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非喉造声
非喉造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000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声音艺术家或实验音乐家访谈系列--李杨漾

(2015-06-02 00:15:51)
标签:

佛学

声音艺术

实验音乐

噪音

即兴

分类:

            我是燃烧的火焰,也会想念冰川


采访人:周日升

受访人:李杨漾

采访时间:2015年六一儿童节


采访相关问题:


采访原因:忽然在最近俩年发现做实验音乐和声音艺术的整个生态像是被霜打了一样,集体消沉了,感觉像是失却了这种音乐的音乐家本应有的那股先锋,锐气与拗劲。所以就采用这样一种方式与朋友们聊聊,看看大家还有没有个集体意识; 是否都在思考接下去要如何走这条路?还是大家各自为阵,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或者什么原因也没有,就只是周日升闲的蛋疼故作一些对声音艺术家或实验音乐家的访谈这样一种单纯的关于声音艺术或实验音乐的聊天行为。



李杨漾---厂牌與部落與精神張力nojiji組織,水火之身。
麻沸散,ONG,rice屎corpse,抗疫体H1N1等组合成员。
盛产噪音,声音,前卫,即兴,影像,绘画,装置,写作,法术,等一系列的虛空之門。。。。。。
Yang Yang• Li ,a strange and crazy guy who from Shandong and reside in Beijing now. He's creating via everything from the universe by variety forms such as noise, sound, video, installation, writing and other contemporary underground art, the spirit of the extreme contradictions at inside often bring the unique color to his the rebel works.in addition to his individual performance in various gigs and events, Yang Yang also organize an independent underground label called NOJIJI,at the same time he is the main part of avant noise group - Mafeisan,mysterious psychedelic improvisation group - Ong; and extremely conscious vanguard of resistance dual - antivirus H1N1; as well as an anomalism noise dual-the RICE COPSE.

声音艺术家或实验音乐家访谈系列--李杨漾

声音艺术家或实验音乐家访谈系列--李杨漾

声音艺术家或实验音乐家访谈系列--李杨漾

声音艺术家或实验音乐家访谈系列--李杨漾

采访问题:

1。杨漾你好!记得2012年的时候你去日本演出回来,有一天约我到你当时通州的住处聊一些关于中国声音艺术家与实验音乐家们接下去该如何更好的更健康的集体发展和延续下去之类的话题。记得那天我在返回的路上为自己没有带录音设备把当时咱俩的谈话录下来很是后悔。感觉你当时就很敏感地感觉到整个实验音乐圈子的生态相较于20052008年那几年不是那么活跃了!我这样说你当时的感觉你觉得稳合你当时的感受吗?


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当时也是说了一些客观存在吧。感受是一个与期望值挂钩的情感,有时候期望,有时候绝望。


2。记得那年冬天,咱们一些人在school演出完不久,就听朋友们说你离开北京了,好像当时演出的其他几个朋友也离开北京了,我说的时杨修,孙伟他们几个。后来又听说王凡也离开北京了。当时我的心里很是另一种滋味,那滋味可以用一个什么词来形容呢,我也说不清,还不完全是酸,可能还有一些噪的成分。当时我就感觉朋友们都离开可能会导致北京的这个圈子会有走向降温。现在看起来,还真是降了吧!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是不是和我有同感?可以说说你离开北京的原因吗?



谈不上离开不离开,真正的距离不是公里。我个人当时也想有意识的去冷落这个环境,我想作为旁观者去看看这些文化。有时候现实迫使事情做出改变这很自然也很正常。就目前你说的离开的很多人,这其实是一个社会问题,从我自己讲,是一个计划生育后遗症的问题,我们一直成长在中西方的激烈碰撞吞噬分裂中。我们的整个生活关系都肢解分裂了,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坏的,从宇宙规则来看,我们只是活在冥王星的分裂重生里边,是过去和未来的涅槃进行时,这也只是一个点,转瞬即逝。


3。要不说说你的近况或境遇吧!都在做些什么?还在思考音乐这一块儿的创作啊,演出啊之类的问题吗?如果没有,那是否就一直这样下去?如果有,那目前有没有个什么预设?有没有想过某一天彻底和这一块断了会体会不到呼吸的问题?


