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匡松
匡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833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特立尼达的落日

(2011-10-31 19:22:24)
标签:

切·格瓦拉

古巴

圣克拉拉

西恩富戈斯

特立尼达

分类: 古巴之旅

特立尼达的落日

 

行车路线:圣克拉拉(Santa Clara) → 兰丘埃洛(Ranchuelo)→ 克鲁塞斯(Cruces)→ 帕尔米拉( Palmira)→ 西恩富戈斯(Cienfuegos,72.5公里)→ 圣安东(San Anton)→ 特立尼达(Trinidad,154公里)

公路里程:154公里

 

    从圣克拉拉去特立尼达,若先走474号公路,然后走152号公路,几乎为直线,全程97公里,一个半小时即可到达。按照旅程计划,我们要去西恩富戈斯看看。圣克拉拉至西恩富戈斯73公里,西恩富戈斯至特立尼达82公里。取道克鲁塞斯去西恩富戈斯,然后去特立尼达,将多跑50余公里。

    驱车向西,驶出圣克拉拉城区,进入112号公路,朝着西南方向行进。因车程不长,不必急于赶路,我们走走停停,欣赏沿途风景和拍照,行车70余公里到达港口城市西恩富戈斯。

    西恩富戈斯市为西恩富戈斯省省会,位于古巴中部南岸,濒临加勒比海,始建于1819年,以法国建筑著称,被誉为“南部珍珠”。2005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西恩富戈斯老城区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城区内及郊外的主要名胜包括何塞·马蒂公园、托马斯·特里戏院、女皇墓地、哈瓜城堡和西恩富戈斯植物园。

    进入城内,街道两旁色彩鲜艳明快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令人惊叹,屋顶、墙面与圆形立柱粉红、奶白、鹅黄相间,与棕榈叶的油绿形成对比,城市景观令人眼前一亮。城区规划观念先进,讲究布局,注重秩序与卫生,街道走向明确,西恩富戈斯呈现出精致典雅的城市面貌和浓郁的法国风情。耸立在一座天蓝色墙面的房子屋顶的巨幅格瓦拉画像引人注目,我毫不犹豫地将汽车停靠在那幢房子的街边。

    钻出车外,阳光炽热,星星和芳芳小跑横穿马路,冲向街心绿化区。小易边走边张望,按照自己的审美观念选择理想的拍摄对象。我站在汽车旁,仰望格瓦拉画像。不到半分钟,尖锐炫目的阳光使我两眼发黑,感到眩晕。我伫立原地,闭目片刻,待视力恢复正常,转身走向星星和芳芳。她俩嘻嘻哈哈地变换姿势,表情丰富地轮番和一座漫步街头的男子铜像合影拍照。那男子头戴宽沿礼帽,西装和领带随意松散,左手拿着雪茄,右手插进裤袋,神态诙谐潇洒,风流倜傥。

特立尼达的落日
西恩富戈斯

    太阳盛大,普照天下的阳光过于猛烈和浪费,以熔化一切的威力,直射到墙壁、玻璃、金属和水泥地面上,强烈的光线明晃晃刺眼。我和小易头戴帽子,星星和芳芳举着遮阳伞,徒劳地抵抗烈日的暴晒,一前一后穿过商业步行街去中央广场。步行街两旁的建筑风格迥异,精致漂亮,墙面和立柱粉刷深绿、靛青、浅蓝、蓝灰、象牙白或银白,在阳光下显得异常明亮、崭新和干净。街道中央摩肩接踵的地摊和移动货摊出售琳琅满目的小商品,商场宽阔的玻璃橱窗中展示款式时尚的服装和漂亮的鞋帽。擦肩而过的美女香气迷人,饱满丰盈的肌体闪闪发光。

