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过眼
风流过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8,013
  • 关注人气:5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陵晚报:金春锅贴

(2022-06-22 14:17:51)
标签:

美食

文化

记忆

情感

随笔

分类: 记忆刷新
王兆贵

  得知南京老字号“金春锅贴”重出江湖的消息后,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与金春锅贴的几度缘分。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刚到南京时,单位所在的湖南路还是一条不起眼的穷街陋巷,街道两旁大都是低矮的平房,高的也就是两层小楼,几乎看不到大型建筑,也没有标志性铺面,当时有点名气的去处就属海员商场了,而金春锅贴店就在海员商场的马路对面,逛湖南路的人主要是奔着这两个地方来的。当年的金春锅贴店是一平房,门脸不高,铺面不大,店内空间狭窄,充其量能坐一二十人。在这里吃的顾客,店里提供碟子以及香醋、辣油之类的调味品。由于民间口碑颇佳,人气出奇地旺,每天都有人到这里排队买锅贴,而且一直持续到打烊。买锅贴的人不止于就近,不少是大老远赶来的,有些人手里还拿着钢精锅之类的器皿,买回家吃。
  煎锅贴的炉灶面朝小街,用两口平底锅轮流作业。排队买锅贴的人,可以直面现场操作。刚包好的锅贴用一平板从内堂端出,掌灶师傅一只手捏起四只,一圈一圈地将它们整齐地码到平底锅中,用油壶均匀地淋洒上一层素油,合上锅盖起火煎烤。为防火候不匀,约略三五分钟后,掌灶师傅会戴上作业手套,两手把住锅沿,间断性地进行旋转。待锅中有油气冒出来,掀开锅泼上一遍冷水继续旋转,如是者两三个回合,经过水焖油煎的锅贴差不多就熟了。掀锅的那一刹那,香味随着蒸汽四散开来,浓浓的诱人食欲。刚出锅的锅贴,面皮柔韧油亮,底壳金黄酥脆,汤馅鲜嫩滑润,蘸着调料趁热吃,味美可口,齿颊生香。
  锅贴类似煎饺,略显狭长,呈月牙状,属于夹馅类煎烙食品。据说,金春锅贴诞生于清朝末年,招牌是一个叫樊光昌的创下的,最早在中华门的老城南一带经营。公私合营后,樊氏兄弟加入到南京市鼓楼区饮食服务行业,金春锅贴也随之来到了湖南路开店。湖南路拓宽并对两旁的老房子进行改造时,那些平房都被夷为平地,金春锅贴店也随之消逝了。
  大约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狮子桥美食街对面的丁家桥小巷里,消逝了的金春锅贴突然冒了出来。那地方恰好在我所住大院的对面,店名叫金春酒楼。不论是店面装潢、店堂规格,还是就餐环境、卫生条件,都比过去好多了。楼上有雅座,楼下煎锅贴,人气仍旧是出奇地旺,慕名前来吃锅贴、买锅贴的人仍然需要排队。这样,我就又有机会和口福品尝金春锅贴了。可是好景不长,就在金春酒楼经营得红红火火时,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金春锅贴又在一夜间消逝了,从此不知所终。
  后来,湖南路变得越来越繁华,越来越知名,成为同夫子庙、新街口齐名的南京三大商业街区,也是闻名全国的文明一条街,来南京观光的外地客人,总要到湖南路逛一逛。尽管这里的狮子桥美食街远近闻名,可口的小吃五花八门,来往的行人摩肩接踵,但金春锅贴的缺位,终究是一大遗憾。坊间市民对三九六、金春等这些老字号的命运不免有些惋惜,抱怨老城改造对他们不够宽容:像这样的百年老店,为什么会屡遭迁徙,到处流浪,为什么不能在狮子桥美食街占有一席之地呢?或许,金春锅贴已在别处挂牌开张,只是我不知道罢了。(文/王兆贵)

  附注:本文发表在《金陵晚报》2022年6月22日雨花石版,编辑不详。

金陵晚报:金春锅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