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行摄
秋水行摄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514
  • 关注人气:10,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曾经走过,梦里满山野花

(2007-03-14 09:18:35)
分类: 情感凝结

[原创]曾经走过,梦里满山野花

 

曾经走过,梦里满山野花

文/秋水长天

  遥远的地方,曾经是我的天堂。而今只能隐约于时光的回旋之中,宛若辗转的诗行,夕阳撩拨,映照成朦胧的怅惘……

  莽山,小河,碧野,梯田,村落。

  光脚丫,扛着柴;池塘边,卷裤管;牛背上,伏着儿歌。

  傍晚的炊烟,那是村民舞动安详的哈达。

  深夜了,打开靠月的窗,掬水般捧起一绺绺的银华,倾倒在课本的扉页里,浸湿,漫漶。起雾了,那是我遥远的梦想吗?穿透迷雾的,是灯塔吧?它在心里呢!透过面前的灯盏,圆月远处的星星如有风拂过,扑闪扑闪地摇晃,那是开在天上的野花,它们此时也开在母亲的眼里吧?煤油灯不会唱歌,蜡烛也不会唱歌,只有葡萄架上的黄鹂鸟会唱歌,而我就是最喜欢听它唱歌的那只蜗牛,字里行间的我,依然在跋涉中背着重重的壳。

  村里的春天,喜鹊早已将她衔来,搁在老枫树的枝头,那是风口。风儿一遍遍地抚摸,于是生动了枝丫,温暖了季节。那些鸟巢边,也多了好多牵念的双眼。山野里,小脚丫,开始在那里留下一个个的印痕,经不住笑声的挑逗,和红扑扑的笑脸一起,绽放成了满山的花朵,朴素而传神:红红黄黄,蓝蓝白白,紫紫粉粉;迎风示意,沾露含羞,对日纤舞……那时多想用背上的背篼,装上满山的芬芳,送给被锄头镰刀犁耙以及锅碗盆瓢吞噬的爹娘,装点他们的容光。

  对!那就是我的童年,那就是我的故乡,那里有我的爹娘!

[原创]曾经走过,梦里满山野花

  我把梦里的野花,种在南国用钢筋铺成的坚硬的地里,白天,它是鸣叫的喇叭,匆忙地开放在大街小巷;夜晚,它就成了扑朔迷离的霓虹,如蒙娜丽莎的微笑般开放在每位夜游的人面前。夜色阑珊,它睡了,就在路边,等待天亮时又能在行人如织处摆放那只等待硬币的空碗……

  年复一年。

  从那天起,梦不再睡在路边的桥洞里了,转移到了对面五星级酒店里酥软的床上,打开窗,天空没有了月亮,也没有了星闪,那可是我想摘给母亲的野花啊!它迷失了,消隐了,是被自己倒在两指夹着的红酒杯里喝掉的,是随自己吐出的烟圈儿消散的。只有那个乳名还在回响。楼下是一条黑色的河,次第地流过许多匍伏的车辆,也是黑色,那是父亲的背脊吧?远远的酒楼里传来的电吉它声,那时多么像母亲的干咳啊!

  在最高的楼层里,没有风,所以模糊了视线。

  熄了灯,张开双臂,伸直双腿,躺在床上,让被单将自己淹没。今晚,不知哪时我会侧身会蜷曲会伏卧,但也许就在今晚,梦里就会开着满山的野花。

  我摘下它,奔向我早已眼枯的爹娘……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