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任悟闭目而视
任悟闭目而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663
  • 关注人气:4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旧作:考试入梦来

(2008-02-21 14:37:02)
标签:

随笔

分类: 随笔

    走上工作岗位已经多年了,我却总是做着升学考试的梦,更奇怪的是,每一次梦的都是考数学,而且考场即设在初中时代那间破旧、昏暗的教室里,与我做伴的,往往是大学的同窗。至于梦中的情势,不是卷子发下来,令我大眼瞪小眼,便是直到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面前的卷子依然一片空白。我一方面急得抓耳挠腮,另一方面又自行安慰着:大不了再上我的师范大学嘛!……

    我曾就此与妻子以及几个朋友交谈过,他们竟然也做过类似的梦,大概是因为所修皆为文科的缘故,在梦中,对我们进行频频骚扰的,无一例外,都是数学──这个被我们早已抛弃并淡忘的黑色精灵。

    带着满脑子的困惑,我翻开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一书。该书的第五章,正好有“考试的梦”一节。作者写道:“每一个在学校通过期末大考而顺利升级的人,总是抱怨他们常做一种噩梦,梦见自己考场失败,或者甚至他必须重修某一科目。而对已得到大学学位的人,这种‘典型的梦’又为另一形式的梦所取代,他往往梦见自己未能获得博士学位,而另一方面,他在梦中却仍清楚地记得自己早开业多年,早已步入大学教席之列,或早已是律师界的资深人物,焉有未能得到学位之理,因此使梦者倍感不解。”呜呼!看来学生时代的考试在日后的梦中的复现,是一种中外共存的现象,这不能不令我悲哀,又同时令我多少有些释然于怀了。

    按照弗氏的心理分析,“考试的焦虑梦”的发生,恰如幼年我们因自己的劣行而遭受处罚一样,只不过现在处罚我们的,已不再是父母或教师,而是毫不通融的因果律。当我们自觉某件事情做错了,或疏忽了,或未尽本分时,那曾令我们绷紧每一根神经琴弦的学生时代的考试,便会突如其来袭入我们的梦中。根据他的一位同事的观察,弗氏指出,这种梦仅仅缠绕于那些顺利通过考试的人身上,而考场失败者,是绝不会有此境遇的。因此,他认为:“考试的焦虑梦”意味着“梦者隔天即将从事某种可能有风险,而必须负责任的‘大事’。而梦中所追忆的必是过去梦者曾花费甚大心血,而后由其结果看出,这只是杞人之忧的经验。”最后,他又援引史特喀尔的观点,总结这种梦一概映射着性经验和性成熟,并且屡试不爽。

    弗氏的理论正确与否,自有专家去推证有读者朋友去验证,我企图由此找出答案的幻想则是完全破灭了。现在想来,找得到找不到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数学考试时不时地入梦来,业已造成了我的心灵的经久不息的震动。

    从小我便因钟爱缪斯女神而偏废了其他学业,故而高考那年,我的数学成绩只有五十多分。其结果,说不定是托了缪斯女神的庇护,我还是大摇大摆地“混”进大学中文系得以深造,之后也未像时下的天之骄子们一样领受高等数学的压迫。既往我曾为此暗自庆幸,于今,我却很有些惶惑不安了。这些年来,不独方程式、三角函数等概念与我绝缘,就连珠算能力,在我身上也几乎退化殆尽。像我这样单单认识方块汉字和阿拉伯数字的人,目前恐怕为数不会少,似此怎能适应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的要求?我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如果我们不再重新接受一番数理化等学科的洗礼,那么,我们就势必成为人类社会的一缕不和谐音,而且最终会被文明的浪潮淘汰的。说到小处,当我们膝下的儿女渐渐长大,有一天张着求知如渴的眼睛,询问一些有关的知识时,我们将凭何以对?那时我们的尴尬,就不会像梦一样可以轻易摆脱了。我不能不为之深深忧虑着……

 

                                       1994年3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