    天空一碧如洗,不可思议的深蓝。中央广场四周的古典建筑美轮美奂。我挥汗如雨地站在乳白色大理石圆柱形座基旁,昂头仰望高擎于蓝天之下圆柱顶端的过梁上典雅的浮雕。

    我们汗流浃背地钻进圆形拱门下的餐馆,围坐在宽大结实的红木桌旁,空调吹送的冷气很快让躁热的心安静下来。

    饭毕,星星、芳芳和小易沉默发呆,我头枕着手臂趴在桌子上打盹。待体力有所恢复,我们起身出门,走过路面倾斜的石板街道,回到格瓦拉画像下面。正午的太阳如同烈火烘烤,光线异常强烈,四下无限膨胀的热气使人心神恍惚,感到无法摆脱。这时,我才真正理解了法国诗人彼埃尔·勒韦尔迪对烈日的感受:“屋顶直起身子/天挺热/太阳是一块磁铁/吸住我们”。我们赶紧钻进滚烫的汽车,前往特立尼达。

特立尼达的落日
    骄阳似火,仿佛万物在燃烧。沿途房屋零落,行人稀少,地形时而平坦舒展,时而波浪起伏,公路右侧的绿色平原漫向加勒比海,一条蓝色天际线横亘在遥远的天空下。左侧缓坡上的青草和低矮植物体力不支,萎靡不振三三两两的牛羊慵懒涣散地趴在树阴下喘气或打盹。远处,峰峦叠嶂,迤俪绵延,山顶的白云如花朵绽放。意志顽强的汽车在热浪蒸腾的公路上沉默向前。

    翻过山冈,大地赫然辽阔,穿过一望无际的甘蔗地,闪光的公路笔直地伸进绿色林带,路旁簇拥的凤凰树、椰子树、芒果树以及绿色植物,是盛夏在大地上书写的葱茏的诗歌,雄蝉在午后的阳光下无精打采地朗诵。特立尼达的落日
    穿过林带,太阳被云朵遮挡,大地半明半暗。起风了,天边的云层迅速堆积,移动。一场雷阵雨在前方不远处等候我们。我们已经习惯于古巴雨季的变化多端和喜怒无常。

    坐在后座的芳芳一向保持沉默,安静地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当汽车弧行绕过灌木丛生的山坡,她奇迹般地活跃起来,言辞凿凿地说左前方的山顶建有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视野开阔,可以全景式地欣赏海岸原野和加勒比海。一年前,芳芳曾去过那儿登高送目,壮阔的风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恳切地建议我们上山看看。这个建议正合小易的心意,久未按动快门的手指早已痒痒,他亢奋地欢呼起来:“上山!上山!”

    太阳消失,天色阴沉,暴风雨急剧酝酿。右前方出现检查站,两位士兵持枪站在路边,我下意识地谨慎开车。当驱车从士兵身旁经过时,他们站在原地扫视,并未命令我停车接受检查。汽车驶出一段距离,我才发现错过了上山的公路,于是迅速掉头,往回开。

    豆大的雨珠砸响车顶和挡风玻璃。距离检查站约50米,一个士兵向我打手势,示意汽车靠边,我心头一惊:糟糕,莫非违章了?我小心翼翼地减速,靠边停车,放下车窗。那士兵走过来,伸手指着10米外的叉路口,请我们从那条支路上山。聪明的士兵善于观察,准确无误地判断我们想上山观景的意图,主动给我们指路,令我们十分惊讶和感动。星星连声向他道谢。

    雨点越来越密集。盘旋上山的公路坡陡弯急,路面湿滑。汽车缓慢驶过一道急弯,前方的山顶出现露天观景台。按照指示牌的提示,我将汽车开进简易停车场。停车场免费,旁边有休息区和小商店。我们冒雨拾级登上观景台。

    我站在水泥平台上,纵目眺望,山脚下浅丘起伏,植被墨绿。辽阔的原野平静舒展地铺向苍茫浩瀚的加勒比海,风景壮丽,气象非凡。啧啧赞叹之际,在左前方,明亮夺目的线状闪电惊心动魄地撕裂天空和乌黑的云幕,直刺大地和海面。紧接着,咔嚓一声,霹雳轰隆炸响,响彻天地,震慑人心。顿时,狂风骤起,雷奔云谲,大雨滂沱,平原和大海的上空烟雨迷蒙。我们赶紧离开观景台,在雷雨中,胆战心惊地跑向停车场,气喘吁吁地钻进汽车,仓皇驶离下山。

