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匡松
匡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981
  • 关注人气:6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3-28 16:40)
标签:

旅游

我浏览了朋友发来的关于桃花谷的链接,便坐不住了,取出很久没有使用的相机,赶紧给电池充电。仅充了一半,塞进相机。出发。天气少有的好。上三环,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5 18:00)

    一夜沉睡醒来,起床,我拉开窗帘,外面明亮耀眼,眼前的景象正如阿根廷诗人胡安·赫尔曼的描写:“上午阳光明媚爬上/城市的屋顶/今天热潮上升。”昨天的阴郁萧瑟不见一丝踪影,阳光照耀下的城市面貌精神焕发,我为之一振,驱走了残留的倦意,心情雀跃地想出门走向街头陌巷和广场,在博尔赫斯形容为“庞大的迷宫”的城市中探索奥秘。一群鸽子在清澈明净的空中弧形飞过,散落在左前方一座教堂的球形屋顶上。我眺望着远处闪光的楼宇,转念一想,在异国的时光刚刚开始,不要这么急迫,匆匆忙忙会错失对一座城市的温度、气息和情感真切细微的感知和体验。心怀诚意,以不疾不徐的步履,保持神经末梢的敏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种种精彩将迎面而来,在擦身而过的众多陌生面孔中,定能看见心灵的微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午两点半,我们走向医学院大楼,共赴院长预约三点的会见。

    我们来到秘书办公室。秘书进院长办公室通报,她很快就出来了,抱歉地说,院长临时有事正在开会,请我们理解。我想,只要能见到院长,允许查阅格瓦拉的学籍档案,多等一会也无妨。在等待期间,秘书两次进院长办公室了解会议进展情况,每次出来都微笑地说请再等一会儿。

    等了接近一个小时,从院长办公室先后走出来几位学者风度的中老年教师。我轻声对星星说,会开完了。接着走出来一位高个子男子,戴副眼镜,秃顶,络腮胡。他直接走向我们,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他是院长助理,请我们现在就去见院长。

    跟着助理进门,左拐进入办公室,眼前的陈设和氛围瞬间就让我们屏息静气。我完全没有想到,外面的门十分普通,室内却如此宽大和典雅,墙面和天花板全部用深红色的木板装饰,整个房间显得暗沉而庄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姆斯特丹当地时间晚上9点半(比北京时间慢7小时),我们乘坐的航班从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起飞,先后飞越大西洋、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的上空,然后进入阿根廷领空,全程夜间飞行约14小时。布宜诺斯艾利斯当地时间7月13日早晨6点(比北京时间慢11小时),飞机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埃塞萨国际机场。

    着陆后,走下飞机,取行李,排队接受入境审查,审查官几乎没提什么问题,就让我们通过了。入境过程比我想象的顺利。走到接客出口,星星很快发现了一位男子举着迎接我们的牌子。星星向他挥手。他走过来和我们一一握手,表示欢迎。他名叫亚历杭德罗·马丁·贝尔萨诺,是科尔多瓦(Cordoba)一家租车公司的老板。出国前,高璐和星星在网上租车,查到的租车信息令人诧异,埃塞萨机场港内和市区的租车公司出租各种手动档车型,自动档SUV汽车却很少。星星有一个阿根廷朋友叫胡安,现在科尔多瓦,他曾受一个摩托车贸易公司外派驻重庆的代表,在山城住过一年半,2014年初回到阿根廷。胡安帮忙联系了贝尔萨诺的租车公司,租到了我们需要的汽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月11日,天气晴朗,“切追团队”(其意为“追寻切·格瓦拉之旅”。由易老师在古巴最西端的圣安东尼奥角旅馆命名)的四名成员约定晚上在北京顺义区天竺镇集结。易老师从乌鲁木齐出发,第一个到达北京。我搭乘的航班下午4点半在首都机场着陆。一个小时后,我和易老师在旅馆碰面。重庆的杜云星稍后到达。当西安的高璐拖着行李箱走进旅馆,已是午夜。

    全体成员到齐,马上开会。在相互问候时,易老师恢复成“小易”,杜云星仍叫“星星”。我说“老大”有黑社会帮派头目的嫌疑,建议换一个称呼,但未得到任何一个人的理睬,只好继续当“老大”。我、小易和星星是团队的老成员,第二次结伴踏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格瓦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3 20:13)

    8月21日,我从合肥辗转来到安庆,初来时并未想到海子的家在怀宁。昨天不经意间听到有人提到海子,才猛然想起海子就在这里。于是,我决定去他的家乡高河镇看看。

 

    快11点了,我钻进出租车,坐副驾位置,才发现和一陌生人拼车。车内塞满《渴望》的歌声:“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我侧头看一眼司机,年龄不大嘛,为何倾心于岁月的忧伤,便好奇地问:“多大了?”“35,”他似乎知道我的意思,主动补充道,“我就是觉得老歌好听!”接着,他跟着毛阿敏唱道:“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着究竟为什么?漫漫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9 23:5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