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自由评论
自由评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1,035
  • 关注人气:2,6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张逸麟:破茧之悦

(2018-03-11 10:54:31)
标签:

文化

张逸麟

张悦然

破茧之悦

青年报

分类: 自由典藏
张逸麟:破茧之悦


破茧之悦

  


作者张逸麟  原载:《青年报》2018年3月11日第A1版


 

对于张悦然的小说,许多作家有过不同的比喻。莫言把张悦然笔下的爱情,比作用稚嫩而早熟的心灵放飞出去的一只只飘摇而空悬的风筝;林白惊于张悦然的文字和想象力,感叹她的前世也许是一株灿烂、美好、蓬勃的向日葵;同龄的美女作家柏邦妮谈起张悦然的小说,则形容读者在幻觉中不断穿行,宛如经历一场永不醒来的电影……

放飞的风筝,灿烂的葵花,如幻的电影……很多读者都有这样的感觉,看了张悦然的小说就像回到自己的儿时,愿意随着那些文字重返自己的青春岁月,敏感、自由、似梦似真。

直到2016年长篇小说《茧》的出版,让人们看到了另一个张悦然,破茧化蝶的张悦然。

在之前整整十年里,张悦然都没有出版过任何作品。人生中,或许这是她第三次被困于“茧”中。一次是十岁那年转学,一次是前往新加坡读书,由于对新环境的难以适应而陷入困境,但这两次,写作都成了她自救、破茧而出的凭借,当自己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时,写作让她找回了自信和生活的意义。张悦然表示,自己最大的焦虑是担心会失去写作的能力。“如果那是一种恩赐的天赋,那么我相信它随时会被上帝收走。”

如果说前两次是被动被困于“茧”中的话,那么这一次多少有些“作茧自缚”。一种觉悟告诉自己,小说再也不可能是少女喃喃自语的心事,“我想我需要这样一场改变,把自己带到一条更宽阔的路上去。”张悦然说,“我离开了文艺的庇护所,开始对我们身处的时代、国家产生更深刻的感受和更强烈的表达欲。”

她开始担任杂志编辑、大学讲师,更多的贴近生活,并汲取生活和社会带来的养分。2008年汶川地震后,张悦然奔赴四川成为了一名志愿者,那段经历对她的创作产生了直接的影响,促使她写出了小说《家》。“《家》是我写作上的重要转折,意味着从耽于幻想转向关注现实。”张悦然说,“我觉得不能写和生活脱离关系的东西,只有把一切放到现实的层面里去,让它在现实中展现出光芒才有用。”

卸下了作家的身份,但没有放下她的笔,如果说前两次在“茧”中只是挣扎,那么这次她是在茧中“孵化”,宁愿交出当年那种在小说中自由无缚的“霸权”。2011年的除夕夜,张悦然在一片喧闹声中写下了《茧》的开头,这是再一次破茧的开头。

那个父辈曾经讲述过的故事,慢慢孵化成了张悦然的小说,也成了她直面父辈、追寻历史的开始。这一次,张悦然从空中楼阁般的华丽想象转向历史,转向了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在如今自己的小说里,张悦然常常把人物放在一些不适合他们生存的环境里面,如同置于“茧”中,让他们产生一场自救。比如《大乔小乔》里的妹妹,进入了富有的男友的生活,需要在那里生存下来。甚至她也写了一些自己很讨厌的人物,却花了大量的时间和他们待在一起。“有时候我只是坐在那里聆听他们为自己的尊严辩护,直到他们彻底说服了我,我才会站出来捍卫他们。”

生活中,许多人都会被困于“茧”中,或自失,或自救,或挣扎,或孵化。而我们看到了张悦然的破茧而出,豁然开朗,悦然纸上。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