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密斯赵
密斯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8,030
  • 关注人气:17,7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刘晦之的黄金屋和颜如玉

(2008-12-09 11:57:31)
标签:

文化

分类: 名人往事

    新闸路陕西北路口附近有一处不起眼的院落,优秀历史建筑的挂牌与隔壁烟纸店的硕大的“烟草”招牌以及中国电信的智能公话站标志相依为伍,有点文人落魄的味道。谁能料到这个院子里竟然是上海滩现存唯一的一幢近代旧式私家藏书楼——小校经阁的所在。

    主人刘晦之是李鸿章大儿子李经方的内弟。刘晦之的父亲刘秉璋曾亲自指挥了镇海战役,打了中国近代史上唯一一个大胜仗。作为良将之子,刘晦之没打过仗,没得过科举上的头衔,却抓住经商机会,成了银行家、收藏家,还在自家公馆里建了一栋八角小楼专门用来藏宝。1919年,刘晦之任中国实业银行上海分行经理后,把总行迁到了上海,他推出的“特别有奖储蓄”噱头吸引了大量游资。但实业银行的兴旺使上海金融界红了眼,最后刘晦之被宋子文等人逼得心灰意冷,索性辞了银行职务,一头钻到他的小校经阁中去了。

 

 

刘家的四棵广玉兰是从李经方的花园里移植过来的

    院分里外两进,四棵高大的广玉兰仿佛门神。刘家的这四棵广玉兰来头不小,是从李经方的花园里移植过来的。刘晦之的父亲刘秉璋是李鸿章的心腹。当年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从北站附近的安庆路移居大连,将花园里的树木假山送给了刘晦之。解放后假山被搬进静安公园造景,只有广玉兰依然挺拔于刘家旧址。

枝繁叶茂的广玉兰下有两个大树桩,树桩上的金属牌上刻着奇奇怪怪的文字、图形,好比是此间的主人在有意考验来者的文化底子。

 

 

失去宝物的藏书楼被20家房客的生活杂物盘踞着

    经过庭院,穿过月洞门,就是藏书楼。位于花园南侧的小校经阁外型是典型的中国式八角小楼,当年飞檐上的琉璃瓦不复存在,徒留下四周的围栏。这里曾经藏了500箱古籍线装书、28000块甲骨龟片、数万锭各式古墨、130件古代兵器、二具唐代乐器忽雷、数百件三代彝器……

    如今宝物不复存在,周遭却住满了20多家普通人家。台基上的栏河立柱柱头可见精致的祥云雕花图案,可惜柱子现在被绳子围了起来,上面系着放置杂物的塑料袋。台基的铺面是镶拼精致的黑白两色马赛克,可惜被簸箕、皮鞋霸占了。八角楼和旁边的临时房用天棚连接了起来,成了晾衣服的福地。小校经阁南侧有户外洗槽,洗槽背墙正侧面上部的槽口有可能是起到雨水泄水的作用。

 

 

刘公馆

地址:新闸路1321号

 

往事

 

刘行长留不住金丝鸟,红舞女曼丽香消玉陨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大收藏家刘晦之除了满屋经书之外,对于窈窕淑女,总也是君子好逑的。加上身居中国实业银行总经理的高位,刘晦之要是想养养金丝鸟绝非难事。

    刘行长中意的红颜知己是百乐门当初最负艳名的舞女陈曼丽。曼丽长得婷婷玉立、秀丽端正,又擅长京剧,曾与叶盛兰、马富禄合演过《红鸾禧》,以“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而大红大紫,名气不在电影明星之下。刘晦之开始是极力花钱捧角,后来索性就在愚园路579弄的中实新村租了一套房子与陈小姐同居,并劝曼丽从此告别舞伴生涯,专心当他的姨太太。可陈曼丽有自己的想法,不愿久为“金丝鸟”,不久即与刘分手,重回百乐门再操旧业。

    刘行长的女人怎么可以再回风月场与其他男客巧笑倩兮呢?陈曼丽离开刘晦之不久,就惨遭杀害了。

  1940年2月25日深夜,陈曼丽被刘姓、彭姓舞客招去“坐台子”,位子就在舞厅左首近音乐台进出口处。凌晨0时50分,陈曼丽正纵情谈笑,与舞客打得火热的时候,突然从音乐台左侧跃出一名西装青年,抽出手枪对准她连发三枪,一弹中颈,一弹中臂,一弹中腰腹,陈曼丽当即倒地。同座舞客刘其甫被流弹击中右臂,彭姓舞客则被流弹伤及背部。他们当即被送往海格路红十字会医院(即今华山医院)抢救,结果陈曼丽与彭某终因伤势过重,不治毙命。

    离奇的是,在“百乐门血案”发生的前两个小时,仙乐斯舞厅里也发生了枪击事件。据说是重庆方面的地下工作人员,枪杀了汪伪“76号”的机要室主任钱人龙。导致汪伪特工总部为了报复重庆方面,用枪杀陈曼丽实行回击,因为他们认为陈曼丽是重庆派来的国民党地下工作人员。

    又有人讲,这个彭姓舞客就是汪伪大特务头子丁默邨手下有一员大将,名叫彭年。那晚彭年抽足了鸦片烟,与几个朋友到了百乐门照例叫陈曼丽来坐台子。当乐声起时,彭年恰巧与邻近几个熟人打招呼。与彭年一起来的朋友看彭年不在,就起坐与陈曼丽相舞,而这个人的身材肤色恰与彭年相似。乐声一起,灯光转暗,吴世宝派去的杀手以为与陈曼丽起舞的便是彭年,拔枪就射。彭年听到枪声,知道出了乱子,就从音乐台右面奔入通向后面百乐门饭店的那条走廊逃了出去。开第二枪时,陈曼丽就中弹了。彭年从百乐门饭店逃出后跳上三轮车,急奔76号。这时李士群正在房里打牌,丁默邨也在座。李士群看到彭年,心里一愣,可仍力持镇静看他手上的牌。彭年上气不接下气地把百乐门的情况告诉给大家。他的话刚刚讲完,电话里也有人来报告消息,说是红舞女陈曼丽给人打死了。后来李士群调查出来,关于彭年是军统特务的那则情报是不确实的,可是陈曼丽却平白无端地送了命,成了汪伪特务内讧火并的替死鬼。

    还有另一种说法,说陈曼丽从日本来,与汪伪要员过从甚密,重庆来的人以“除奸”为名,除掉了她。最后一种说法是陈曼丽的死与政治无关,纯属情杀。此案到目前为止,仍是扑朔迷离,成了上海滩众多“谜案”之一。

    因为当时正处于抗日战争期间,所以上海市民倾向于认可这样一种说法:陈曼丽坚决拒绝为日本军官陪舞,而被日本人暗杀于舞池。据说陈曼丽指了指日本大官长古川说:“喂!你可没我高,我都可以看到你秃顶上的皮了。怎么配给姑奶奶我伴舞啊!我看着这里几个倒是很俊俏啊!”手指掠过几个年轻的日本男子。她指完一叉腰:“可惜姑奶奶我今晚没兴致陪你们耍乐!”把日本人气得脸也绿了。那年,上海人为他们心目中这个有气节的红舞女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事后,陈曼丽的尸体被葬在上海市郊。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