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顾晨
顾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0,373
  • 关注人气:2,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温布利之泪,丁俊晖心灵成长史

(2007-01-23 00:38:58)
 

      温布利之泪,丁俊晖心灵成长史

   温布利大师赛,对于每一位斯诺克绝顶高手,都是一部曲折的心灵成长史。卓越如奥沙利文者,曾在此被亨特实现10比9的“绝地逆转”,曾在这被希金斯在决胜局中“点杀”。

   昨日的温布利,奥沙利文犹如灵魂附体,手持球杆,轻移舞步,指挥白球蝶般穿梭,红球彩球纷落袋.场外观战高手皆惊呼:"这样的火箭,已经多年未见!"丁奥合奏<广陵散>,已然一曲垂青.    

    正是丁俊晖这样的对手,将奥沙利文的欲望激发到极致.这个刚刚在北爱尔兰决赛中将奥沙利文斩落马下的19岁年轻人,在引爆火箭的同时,也让自己被"打爆".

    丁俊晖之于奥沙利文,是对手,是朋友,更是一幅自我镜像.31岁的奥沙赢了,赢得酣畅淋漓,他赢了12年前的自己。19岁的丁俊晖输了,输得理所应当,他输给了12年后的自己。

 

     温布利之泪,丁俊晖心灵成长史

   (照片由众辉体育STARZSPORTS提供,版权所有!)

 

      温布利,斯诺克大师的殿堂,年轻的丁俊晖三年两度落泪。三年前,是为自己幼稚的防守技术;三年后,被人叫嚣的委屈、孤军奋战的无助、急于求成导致的大比分落后、偶像加对手奥沙利文的关怀,种种滋味化做一股无名泪。        

      嚣叫,打破温布利的肃静 

    第十局,丁俊晖3比6落后。关键时刻,他一杆直追到65分,但却莫名其妙地将一颗轻而易举的红球打丢。“那颗球实在是太关键了!打进去,就超分了,可以把局数扳回一分。”电视机前的老友任浩江见状,也不由得狠狠地捶了一下脑袋,“太可惜了!”温布利场中的丁俊晖,脸郏也轻轻地抽动了一下,瞬即恢复平静。当他静静地坐在场边,关注着奥沙利文的进球表演时,身后传来了一阵嚣叫,打破了斯诺克场中惯有的宁静。  

    嚣叫声是冲着丁俊晖来的,还差两个月就满20岁的他一直很受球迷喜爱,没有见识过这么直接的叫嚣。“背后一直有人骂我,他离我太近了,我也不知道是谁,感觉也就离我有三、四步远的位置。当时我感觉不太舒服。”丁俊晖下意识地回头望了望,身后黑压压一片观众席。“这还是我第一次在比赛里遇到这种情况,如果他坐在奥沙利文那边我都不会这么害怕。也没有保安管他,我有点害怕!”后来,丁俊晖很委屈地向任浩江倾诉。

    从2003年地到英国打球,已经三年多了,除了斯诺克的等级,丁俊晖仍然置身于英伦主流生活之外。赛后,他也很纳闷地问媒体:为什么会对一位“外国人”这样,“在我们中国打比赛的时候,球迷们都是很欢迎国外的员的。”委屈、不解加上打丢关键球,“由于大比分落后,再加上这事,我感觉已经无法完全投入比赛,后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了,我有点憋不住了,但想着一定要坚持打完比赛,所以就是这么一直熬着。”   

      失手,休息室内送关怀  

     屏幕前的任浩江也听到了场中的吼声,但当时他并不确认:那叫声是冲着小晖去的。他只是觉察到,“小晖的状态不对,特别是打丢那个关键球之后,有几个球处理得很随意,有点放弃的意思了。”让他最遗憾的是,“当时如果能联系上小晖就好了。”他可以提醒丁俊晖:坚持住,小晖!“还可以让他提醒裁判,把那个扰乱赛场秩序的家伙请出去,裁判就是场内的法官。”但只要比赛没最终结束,丁俊晖肯定是关机的。

     温布利场中的丁俊晖仍然静静地坐着,忍受着,煎熬着,直到第12局结束。当奥沙利文转过身来的时候,丁俊晖居然上去和他握手示意,场内一阵骚动,裁判也紧紧盯着两人。丁俊晖回忆说:“我看他又赢了,以为终于可以结束,就上去和他握手了。”但奥沙利文当时就反映过来,连声说“NO,NO,NO!”象位大哥哥一样搂住丁俊晖的肩膀,“比赛还没结束呢,我们去休息室喝杯茶,一起把后面的比赛打完好吗?”

     回到休息室,细心的奥沙利文还找来了他的球房老板,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香港人,两人一起陪着丁俊晖。丁俊晖告诉他们,身后有人骂他;奥沙利文安慰他,不要管那些声音,坚持自己的比赛,“我刚来伦敦的时候也被人骂过,也是这样过来的。”那位香港同胞还告诉小丁,“你是奥沙利文最欣赏的球手”,希望他们以后能经常一起练球。任浩江分析,亨德利等人在奥沙利文眼中已经过时,“可能过于传统和保守,而小晖的主动战术和观赏性的打法,是他喜欢的类型。何况,和他一样也是少年英才。  

    奥沙利文的邀请、香港同胞的关怀,让刚才还遭受委屈的丁俊晖鼻子一酸,泪水夺框而出。

     完赛,偶像拥抱丁俊晖 

    第13局迟迟没有开始,温布利场内的球迷有些做不住了。即使是屏幕前的任浩江也有些怀疑:“小晖还能继续比赛吗?”在斯诺克比赛中,弃赛并非没有先例,性格外向的奥沙利文就曾在比赛临近尾声时,扬长而去。片刻等待之后,丁俊晖和奥沙利文一起回到场内,观众也抱以热烈的掌声。

     9比3,大局一定,奥沙利文连续进攻得手,丁俊晖眼角噙着泪珠,坐在一边静静观看。场内再度发出喧哗声,奥沙利文也忍不住了,绕台选择球位的间隙,他两手朝上,使劲向看台上挥动着,“不想看比赛的话,就出去!”裁判总算发现了场内的异常,在安保人员的配合下,将捣乱的球迷请出了看台。此时,完全进入节奏的奥沙利文,手持球杆,仿佛踏着舞曲的步点,指挥母球在台上来回穿梭,红球彩球纷落袋。一路打到121分,火箭先生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随即,他大步走向一旁的丁俊晖,丁俊晖见状,也连忙起身,伸手准备和他握手。但奥沙利文更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丁俊晖,并轻拍着他的后背和肩膀。

     颁奖时刻,主持人念出“丁俊晖”的名字时,丁俊晖轻轻地擦拭了眼角边的泪痕,捧过了这座亚军奖杯,离“大师中的大师”只有一步之遥。另一侧,奥沙利文目不转睛地盯着丁俊晖,用力地拍着双手。十岁就单杆过百的少年英才奥沙利文、那个刚到伦敦时挨人骂的奥沙利文、被亨特、希金斯在温布利决赛中“点杀”的奥沙利文.......此时,在他眼前如电影胶片般转瞬而过。 

    温布利大师赛,浓缩着奥沙利文的成长史,也铭记着丁俊晖的心路历程。三年之前,他在5比2领先的局面下,痛失胜利。伦敦黑夜的迷雾中,丁俊晖和任浩江人失声痛哭。“但那一次输球之后,小晖的技术暴涨。”任浩江坚信,这股温布利之泪,蕴藏着更大的爆发,"这小子,已经憋着劲要打下面的比赛了,最好还是和火箭PK!"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