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凝
海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1,490
  • 关注人气:45,6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条山人家(三)

(2022-03-13 06:55:39)
标签:

文化

分类: 黄河风文学作品专辑
条山人家(三)

作者:王正选

 
老头说的国军叫魏国军,年方36岁,长得憨厚魁梧,敢作敢为,是上村红白事的领军总管,上村那家里的红白事都少不了他的热心帮忙。2008年12月15日,国军被上村600多口人推选为上村的村委主任。新官上任的魏国军,血气方刚,年轻气盛,他可不想当一个让大伙失望的官员,他发誓要改变上村人的生活处境。

说起这个上村,改革开放30年来,除过交通和用电与鸡湾村有所不同外,这干旱的土地、村容村貌基本上还依然是老模样,当然,由于上村村与平塬相连接,小伙子娶媳妇是没有鸡湾村的小伙子娶媳妇那样的难度的,可说句实话,那电和走的路还是大集体时候解决的,大集体时建造的能在雨天里看电影、看戏的大房子已坍塌破败浑毛绿眼如《聊斋》里狐悲鬼叫的所在了。

大伙把改变上村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了!
 
国军上任先要干什么?当然是先要解救仍在鸡湾村那原始部落里转圈圈的大爹大娘兄弟姐妹了!国军有这个宏伟的想法,却不敢先把这个想法告诉鸡湾的老少爷们,他怕办砸锅了,让大家弄个一场空喜欢啊!到那时还真觉得对不住大伙儿了!但他的想法还是被风儿带到了鸡湾村的家家户户,尽管还是个风儿传来的信息,大伙都奔走相告的高兴,那葛大娘把猫头鹰的惨叫声都听成喜讯了。

这个喜讯传到鸡湾村的几十天后,鸡湾村组长传来了国军的话,让每家出个代表晚上到村委办公室开个会。晚上,大伙都来到开会的地方。明亮的电灯下,国军说话了:“大家这多年受苦了。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去年年根接上村主任这个活,过了阴历年,我就不停的往县上跑,不停的向上面领导反映大伙的情况,白天找不见人,就晚上找,晚上找不见,就下雨天找。领导听了大伙的情况,几乎是不相信,说,知道山里生活过的不容易,还真不知道像原始人一样过活着。前几天,县扶贫办的邓局长微服私访,亲自从村后那个陡坡上下去,在咱鸡湾村察看了一番。回去后,把我叫到县上,对我说:‘乡亲们太苦了,就是有电也不是人活的地方!搬迁!把大伙全部搬迁到上村住!’听了邓局长的话,我都激动的落泪了啊。今天晚上把大伙叫来,就专说这个搬迁的事,大伙高兴吧?”

“好我的国军,我们现在都想下跪了,那还有不高兴的理。”张小犬、武更平都异口同声的说。

“是呀,我们还真要感谢上级的关怀,这次给每一口人补偿搬迁费3400元,够意思吧?”

“够意思,够意思,真的够意思!”明亮的灯光下响起一片快乐的笑声。

“大家高兴就好。今晚各家画押签字把搬迁的手续办一下,要保证在统一的时间里在上村把房子盖好,统一在要求的时间里搬迁结束。至于那一家在那里盖房子,这里面难度还很大,毕竟是要用咱鸡湾那偏远的地盘换上村人家家门口的好地盘,有不少人还是舍不得啊。不过,这个工作由我来做。我想,毕竟上村人和大伙还是一块掰不开的木实,问题一定会圆满解决的。大家到时候就放心的在划给你的地基上盖新房子吧!”

......

2010年农历11月,是位于中条山下的上村村最为寒冷的日子,可也是上村村最为不平凡的日子,这个月,鸡湾村的25户人家告别了黑灯瞎火的鬼地方,全部搬进了坐落在上村的新房子里。上村人也为村里添了一百多口人感到温暖热闹了许多。这一个月,也正是魏国军上任村官整整两年的时间。在这两年时间里,国军挖窟窿贷账,求人说话自筹资金,把上村的千年主干胶泥路变成了水泥路,还修建蓄水池一座,铺设大小管道15000米,把清澈的山泉水引进了村,让上村人和杜马中塬人二十多年前一样吃上了自来水,村民从此告别了自古吃水一难二脏的苦难史。鸡湾人搬迁来后,行走在下雪下雨不溜滑的水泥路上,一时还改变不了在鸡湾村高低不平的胶泥路上“训练”成的不敢大步走路的习惯,禁不住自嘲自笑。一个月后,鸡湾人在上村的新家里,终于能全家围坐在一起,边吃团圆饭,边收看品评着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


(未完待续 下期:《条山人家》连载四)


王正选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笔名黄河风,著长篇纪实文学《黄河的儿子》一书 ,发表的漫画、新闻、散文、杂文、报告文学、小说、诗歌散见于国内报刊杂志和网络媒体。散文《怀念狼》《怀念鬼》《怀念贼》入编三晋出版社《河之东百位作家文集》一书。 个性签名没有自己的流向,就不配称为河流。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