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行摄
秋水行摄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640
  • 关注人气:10,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文摘]写给毕业的人们

(2007-09-16 20:46:32)
标签:

文学/原创

大学

毕业

感言

分类: 知识摘引
 
[文摘]写给毕业的人们
 
文首语:
    这是我往日学生杨儒万同学的作品,他刚从中山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今天,读完他的这篇散文后感觉很特别。现将之转载于此,让还未走进大学、正在大学或是已走出大学的朋友们感觉感觉一下。
 
 
写给毕业的人们

作者:dracula2008 提交日期:2007-9-14 21:57:00
    前言:常言道,铁打的营帐流水的兵。六月,该走了,在这个感伤的季节。近来很是鄙视诸如伤感的文字。不管有病呻吟也好,无病呻吟也罢。然而如同十五的月亮自然圆:在毕业的季节里,伤感是主题,怀旧是旋律。
   
    (一)
    记忆中的中大,永远都是绿色的。一身绿妆的榕树,油亮的绿草坪……青春在窗外沉闷的空气中飘然远逝,连一丝象征性的呼救声都没有,大学无情地强奸了我们。可是,谁来救我们呢?剃须刀依然摆在那里,很沉默。
    大四的人,没有谁像可爱的学弟学妹们那般跑出去自习、泡馆。桌前的台灯已是苍白疲惫的身体;墙上长发飘逸灵动潇洒的体育明星一脸苦笑;宿舍中依旧是那首咿咿呀呀让人烦怨的老歌,“当——”一声停了,还是当初大一刚来时买的音箱也坏了。
    东湖的荷花含苞未放,我们的心早已怒放。毕竟,我们还年轻。
    有些人投奔资本主义,有些人上研究生,有些人留在繁华的都市,有些人去了偏远的那一方。一切都如同死水般沉寂,最后的几个月,任何事都静寂地发生,让人窒息,如同末日审判。
    毕业论文依样画葫芦,论文上老板的签名打着哈欠,但比那些死板的宋体文字好看得多。
    躺在床底的那对Adidas球鞋终究没有再穿上,阳台的玉兰花自恋而萎靡着;那根琴弦沉默了几个星期也没有再弹一下。有人说把球鞋球衣留给学弟把CD留给学妹,而游戏碟一定要带走。比如CS,或者魔兽。
    快毕业了,粉刺顽强依旧,在我们胡须尚未茂盛的脸上。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摔了好几个缺口,还舍不得扔进垃圾桶。照来照去,这张脸还是不怎么让女孩子喜欢。
    有人说,流星太遥远,就算它落到地球上。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然而月光也是很伤人的,在一个接着一个伤心的夜晚。
    这方天空我们呆了好些年,尚未熟悉天空下发生了什么。或离开,或留下,在时日无多的某个黄昏,一定登上最高处,把康乐园眶入尚未混浊的视线,在以后的某年某月某日再想起它。
    昆德拉说,聚会都是为了告别。
    还会想起曾经牵手的那个女孩吗?还有曾经写过的那些诗?如今那个女孩在天涯,天涯真的很远,不是心灵所能包孕的距离。
    我的阿娇呢,梦中的伊人呵,真的宛在水中央?
    爱与被爱,似乎都没有发生。走得太快,发现自己徘徊在没有方向的十字路口。我们依旧义无反顾,无怨无悔地走下去。
    那支烟一直燃到尽头都没有再吸一口,烟雾散尽后继续我们的夜话。某某考上公务员了,某某进了外企,某某买了辆小车,而时常提到的那个同班女生,只是在结束夜话的时候,感概一番。
    同窗们比陌生人还要陌生,即使是那位睡在上铺的兄弟。一直都搞不清楚他的发型是怎么弄出来的,好几次想问,却没有问。
    女生楼下的那些树,沉默着。它们见证了这你侬我侬的卿卿我我,看惯了那来来回回的离离合合,听惯了种种的呼喊,深情的,冷漠的,亲昵的,或绝望的。以后,这些树还会目睹这爱恋,听到这声音,只是换了不同的名字。
    树依旧沉默,一对恋人靠着它热吻。另一颗树下,是另一对恋人。
    顿足东湖,采莲曲里猜莲子,紫荆雨时又见君,然而东湖太小水太浅,不能划船。
    这就是广州的康乐园,无法被一张张黑白彩色的底片带走。
    穿上西装,系领带的时候依旧显得别扭。教授的批评和赞扬已经忘记了,因为我们即将生活在彼处。
