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密斯赵
密斯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7,028
  • 关注人气:17,7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跟伊一道去吃咖啡

(2021-01-18 08:29:30)
标签:

咖啡

上海

休闲

情感

文化

分类: 心理空间站

       冬日的暖阳毫不吝啬地穿过梧桐树的枝桠,漫过老洋房的红瓦,得体地洒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初来者不懂,为什么这座城市的工作日也会有那么多在咖啡馆里孵着的人。可这就是上海惯有的样子呀。殷勤的侍者端上了电影般精致的杯盏,美丽的女郎举起了最新款的手机准备自拍。当如水时光与唇齿之间的香气纠缠在了一起,情愫,暗生。

梵高的咖啡馆(密斯赵手绘)梵高的咖啡馆(密斯赵手绘)

       咖啡是一种古老的饮品,异域舶来,充满想象空间。中国人喝了几千年的茶,突然间碰到咖啡,就好比大门不出、心如止水的女眷在屏风之后无意间瞧见了负剑归来的少年游侠。这一隶属于生命本身的新鲜与好奇,怎能轻易抗拒?

        咖啡苦,茶叶也苦,问题是如何“吃苦”?

        中国人喝茶,无论红茶、绿茶、黑茶还是花茶,基本上都只用热水冲泡。然后静下心来,在清香中品鉴这一味“苦”。甚至存心吃苦,来清肠涤胃,提神消脂,进而修身养性,以至文雅平和之境。茶,仿佛是通往“成为君子”的一条幽径,山清水秀,高洁文雅。

       东方的君子品茶,只需热水,好像加了其他佐料就损失了清雅风范一样。但西方人喝咖啡的方式就截然不同了,清咖啡可以,加糖加奶更普遍。不止喝咖啡,西方人喝茶也不是只推崇清汤寡水,奶茶和奶咖一样,很早就是他们的续命方式了。这里头存在一种哲学思考——不想吃苦的时候,就把苦变成甜。也就是说,东方人艰苦克制的时候,西方人接纳了享乐主义。而这,就是前文提及的“隶属于生命本身的新鲜与好奇”,怎样轻易抗拒“一份金发尤物般热情奔放的享乐主义”?

       咖啡文化从西方舶来至今,已经为越来越多的国人所接纳。尤其在上海,这座血液中早已刻下华洋杂处基因的国际化大都市,咖啡文化的影响力甚至于比本土的茶文化还要强大。一提到“吃咖啡”三个字,上海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展开回忆。老一辈的回忆是老上海时期的老克勒派头,中年人耳边回响的是那一句“滴滴香浓,意犹未尽,味道好极了”的广告词,至于后浪,好像已经是咖啡和奶茶喂大的一代了吧?

        老克勒咖啡馆吃的是优雅,是派头,是西风东渐的民国时髦;第一代速溶咖啡吃的是改革开放后春风拂面般的提神醒脑和积极进取再创魔都之繁华的精神;如今网红咖啡店吃的则是善待自己、忘却烦恼、畅享优质生活的自由与快乐。这些蕴藏在咖啡背后的形而上的主义,都是海派文化的体现。

       这是往大里说。若是放细心思去感觉,咖啡文化里便又有了小情小爱在里头。请客吃饭搞酒局纯商务的动机多,但吃咖啡的主要目的绝对是休闲聊天劈情操。因此,“啥辰光有空,请侬吃咖啡”基本上等同于几层意思,要么是好朋友之间有好生意想要合作,谈谈钞票嘎嘎讪胡两不误;要么就是异性之间对人家有意思。若是后者,一对男女能单独约出来吃咖啡,很有可能就从“有意思”慢慢发展成了“吃死伊”了。

        如果隔着文字你已经闻到了咖啡香,那就去约第一时间浮现在你脑海里的那个人吧——伊啥辰光有空,侬就跟伊一道去吃咖啡。因为伊要是肯,总归会有空额。


更多心理趣文,欢迎关注 @密斯赵 的微博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