    再次路过检查站,星星冒雨放下车窗,向站在屋檐下避雨的两位士兵挥手致意,他们微笑地挥手回应,目送我们离去。

    原野空旷,闪电张牙舞爪,面目狰狞。雷霆滚动,似乎紧跟汽车,接二连三地在公路两旁的地面炸响。小车孤独无助,惟有冒险向前。车轮在积水成河的公路上歪歪扭扭地驶过,水花四溅。我取下帽子,动作急迫地递给星星:“快戴上帽子,使劲低头,炸雷马上就要劈在你那边的车窗上了!”星星半信半疑地接过帽子戴在头上,弓腰埋头,惶恐地问我:“你怎么知道炸雷将轰落在我这边?”我神色严峻地制止她不要说话,她果然深深埋头不再出声。汽车在大雨中奋力向前。过了一会儿,一直低着头的星星扭头斜视我:“怎么没听到炸雷落下来呀?”我忍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小易和芳芳也跟着笑了。星星方知上当,抬起头,恼怒地取下帽子扔给我:“老大,你太坏了,又欺负我!”和星星开个玩笑,驱走睡意,安全行车,雷雨相伴的旅程值得珍惜。

 

    在暴风雨平息后的傍晚,阴霾的天空飘落零星小雨,汽车驶进被雨水淋透的特立尼达。通向城内的道路坑洼不平,街道两旁的民居屋檐雨水滴答,轮胎碾过鹅卵石之间的积水,发出湿漉漉“刷刷”的声音。在人少冷清的城里,我们顺利地找到并住进家庭旅馆。

    我和小易住进一幢两层小楼的二楼,沿着水泥阶梯上楼,我的房间靠近上楼的楼道口,狭窄幽黯的过道通向后院的阳台,过道尽头的右侧是小易的房间。房间之间相隔几平米大小的公共地带,摆放一台洗衣机和若干杂物。星星和芳芳则住在隔壁邻居的平房里。

 

    在古巴,所谓家庭旅馆,实际上是普通市民利用自己的日常家居住房接待游客投宿。在家中能否接待游客,必须经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审查和许可,由政府统一管理并颁发营业执照。家庭旅馆分布于城市的大街小巷,在门口挂有明确的牌子,便于游客识别,其住宿费比宾馆、酒店便宜许多,游客还可以和房东讨价还价。一个家庭旅馆通常只能提供两三个甚至一个房间。房间里常用家具齐全,还有电视、空调或电扇,盥洗间提供热水。主管部门对家庭旅馆的监管十分严格,定期派人检查厨房、食品、水质、房间以及周边的卫生和安全。根据我们的亲身经历,古巴的家庭旅馆价格合理,干净整洁,安全放心。

特立尼达的落日
    一夜充足的睡眠之后,第二天早上,我们陆续起床。星星和芳芳来到我和小易居住的二楼,在过道尽头的阳台围桌而坐。早起的小易为每人泡了一杯花茶,空气中弥漫着熟悉亲切的茉莉花香。女房东从支在后院阳台上的简易木楼梯爬上来,递给我们水果拼盘、鲜榨果汁、蜂蜜、面包和煎鸡蛋。我们已经习惯古巴千篇一律的家庭早餐。

    用完早餐,大家一致同意上午休整。小易、星星、芳芳各自回到房间洗衣服和处理琐碎杂务。我却不肯离开阳台。我将茶杯倒满开水,袅袅热气和太阳光线交织氤氲,散发出暖心的温度。我斜靠坐在凉椅上,独自面朝房东家绿色的后院。

特立尼达的落日

    后院里有芒果树、橘子树和几株芭蕉,翠绿的叶片不沾一粒尘埃,在雨后明净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左侧墙脚下簇簇嫩黄的小花欣欣向荣地开放。对面墙壁外面绿阴如盖的凤凰树冠缀满红花,为院子的风景锦上添花。在左前方的围墙角落,鹤立鸡群地挺立一棵椰子树。椰子树冠宛如孔雀尾巴的梳状叶片在微风中轻摇曼舞,温婉地向蓝天表达柔情。清澈的天空如同海蓝宝石晶莹剔透,几缕云絮轻盈缓慢地飘过椰子树梢。地面树影斑驳,时而静止,时而轻微晃动。树叶间流溢宛如蜂蜜的阳光,徐徐轻风送来沁人心脾的清香,给了我悠然地理解和欣赏蓝天与白云之美的诗意心境,德国诗人赫尔曼·黑塞的诗歌《白云》一行一行地出现在如同蓝色液晶屏幕的天空上:

