朱安世说及详情,免致见怪,朱安世笑语道:丞相要想害我,恐自己也要灭门了!遂从狱中上书,告发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且使巫祷祭祠中,咒诅宫廷,又在甘泉宫驰道旁藏埋木偶等事。武帝览书大怒,立命拿下公孙贺一并审办,并把阳石公主连坐在内。廷尉杜周本来辣手,乐得罗织深文,牵藤攀葛。阳石公主是汉武帝亲女与诸邑公主为姊妹行,诸邑公主是卫皇后所生,又与卫伉为中表亲,卫伉本承袭父爵,后来坐罪夺封,卫伉为卫青长子免不得有些怨言,杜周悉数罗入并皆论死。公孙贺父子皆毙狱中,卫伉被杀,甚至两公主亦奉诏自尽。
  武帝毫不叹惜,反以为办理得宜,所有丞相遗缺,命涿郡太守刘屈牦继任。刘屈牦是中山王刘胜之子。刘胜为武帝兄弟嗜酒好色,相传有妾百余,子亦有百二十人。此时,刘胜已病逝,长子刘昌嗣承父位,刘屈牦乃是庶男,由太守入秉枢机。武帝恐相权过重,拟仿照高祖遗制,分设左右两相。右相一时乏人,先命刘屈牦为左丞相,加封澎侯。
  汉武帝在位日久,寿将七十,每恐不得延年,时常引进方士,访问吐纳引导诸法,又在宫中铸一铜像,高二十丈,用掌托盘,承接朝露,名为仙人掌,得露以后,掺和玉屑,取作饮料,谓可长生,虽是一半谎言,却也未始无益。但武帝生性好色,到老不改。陈后以后有卫后,卫后色衰后,便宠王、李二夫人。王、李二夫人病逝后,又有尹、邢两美姬,争宠后宫。尹为婕妤,邢号娥(女官名貌美之称)两人素不会面。尹婕妤请诸武帝,愿与邢娥相见,一较优劣。武帝令她宫女,扮作邢娥入见尹婕妤,尹婕妤一眼瞧破,便知是别人顶替。及邢娥奉召真至,服饰不过寻常,姿容很是秀媚,惹得尹婕妤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惟有俯首泣下。邢娥微笑自去。武帝窥透芳心,知尹婕妤自惭未逮乃有此态。当下曲意温存才算止住尹婕妤的珠泪。但从此尹、邢两人,不愿再见,后人称为“尹邢避面”,便是为此。(本篇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