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海亮
周海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9,817
  • 关注人气:9,8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习作:《归来》

(2019-11-09 18:28:48)
分类: 小说或者有关小说

 

于《小说月刊》2019年第11期

周海亮

 

  听到消息,他吓坏了。他说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她看着他,凄楚地笑。她说,现在我庆幸还能再活几个月时间。

  她怀孕了。她患上绝症。她爱过他。

  她爱过他。他也爱过她吧?现在他对那段感情突然产生怀疑,对他们是否相恋过突然产生怀疑——尽管最后一次见面,不过三个月以前。

  医院的小花园里,她告诉他这些。她说世事很诡异很残酷,是不是?他们相恋三年,她却在最后一刻怀孕;她怀孕了,却要离世间而去。好在还有几个月时间,她可以将孩子从容地生下来。

  什么时候发现的?他问。

  两个月前。

  为什么不打掉?

  本来要打掉。可是当我去了医院,发现身患绝症。医生说,我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

  这就是生下来的理由?

  我想我总得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她说,孩子是无辜的。

  他们已经分手,分手之前他们就不再有爱情。面对她的不幸,他会同情,会伤心,会心痛,会心碎,但他不想她生下孩子。

  打掉。先治病。他坚持着。

  我希望你能陪我生下孩子。她说,你是孩子的父亲。

  然后呢?

  然后我就去了。她笑笑,笑出一滴眼泪。

  他盯住花园深处的蔷薇,久久不语。娇嫩的花苞似乎一触即破,就像她脆弱的生命。他知道她的想法,正因如此,他必须拒绝。

  然他不忍拒绝。他说她必须马上打掉孩子,就算为了她的病,为了她的未来。他说只要有信心,她肯定会好起来。他说留下孩子不仅对她不负责,更是对孩子不负责。他说啊说啊,到最后,连自己都不信了。他陪她回病房,她躺倒在床,很快睡过去。似乎她非常累。似乎她一个字都不相信。

  之所以对她说这些,是因为他不想做父亲,特别是做一个未婚的单身父亲。很难想像一个未婚爸爸抱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是怎样的狼狈,他梦里想过,他被吓醒,再也睡不着了。

  他陪她三天,然后突然失踪。他知道已经不可能说服她,既如此,他只有逃离。他劝自己说,谁碰上这样的事情都会逃走,他做不到没有底线的伟大。

  她等他。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护士说你即将临盆,他怎么还不来?她说,他会回来。四个月,五个月,六个月……护士说如果他不来,你必须找个家人陪你。她说,我没有家人。她没有家人,但她有亲戚、朋友、同事、邻居……或许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愿意躺在他们怀里离去,可是分娩时,她不想他们陪她。她说他会回来,他会回来,他肯定会回来。说时,连自己都没有信心。

  预产期越来越近,她恐惧,孤独,脆弱,绝望。相比即来的分娩和死亡,孩子没有父母更让她恐惧。她就没有父母,她深刻地懂得一个私生子和孤儿的痛苦。她开始相信他不会回来了,越来越信,越来越肯定。

  她太虚弱,或许生下孩子以后,她就将死去。她如此肯定。

  终于,她认为一切都结束了。她被送往产房,万念俱灰,然走廊里,竟遇见他。他大汗淋漓,紧握她的手,弯着腰,抖着唇,却什么也不说。他一直站在产房门口等待孩子降生,当护士抱出嚎啕大哭的婴儿,他哭得比婴儿还要响亮。

  七天以后,他们在病床里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十天以后,她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离开。她走得很安详,没有痛苦。

  很多人问他为何在最后一刻选择了回归,他凄楚地笑笑,不说话。

  其实他本没有打算回来。他跑到北方,想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呆下去。然后,他遇见一场车祸。车祸近在咫尺,惨烈并且果断,一对年轻的父母瞬间永别了他们的孩子。婴儿在他眼前撕心裂肺地嚎啕——尽管婴儿什么也不懂,可是的确在撕心裂肺地嚎啕。他的眼睛刹那不再明亮,他的世界从此成为单调的灰色。他知道父母从此离他而去吗?也许知,也许不知。不管如何,正是那一刻,他突然想回来。

  婴儿的眼神,令他心碎。那眼神,他注定终不得忘。

  未来的日子,他或快乐,或痛苦,他已不再去想。他只想让临死的她和他们的孩子,不再孤独;他只想很多时,很多事,只要愿意,人类真的可以对抗残忍,对抗孤独。

  为此,他必须搭上一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