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桂杰
桂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49,650
  • 关注人气:8,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爱读《聊斋》

(2019-01-29 16:11:25)

我爱读《聊斋》

桂杰

       

    如果从小你能爱上读书,家里一定有一个“故事篓子”,从他嘴里能够有讲不完的故事,在我们的家这个“故事篓子”就是我爷爷。我家一共兄妹三人,小时候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晚上在月光下听爷爷讲鬼的故事。《青凤》《尸变》《聂小倩》《王六郎》《席方平》等等,爷爷嘴里的故事是那么吓人,又是那么有趣。

   小孩听故事有一个特点,很多故事要一讲再讲,很多,也不会嫌烦。后来父亲告诉我,爷爷嘴里的鬼故事来自一本书,名字是《聊斋志异》,作者是清代山东人蒲松龄。当时,家里不光有文言文版本的《聊斋》,更有很多小人书,画的就是《聊斋》中的故事,那些书几乎都快被我们兄妹几个翻烂了。

   蒲松龄中《聊斋志异》缘何好看只因其笔下的鬼神都是很有个性的,有的令人害怕,有的令人怜悯,有的令人惋惜。郭沫若先生称赞其“写人写鬼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

   有人说,在这黑暗的夜空里,我们需要点点烛光,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如此,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亦如此,只要这黑夜还在,就有人去发光,直到拂晓来临。现在科技发达,孩子们从小了解了很多科学知识,对于鬼神之类的东西并不相信,然而,这样来可能也少了很多想象的空间和对于另外一个世界的管窥。

    现在回父母家中,睡前书依然是《聊斋志异》,那里的进500篇故事几乎每一篇都能复述下来,感觉偏偏俱佳,读来细细咂摸,却从不厌烦。《聊斋志异》的好,其一是尽管写了许多鬼狐怪异,但涉及的却是广阔现实。蒲松龄通过讲故事,揭露了封建统治的黑暗与残酷,且始终保持了鲜明的批判态度,有时甚至用篇末的“异史氏曰”的形式直接站出来指陈时弊,控诉“覆盆之下多沉冤哉”。书中以一篇文章为《促织》:由于皇帝爱斗蟋蟀,地方官媚上邀宠,胥吏借端勒索,遂至“每责一头,辄倾数家之产”。成名因为买不起应征的蟋蟀,受尽官府的杖责,奄奄待毙。后来历尽艰辛,捕得一头,却不幸被儿子不小心弄死。后来儿子魂灵化为一只轻捷善斗的蟋蟀,献入宫中后得到皇帝欢心,才挽救了一家被毁灭的命运。

    还有读来令人惊心动魄、肝肠寸断的《席方平》,其父得罪富豪羊某,被其死后买通冥间的狱吏搒掠而死。为了伸冤,他魂赴冥司告状,从城隍到冥王,层层上告;受到械梏、笞打、火床、锯解种种毒刑,仍不屈服;两次被押送还阳,又都逃回去,直到冤屈昭雪为止。孝子席方平这种“大冤未伸,寸心不死”的精神特别令人感动和敬佩,也让人对官场的黑暗有了清醒的认识。

   当然,《聊斋志异》中最动人的还是当属爱情。蒲松龄在这本书八卦了不少人鬼恋、人狐恋的故事,随便一翻就能找到青年才俊梦寐以求的女神。可爱的鬼女孩《聂小倩》不惜以家务小能手的身份,主动跑到婆婆那里任劳任怨,最后居然能让婆家完全放弃成见,接纳起这个来自异空间的媳妇,堪称是成功跨种族婚恋的教科书式人物。还有《青凤》,狐女青凤与耿生相恋,遭到叔叔的阻挠,只因叔叔变成鬼下湖耿生,而耿生无惧。“夜方凭几,一鬼披发人, 面黑如漆,张目视生。生笑,染指研墨自涂,灼灼然相与对视。”后印错阳差,耿生从恶犬口中救下一只狐,放到床上,待狐狸醒过来之后,却不想那正是青凤。青凤跟耿生在一起一年后,她的堂弟孝儿突然拜访耿生,说家父有难,求他帮助。耿生虽然记恨当年青凤舅舅阻碍他们的恋情,最终还是答应了救他。故事一波三折,主人公以德报怨,人狐相恋让人感觉又是那么和谐美好。

    然而,除了异性男女,同性间也可以产生真挚的人鬼友谊,而且人与鬼之间的友情还能带有许多附加值。比如,某个愣头青和鬼朋友陆判官好好喝过几顿酒以后,就得到了一颗七巧玲珑心,还给相貌平平的妻子换了一颗漂亮的头颅。这个故事似乎有一种提示:想成为人生赢家,有一种独辟蹊径的方法,就是交个有本事的朋友。

    《王六郎》讲述的是一个捕鱼人因为每晚都向水中敬酒,感动了水鬼王六郎。他以驱赶鱼来报答他,两人就这样形成了一种看不见的默契。王六郎和捕鱼人见面之后,两人的友谊更是有了物质的基础,也就是更加牢固了。后王六郎两次都因为善良而放弃投生的替身,最后感动玉帝,成为了土地神。捕鱼人去他任职的的地方看望,王六郎托梦给乡亲送了他许多礼物,临别时又以一本清风相送。

    我常常想,如果中国古代有所谓“文艺青年”的称呼,蒲松龄肯定能算上一个,他屡试不第,文章没入过考官们的法眼,可讲起故事来是一把好手。蒲松龄在《聊斋自志》中写过自己生存的状况:“门庭之凄寂,则冷淡如僧;笔墨之耕耘,则萧条似钵”,“子夜荧荧,灯昏欲蕊,萧斋瑟瑟,寒冷凝冰”。我曾经到山东淄博蒲家庄探访蒲松龄故居,还在那里买回来两只白瓷做的狐狸,栩栩如生,惹人联想。当地人告诉我,蒲松龄当年曾在村口摆过茶摊,以茶水换故事,最后写成了著名的《聊斋志异》。

一本书道不尽的狐鬼情谊,说不完的人情故,提示着我们为人处事的道理。我爱读《聊斋》,《聊斋》会伴随我的一生。今年暑假,我买了《聊斋》全套故事的漫画版本,郑重送给儿子,希望他也能够喜欢上这些故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