 

    哦,看啊,

    那轻快的白云,

    像是被遗忘的轻松乐曲,

    在蔚蓝色的天空中飘移。

 

    谁要是在人生的旅途中

    没有领略过苦与乐的激情,

    他就不能理解

    这轻飞慢舞的白云。

 

    犹如太阳、大海和轻风,

    我喜爱这朵朵白云,

    因为它们是陪伴游子的

    姐妹和天神。

 

    天上悠悠飘移的白云,犹如在人生的旅途中不期而遇的绝妙的诗歌。微风使白云尽善尽美地变幻难以描述的形状,如此美妙,如此超然,正如法国诗人尚德兰的描写:“云经过时/带着这种随意的缓慢/或佯装的匆忙/形状同风的任性有关/经过的是虚有/超然。”

    超然缓慢移动的白云带来内心的宁静和喜悦,如惠风和畅,如春暖花开,如碧波荡漾,心头浮现出往日的经历和美好的情景,此起彼伏地想起遥远的年月,宁静的日子,舞动的窗纱,墙上的斜阳;想起幽深的山谷,悦耳的鸟鸣,清亮的小河,潺潺的水流;想起春风吹拂的田野,梨花开放的山坡,波光潋滟的湖水,水车转动的磨房。此刻,遥远的北京和成都已进入流光溢彩的夏夜。我从宽巷子走向槐树街,蓦然回首,你在灯火阑珊处。

    当思绪回到当下明亮的院子,发现一条尺把长的褐色蜥蜴匍匐在距离我四五米的阳台边缘翘首仰望天空,似乎在期待什么。蜥蜴亮晶晶的眼珠偶尔警惕地瞟觑我一眼,申明它并非不重视我的存在。它那拖在地上的长尾巴不时摇摆,先礼后兵地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这里是属于它的领地。我丝毫没有要打扰和侵犯它的意图,我愿意同它和平相处,分享一个上午宁静的时光。

    蜥蜴占据的屋顶露天阳台洒满阳光,横跨阳台的铁丝上挂满长串大人小孩的衣衫和毛巾,五颜六色,表明房东的家中人丁兴旺。我的视线回到蜥蜴身上,它探头全神贯注地俯视高墙脚下的动静,从随时纵身出击的肢体状态可以判断,它一定发现并锁定了猎物。忽然,一只鸟儿从凤凰树上跃起,拍翅飞走,似乎在传递某种异样的迅息。蜥蜴侧头瞥我一眼,随即迅速调整攻击姿势,略微翘起的长尾巴紧贴地面,只听“嗖”地一声,它闪电般地窜出去,尾尖在墙头晃了一下,瞬间消失无影无踪。我没有起身跑过去观察蜥蜴的出击,见证它如何完成一次绝杀。我知道它出手不凡,极少失手。

    随着蜥蜴的消失,流动在空气中一丝不安的气息迅速散尽。阳光安静,没有任何干扰的声音,院子成了一座孤独的花园。“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这是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诗句。在我面对的花园里不止一棵树,绿叶和花草怡然自得地呼吸芬芳的阳光。在灼灼发光的绿叶之间,仿佛闪烁着蓝宝石般的眼睛,我惊异地发现有双晶莹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我。我看着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睛,联想起阿多尼斯的另一首诗歌《你的眼睛和我之间》:“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我瞥见幽深的黎明/我看见古老的昨天/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在一个无所作为的上午,独自与一座花园相处,如此幸运,我沉浸于孤独,用心灵同花园作一次密谈,通过凝望来领悟孤独花园的意义。