我只是目前在山东呆的多一些,阶段性的,打理一家客栈,很安静。换一种环境,能更清楚的发现自己。

音乐是自我的灵魂的展现,所以,阿特曼不会消失,音乐也即同样。


4。可以说说你当时做这一种音乐的动机吗?也许动机这个词我用的极其不贴切,怎么说呢,我是问你当初是什么原因驱使你决定去做这种音乐的?是单纯的喜欢?还是具有稳合内在的精神因素呢?我指的是精神诉求?


其实从我十几年前最初的演出,我发现我总是在演出的过程中把编配完整的东西演变成一种自由发挥。之后,在北京大家一起玩麻沸散的时候,也是厌烦了摇滚乐单一的模式,从无意识中去寻找自我,去寻找共同的那个循环(大宇宙气息)。演奏的音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灵魂是否进入。渐渐的,音乐就成为了一种自我的展现,在音乐中,自我是真正自由的。


5。你怎样看待2005年-2010年那几年的中国的实验音乐和声音艺术场景?你又如何看2010年以后的这几年的场景?


当丛林得到土壤开始迅速茂盛的生长,百花齐放,至久便会经历一次火灾或是洪水,这不是毁灭,这是能量的积蓄,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为更繁茂成长的必备的能量。


6。做个小测试哈:当你活的和自己最爱做的事情或最爱的人连半点毛关系没有的时候,你会痛苦的撕心裂肺吗?还是会选择洒脱?选择自然?


君子之交淡如水,没半毛钱关系才是真爱。


7。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坚持了那么多年做这种小众的音乐的?以后还会做吗?


做音乐的时候是不会考虑音乐的受众人群的。


8。以前的你是如何处理父母亲人对你的看法的?现在又是如何处理的?


对抗,接受,改变,继续……


9。如果以后还坚持做,那么你把自己音乐本身的成功定位在哪里?我不是说是名利上的成功,我是指要做出哪种在你自己的对好音乐的认知范围内你要做的那种好作品上的高度?


我一直在讲,音乐即是自我的展现。从你开始真正寻找自我的时候,那已经在成功了,对我来讲,好的音乐就是开辟平行波能量的音乐,即能带离你自己或者他人(短暂的)脱离当下的处境。


10。对你来说,人生为了什么?是为了成功?还是其它什么?


人生即扯淡。从健康的角度来讲,我来过。


11。在世界的实验音乐领域内有没有哪个同类艺术家让你在音乐和对待音乐的态度上双重敬重的?


很多,很多。相对比较熟悉背景的,老卡老河以及灰野敬二,他们都是我的偶像。


12。现在请你展望下中国的实验音乐和声音艺术场景的未来10年,你觉得会比现在生态好吗?会更加活跃吗?还是会集体消失?


其实不管是音乐艺术场景还是其他任何社会场景,他们从本质上一样。目前的年代信息膨胀严重的妨碍了真实的存在,一切是否真实变得不在重要,重要的是信息的繁衍。但目前我们的生活环境来看,未必是悲观的,就像我并不排斥比如拆除名胜古迹,焚烧文化遗产这样的行为,在我看来学会毁灭才能懂得重生。

什么都不期望,什么都会来临。


13。说说当初的小雷音live house关门的原因?现在在你的心中小雷音还一直存在着吗?你怎么看待通州那时小雷音live house存在的意义?我指的是双重方面的意义:一是指对于你和薛染,魏琼自身的意义;其次是小雷音对于北京这边的实验音乐场景的意义?


小雷音就是这帮努力真正活着的人们。


14。离开北京和在北京感觉上有什么异同?是幸福着?还是在蓝色着?


自我上讲,没区别;环境上讲,北京更多的是一种欲望(上世纪是梦想)的成长,一种所谓进步的欲望。其他更多的二线城市,则是一派其乐融融的生活景象。对我而言,北京一种桃花源的生活,山东则是前世业力的消化。我是燃烧的火焰,也会想念冰川。



15。现在做噪音的血是更热了?还是凉的透了心了?或者干脆麻木了?


我操,老周你得振作!


16。假如某一天你遇到外星人了,你会首先想到用噪音来和他们做见面时的交流吗?还是去用类似哑语那样的手式?


我更愿意想象是噪音把他们招了过来。


17。在你身上没钱的时候你狠过钱吗?


恨?恨是爱的另一面。其实,冷漠更可怕。

我也一直在想关于当下无产阶级者联合起来打到资本家的发家致富问题。


18。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祝安好


谢谢。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