    东湖的荷花怒放的时候,行李都打点好了。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唱到一半,已泪流满面。仅是为了这熟悉的康乐园,为这四年的友情,为了青春的花开花谢?
    平常的下渡,常有失意人买醉。此时的下渡,满是行将离开的学生们。大声嚷嚷劝酒的,默默一杯杯喝干的。三五杯下肚,平日不大好意思流露的一些话,在觥筹交错中一句句坦白。某角落,那位平日腼腆的男生,微带酒气,在某某女孩面前嚷嚷着说我当初喜欢过你。
    酒是青春的象征,那些最撕心裂肺的话,是在喝醉的时候从心底流出来的。
    第一次义无反顾地喝醉酒。原来喝醉酒的滋味这么难受,大脑不再受控制,睡不着,站不稳,但不像小时候玩的不倒翁。
    老板娘说每年的这个时候生意特别好。据说校方几次想把小北门关掉,但未能如愿。而此刻,下渡是这群学生最后的狂欢。
    毕业生汲着拖鞋最早光顾食堂,而学弟学妹这时还在课室乖乖上课。他们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挑选能够下咽的菜。从青菜里吃出大青虫的经历,以后将是流传不衰的典故。大学食堂里,最可口的就是典故了。
    很少再发短信回家,逢节日也是含糊发一个不在意回复的短信。每次接家里的电话,懒洋洋应付几句。这并不表示不爱他们父母了,只是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毕业生比新生更爱母亲,新生最爱的是女朋友,而经历过酸甜苦辣的毕业生明白,最可爱的还是母亲。
    家里寄来了照片,父母依旧,故土的几张照片特别亲切。
    故乡的小屋和园东区的宿舍,两张照片叠加在一起。
    哪里才是真正的家?
    哪里才有家的感觉?
    还记得父亲的那句话:男子汉四海为家。
    何以为家?仅靠这四年的象牙塔聚集的资本?
    考试分数,名次,奖学金,这是一部分人的生活;及格,无所谓,糊弄过关,这是另一部分人的生活。两种生活都是一样的,嘲笑对方不如嘲笑自己。试卷就像枯草,考试风吹又生。
    怎么就到大四了?书架上厚厚堆起来的书,床底下一对对穿烂的球鞋,这就是大四的标志吗?而镜子里,依旧是那张不英俊的脸。
    领到毕业证书后,群照一律在小礼堂前的大草坪上草草完事。人很多很吵,这是离开前的喧嚣,多少有点悲凉,大家都是一副笑脸,尽管很别扭。
    翻开那些读过的书,曾几何时有当金圣叹的念头,在书上写上密密麻麻的批语。而如今,连自己也看不懂了。
    毕业了,挥挥手,深深的拥抱。背上沉重的行囊,记得来的时候,行囊没这么重。
    (三)
    最后几次晃悠在逸仙大道上,婆娑的榕树在低声诉说些什么。
    十八铜人依旧默然站在广场上风吹雨打。
    或许该去进士牌坊下站一会,当初来中大时,是否有高中进士的得意春风,而如今,又是怎样的心境?
    每星期三,惺亭那有一群操着一口流利外语的同学谈笑风生。至今,没有去过一次,四六级考完了,然后英语抛弃了所有人。
    据说岭南堂挡风水,玻璃外壳下显得很是气派。
    马岗顶图书馆悠扬的钟声再次响起,曾称其为深山古刹的佛钟,而今显得颇亲切。
    噢,差点忘了,是否该去珠海图书馆坐坐,登一次翰林山,绕隐湖走一圈,和洒过汗泪的人工球场和风雨球场,如此种种,回忆就像黄河决口那般不可收拾。
    别忘了当初被发配珠海的抱怨,尽管那是没有文化植被和底蕴的一方,但不可否认我们还记得它,一直都是。军训几十公里的拉练现在还心有余悸。
    ……
    那么,回首的人,我们应该站在什么地方?
    我们拥有的只是青春,但这已经足够了。
    青春意味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那是李大钊的青春。周树人却说,青年中也有混蛋,有懦夫,有叛徒。看来,青春也值得怀疑。
    只谈旧事,不谈新闻,即使就像一些白开水般的旧事。比如某人的绯闻,不管某某男生换了多少女友,或者某某女生换了多少男友。
    覆水无收日,去妇无还时。相逢但一笑,且为立迟迟。
    爱或恨,坚持或背叛,认同或否定,这不是问题所在。到了那个村子,便入乡随俗。
    坐在小礼堂的草坪前,坐成古代英雄的石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而这正是毕业生离开前清一色的表情。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大千世界,总有容身之处,走吧!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