特立尼达的落日

    接近中午,天空骤然变脸,匪夷所思地下起雨来。我起身离开阳台,路过小易的房间,悄无声息。走到我的房间门口,进屋,关门,上床休息。房间不到10平方米,我身下的木床占据了大半空间。左手边的床头柜上摆放一把座式三叶电风扇,右手边往里是狭窄的盥洗室,床尾那头的屋门右侧靠墙立着衣柜。房间紧凑,没有多余的回旋空间。我背靠的床头板紧贴窄窗下面的墙壁。窄窗是唯一的自然光源,如果不开灯,屋内光线黯淡,恍然产生此时身陷囹圄的错觉。

    一个人住,感觉与世隔绝,完全与自己相处。独自面对自己,摘下自欺欺人的面具,没有了一本正经的故作姿态,手脚随意伸展,无所顾及,不必遮掩,无拘无束地袒露。我回归到真实的自己,自知之明地审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实事求是地评估自己的斤两与劣势,以怜惜和珍爱的态度正视自己的一切,既不自命不凡,也不妄自菲薄。经过一番自我审视之后,我心平气和地仰面平躺,目光毫无功利地游走于天花板上。“谁孤寂,谁就能掌握奥秘/孤独者置身于意象之河/熟悉意象的萌生和缘起/了解影子也蕴涵着炽热。”德国诗人戈特弗里德·贝恩的诗句让我置身于意象之河此时,我与孤独为伴,任思绪天马行空,孤芳自赏地回顾自己曾经拥有的辉煌,品味遭遇过的挫折与失意,检讨和反省根深蒂固的自以为是、言过其实以及自私的欲望,调整浮躁、迷失的心态。在孤寂幽微的时光中,我不知不觉入睡。

 

    午睡醒来,我斜靠床头板坐着,与国内的家人和朋友短信交流,然后发出一条微博。下午2点半出门,我们悠闲地沿街步行。中午的阵雨,使特立尼达摆脱炎热,气温凉爽,路面湿润无尘。古城以清新沉静的面貌迎接我们,让我们舒适而清晰地阅读它的故事。

 

    特立尼达位于古巴中部,始建于1514年,西班牙殖民者在古巴建立的第三座城市,现属于圣斯皮里图斯省管辖。古城已有500年悠久的历史,以其建筑的精美和多样性著称于世,至今完整保存了从16世纪到19世纪各种类型的建筑风貌。1988年,特立尼达古城和洛斯印海尼奥斯谷地一起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小城人口不足10万,街巷狭窄弯曲,斜坡路面由鹅卵石铺砌。徜徉城中,既能看到宏伟庄严的巴洛克式的教堂和新古典主义的博物馆,白墙红瓦的庭院式住宅随处可见。耸立特尔西科雷女神雕像和挺拔数棵国王棕榈的马约广场是古城的象征,广场旁边的桑切斯·伊斯纳加宅院和坎特宫分别成为建筑博物馆和城市历史博物馆。民居建筑风格迥异,粉妆玉砌,镶嵌在墙壁上的宅门和落地窗户各式各样,色彩绚烂,成为特立尼达的一大特色景观。走进手工艺作坊和艺术品商店,热情洋溢的拉美文化与浓郁的民间艺术气息扑面而来。在色彩艳丽、造型夸张的绘画作品中,格瓦拉画像格外醒目。每当夜幕降临,街灯照亮,酒吧和咖啡馆开始活跃,咖啡香和雪茄烟味随风飘散,街头乐队演奏伴唱,吉他声声,鼓点嘭嘭。在这座充满特殊魅力的古老小城里,值得消磨许多时光去慢慢品味人在旅途的发现和感受。

特立尼达的落日
    我站在历史博物馆楼顶的露天平台上,环顾小城全景。雨后的空气清新凉爽,能见度极好。民居建筑色彩缤纷,在错落有致的红色瓦片屋顶之间撑出团团缀满红花的凤凰树。三两游人在红砖或鹅卵石路面上缱绻行走。远近耸立几座教堂的尖顶,从湿润的空气中,可以感知到宗教的肃穆和信仰的虔诚。城外的青山,绵延起伏,郁郁葱葱。

