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金英
韩金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97,879
  • 关注人气:10,6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孟子说仁义12

(2022-03-25 14:56:56)
标签:

本心

道德经

灵性

文化

娱乐

分类: 道德经

【原文】

“尧以不得舜为己忧,舜以不得禹、皋陶为己忧。夫以百亩之不易为己忧者,农夫也。分人以财谓之惠,教人以善谓之忠,为天下得人者谓之仁。是故以天下与人易,为天下得人难。孔子曰:‘大哉尧之为君!惟天为大,惟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君哉舜也!巍巍乎有天下而不与焉!’尧舜之治天下,岂无所用其心哉?亦不用于耕耳。(滕文公上4

【译文】

“尧为得不到舜这样的人才担忧,舜为得不到大禹、皋陶这样的帮手而担忧。为了百亩之田种得不好而忧虑的是农夫。把钱财分给别人是惠;把为善的道理教导给别人是忠。为天下民众找到好人才叫做仁。因此,把天下禅让给别人简单,为天下找到人才却很难。孔子说:‘尧作为君主真是伟大!只有天最伟大,也只有尧能效法天。尧的圣德浩荡无边,百姓都不知拿什么来形容!舜真是个好君主!拥有天下坐却不去享用它。’尧舜治理天下,难道不用心思吗?只是不把这心思用于如何种地罢了。

【分析】

1、许行从楚国来投奔实行仁政的滕国,他说,滕文公既然是贤明的君主,为什么自己不种田,自己不下厨。国库里的粮食,是剥削百姓来的,所以,滕文公不是贤明的君主。孟子是在回答许行的这个说法,这段很长,我是节选了一段。帝王为得不到人才忧心,农夫为庄家种不好忧愁,君王与农夫分工不同,忧心是同样的。

2、分人以财的惠、教人向善的忠,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但是,做一个发现人才的伯乐,一定是得道高人。举贤为天下带来美好的未来,叫做仁,仁是千心共性,是整体大道。一个得道的人,推举一个得道的人造福百姓,带来百年的盛世,这是很难的,比把江山让给别人还难。

3、《论语·泰伯》: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孟子继承孔子的说法,认为尧有齐天的智慧,他推举了舜。舜选贤任能,整顿礼制,减轻刑罚,任命大禹治水,完成了尧未完成的盛业。要求人民行厚德,远佞人,孝敬父母,和睦邻里。在其治理下,仁政大行,八方宾服,四海咸颂舜功。舜治理天下所费的心思,哪里是一个农夫、厨师可以比的。

【原文】

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不可法于后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故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圣人既竭目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员平直,不可胜用也;既竭耳力焉,继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胜用也;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故曰,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谓智乎?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诗》曰:‘天之方蹶,无然泄泄。’泄泄犹沓沓也。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故曰,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离娄上1

【译文】

孟子说:“即使有离娄那样的视力,公输子那样的手艺,没有圆规和曲尺也不能画出方和圆;即使有师旷那样的耳朵,如果不用六律,也不能校准五音;即使有尧舜之道,没有仁政也不能治理好天下。现在有些诸侯,有仁爱之心,有仁爱之名,但是百姓得不到恩泽,不能成为后世取法的榜样,这是因为他们不实行不先王之道。所以说,光有善心,不足以治国理政;光有法度,也不能自行实施。《诗》上说:‘不犯错误不遗忘,一切遵照过去的制度。’遵照先王的法度还会犯错误的,从来没有过。圣人既用了目力,再加上圆规、曲尺、水平仪、墨线的辅助,画方、圆、平、直就绰绰有余;既用尽了耳力,又用六律的辅助,校正五音就绰绰有余了;圣人既已用尽了心思,再加上实行仁政,仁义便能遍布天下了。所以说,筑高台一定要依靠丘陵,凿深池一定要依赖河泽,施政不依靠先王之道,能说是明智吗?因此,只有仁者适宜高位。不仁的人处于统治地位,就会向群众传播他的罪行。在上者没有道德尺度,在下者不守法规,朝廷不相信道义,工匠不相信尺度,官吏触犯义理,百姓触犯刑法,这样的国家还能存在,真是太侥幸了。所以说,城墙不坚固,军备不充足,不是国家的灾难;田野没开辟,经济不富裕,也不是国家的危害;在上者没有礼教,在下者没有学识,胡作非为的人起来了,离国家灭亡的日子也就没几天了。《诗》上说:‘老天要颠覆他,就不要多嘴了。’多嘴就是聒噪啰嗦的意思。侍奉君主不讲忠义,进退失礼,开口便诋毁先王之道,就是聒噪。所以说,严格要求君主才叫‘恭’;宣扬善摒弃邪说叫‘敬’,认为君主无法为善叫做‘贼’。”

【分析】

1、规矩代表整体、天道的具体化。人的本事再大也受天道的制约,仁政就是实施天道。

2、仁心是共性,真的仁心一定是惠及百姓的,人民的利益被忽视就不是仁心,就没有真正推行尧舜的仁政。

3、大道的传承是上行下效的,仁者在高位作为道器,接收和传播老天的正能量,所以上边是仁者,下边就都受益了。

4、不按规矩来的胡作非为,就是背天,就会被天灭。严格监督君主,改正他的错误,才叫对上的恭敬,认为君主不能行善,就是人民的公贼,公贼就是破坏共性的贼,害的是整体。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孟子说仁义11
后一篇:孟子说仁义1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