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任悟闭目而视
任悟闭目而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580
  • 关注人气:4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千万别怕数学

(2008-02-21 14:31:46)
标签:

随笔

分类: 随笔

    14年前,由于经常无缘无故梦见数学考试,已经工作多年的我写过一则随笔《考试入梦来》。在文末,我曾忧虑自己身为文科毕业生,对数理化一窍不通,会被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淘汰出局;也曾忧虑膝下的儿子入学后,一家之长的我无法帮助他解决数理化方面的问题,会影响他的成长。前一点忧虑现在看来也是多余的,我所从事的行当,几乎向来不需要与数理化打交道;后一点忧虑,却一语成谶,化作我终生恐怕也难以根除的心痛。

    儿子从小学到初中,学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根本不用我操心,即便是令我小时候畏之如虎的数理化,也从来没有拉过他的后腿。上了高中,他所在的学校是全省数一数二的理科重点,学生又个个都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佼佼者,儿子一入学便倍感吃力,尤其在数理化方面,尽管天天都在茫茫题海里苦熬到深夜,其结果仍然掉了队。为此,身为门外汉的我心急如焚,带他报了一个又一个加强班、提高班,却一直无济于事。高二阶段,儿子无奈地选择了文科,数学依旧是他难以逾越的命运之坎,高考时仅仅得了35分,自然也就名落孙山了。

    那个黑色的7月,眼见儿子委顿不堪,我一方面安慰着他,把责任主动揽在自己身上,说这也许是我的遗传基因在作祟;另一方面又安慰着自己:儿子在数学方面不成器,不等于将来就没出息──据我所知,钱钟书和吴晗报考清华时,一位数学只考了15分,另一位数学考分为零,不照样成了不世出的奇才吗?

    暑假里,中信出版社引进了一本来自韩国的畅销书《千万别恨数学》,该书号称“第一本风靡亚太地区、终结数学忧郁症的学习宝典”。作者韩昌洙早期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学生,为了赚取学费,当了10余年的数学家教,这种经历带给他两大收获:一是摘取了韩国顶端科技研究所博士学位,二是破解了一系列学习数学的秘诀。在书店发现该书后,欣喜若狂的我立马给儿子买了回来,希望他能有所受益,可正处于欲哭无泪状态的儿子随手翻了翻,便弃之一旁。

    正在束手无策之际,朋友向我推荐了一位姓张的数学老师──读者诸君请注意,这可是本文的灵魂人物!由于事先未曾征求他的意见,在这里就不便公开他的大名了──据朋友介绍,张老师原来供职于省城一所普通中学,几十年来仅仅满足于墙内开花,墙外并无多大影响,但数学上的确有一套点石成金的本领。目前他已经退休,平常居京帮儿女带孩子,算我运气,这个暑假他恰好受命回校参加“三个代表”学习。电话中,张老师听罢儿子的境遇,恻隐之心大动,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求助,丝毫没有担心假如儿子不长进,会不会影响他的声誉。而据我了解,不少所谓的名师,都特别爱惜自己羽毛,像儿子这种程度的学生,是轻易不会接收的。

    第一次去拜见张老师时,他怕我们找不到,半路上一再打电话,还特意等候在校门外,令我感叹不已:这种古道热肠,在世风日下、人情淡漠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实在是久违了!儿子一个月来心中的积郁,似乎也是那一刻烟消云散的,这就是为什么一照面,他就把深藏心间、对我也不愿透露的隐衷,一股脑儿向素昧平生的张老师倾吐出来,其中最令我愧疚的是,高二开学后,他每次鼓起勇气向数学老师请教问题时,总是遭受那位眼睛单单盯着尖子生的数学老师的嘲讽和训斥,伤了自尊的他于是就失去了自信,乃至产生了抵触情绪,而粗心大意的我于此居然一无所知!儿子对我抽烟一向很反感,可那天回到家,说起张老师给他面对面辅导时一根接一根地大口抽烟,只是一笑了之。张老师满口本地土话,有的词句甚至需要连猜带蒙才能明白大意,儿子却不仅很快就适应了,而且有如醍醐灌顶,心智大开,到了复习班,数学成绩嗖嗖地往上蹿,第二年高考甚至考出了108分,总算是圆了大学梦。遗憾的是,张老师暑假过后就进了京,从此“黄鹤一去不复返”,以致我连向他当面道谢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把全家人的感激之情,铸成一颗明明灭灭的星辰,高悬于记忆的天空……

    去年隆冬时节,妻子与远在五百里之外的大妹煲电话粥时,得知外甥女到了高中,数学成绩也是每况愈下,动不动就不及格,当即让我打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老师的行踪。向朋友一咨询,幸运之音再次传来:张老师后半年一直在家,可两周后就要赴京与儿女团聚。在电话里,我终于弥补了自己的遗憾,向张老师谢过恩,又惴惴不安地提出了不情之请,张老师还是一种来者不拒的君子风范。外甥女周六上午才能放假,周日晚上就得赶回去上自习。汽车总是晚点,火车车次又不合适,望女成凤的妹夫一狠心,买了两张机票,让妹妹从空中把外甥女送了过来。周六晚上,我带外甥女去时,张老师半路上又打来电话交代路线,到了校门口,一抬眼,我就看见他那瘦削而挺拔的身躯,正冒着凛冽的寒风伫立在昏黄的路灯下。外甥女读的也是蜚声省内外的名校,数学底子又比儿子扎实,进境当然更不寻常:仅仅来了两趟,学了八个钟点,到了期末考试,数学居然创造了145分的奇迹,年级排名也一下子跃进了400多位!

    当天半夜大妹才醒过神,不管不顾地抓起电话就向我们报告这个消息。妻子觉得主意是她出的,外甥女来回都是她去的机场,后来到张老师家她更是全程陪同,如今大功告成,激动得迟迟不能安睡。至于我,兴奋之余,则陷入了久久的思考:

    儿子和外甥女的故事,也许可以证明,原来数学并不可怕!许多孩子像他们一样,数学学不好,固然有不得法的原因,但似乎更重要的是缺乏自信;许多家长和老师则像我一样,当此之际,也往往迷信于“左脑管抽象思维,右脑管形象思维”的说法,认为这些孩子可能天生就不是数学苗子。据我了解,张老师并没有什么宝葫芦,他的教学方法,无非是先找根源,然后对症下药,理思路,讲技巧。韩昌洙也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他在书中所介绍的学习要领和张老师如出一辙。其高明之处在于,依他们看来,每个孩子都具有一定的数学天赋,只要让孩子认识到这一点,帮孩子把潜在的天赋开发出来,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

    韩昌洙告诫孩子们 “千万别恨数学”,其潜台词等于提醒大家要爱数学,有爱才会有兴趣,有兴趣才会想方设法钻研其中的奥秘;我则要对孩子们说“千万别怕数学”,数学并非狼人和吸血鬼之类的怪兽,你怕了它,见了它就远远躲开,或者在它面前心灵发抖手脚发软,又怎能打败它征服它呢?

 

                                       2008年2月21日  元宵节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