    特立尼达,一座宁静的小城,每条街巷皆静默地通向历史的深处,每座建筑都沉浸于对往日岁月的怀想。我目不暇接地欣赏那些或庄严或典雅或简朴或造型别致的房屋,总想急于上路的亢奋状态不可抗拒地松弛下来,我完全被这座小城优雅安详的气质迷住了。倘若有半月时间隐于城中,踏双人字拖鞋,要么两手空空地在鹅卵石路面上随意闲逛,无所事事,东张西望;要么怀揣隐秘的希冀,只身潜入曲折幽静的深巷,不漏过每扇宅门和每洞窗户,对每一个街巷的转角都怀着浪漫的期待,一定会有砰然心动的发现,甚至邂逅的可能。我自知适合在特立尼达居住一年半载,在这里可以内心安静地阅读文学,吟诵诗歌,欣赏绘画,侧耳谛听异国历史的回声。法国诗人菲利普·苏波的诗歌《奇异的旅行者》一如我享受下午时光的写照:“我坐在一家咖啡馆平台上/我启齿微笑/沉思着我历次美妙的旅行。”当黄昏降临,我将低声吟诵纪尧姆·阿波利奈尔的诗句:“夜来临吧听钟声响起/时光消逝了而我还在这里。”

 

    接近傍晚,小易建议去附近的安康海滩转转,他说或许可以看到海上落日。

 

    汽车停在防波堤上,芳芳留在车里。小易下车直奔海滩,很快就把我和星星远远地甩在后面,他终于可以痛快淋漓地按动相机的快门了。我和星星脱掉鞋子,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坚硬洁净的黑色礁石上。海风拂面,清澈冰凉的海水漫过脚背。星星弯腰捡拾贝壳,不时发出啧啧赞叹。她抬头举起手中的宝贝说,要把最漂亮的贝壳送给我。

    安康海滩果然有其惊人之美。我和星星走近一位低头捡拾贝壳的老人,星星主动上前和他打招呼。老人73岁,身板硬朗,精神矍铄,镌刻在脸上的皱纹深邃有力,满头白发梳理整齐,竟然没有被海风吹乱。老人乐意与我们交谈。老人退休后居住在附近的村子,常来海滩为孙子捡拾贝壳。星星问老人熟悉格瓦拉吗,他爽朗地笑到:“当然熟悉!我见过切,切是我们的英雄。”据老人回忆,他当年参加了卡米洛·西恩富戈斯领导的游击队。卡米洛是“格拉玛号”游艇的登陆队员。后来,卡米洛和格瓦拉分别担任第二纵队、第八纵队的司令官,又是最亲密的战友。1959年10月28日,卡米洛乘坐的专机从卡马圭返回哈瓦那的夜航飞行途中失踪,不幸遇难。我们站在海潮声声的海边,听老人讲述格瓦拉和卡米洛的故事。

    又是一次巧遇,我们总能遇到亲历古巴革命战火纷飞年代的战士,听到格瓦拉的故事。天色渐晚,老人要回家了。我紧握老人的双手,感谢他的故事,然后以大海为背景,和他合影留恋。告别时,老人执意将手中的贝壳送给了星星。

特立尼达的落日

    我坐在海水拍打的礁石上等待日落。远方的海面升起灰暗的云雾,与特立尼达小城身后山麓的黑影遥相呼应,悄无声息地加快黄昏的形成。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永无休止地撞击和冲刷礁石,此起彼伏地溅起白色水花。远处,一只小船自右向左惊心动魄地驶过波涛起伏的茫茫海面。夕阳被云层遮蔽,海面越来越暗。眼看落日被黑夜吞没,转眼间,光线又骤然变亮,大海尽头的天际出现橙红色的光亮。仅过了数分钟,落日神奇地拨开变幻莫测的乌黑云堆,光芒耀眼,映红海面,海水金光跳跃。紧接着,嵯峨的乌云扑过去又将落日遮蔽。海水浪涌的声音越来越大,在与乌云和黑暗的殊死搏斗中,落日以雷霆万钧之力喷发出万丈火焰,将天际燃烧通红,瑰丽辉煌。

特立尼达的落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