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林横扫百年红学
陈林横扫百年红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2,048
  • 关注人气:3,9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余志宏:请为沈伯俊先生说几句公道话

(2011-01-06 14:23:58)
标签: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学会

水浒学会

刘世德

沈伯俊

文化

分类: 杂谈

请为沈伯俊先生说几句公道话
 
余志宏7788008
 

去年年底,欧阳博客开展了《中国水浒学会致刘世德先生的公开信》的讨论。由于“匿名者”(持相同意见的是同一个人)蛮不讲理,胡搅蛮缠,引出“守法”先生的批评:  


“匿名”先生对《社会团体章程示范文本》肯定有相当研究了,是否知道国家民政部社团管理司对社团主要负责人的任职年龄的规定?张国光先生带头免去了自己的常务副会长职务,又“免去”了其他超龄的副会长的职务,从程序上看也许有些不当,但实质上是在执行社会团体章程;年届八十的刘世德先生至今还赖在三国学会会长位置上,反倒是对的吗?

(守法 对《中国水浒学会致刘世德先生的公开信》的评论 2010-11-15 06:55:59)


从而牵扯出刘世德先生贪恋名位,不惜牺牲三国学会的问题。


本来,刘世德为了赖在三国学会会长的位子上,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拒绝到民政部登记(民政部规定超龄会长必须先退下来才能登记),致使三国学会长期属于不合法社团,这是人所共知的铁的事实。


然而“匿名者”却要找出一大堆自相矛盾的理由为之辩护。不久“孔生”也参加进来,以更加蛮横的态度为刘世德的错误辩解。但是,不管他们如何在辩论技巧上下功夫,刘世德贪恋名位的事实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


在他们理屈词穷之际,忽然莫名其妙的对沈伯俊先生发动攻击:


京江晚报2009年11月6日报道,沈伯俊先生以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衔头去镇江博物馆学术报告厅作学术报告,算不算招摇撞骗呢?


中国三国演义学会由于客观原因,放弃了社团登记资格,从此不存在了。你们又何必像个怨妇般怨八旬刘世德呢?如果你们发现他有类似沈伯俊先生的行为,可以当面指证他不“是一个正派人,怎么能这么干?”!!沈伯俊先生如此热爱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衔头,必然也非常热爱中国三国演义学会会长衔头,你们该去找他说事嘛。

(孔生对《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评论 [2010-12-14 18:15:04])


刚开始,我们被弄得一头雾水——批评刘世德贪恋名位,这和沈伯俊有什么关系?后来看了孔生的一则评论,我们才恍然大悟:


刘世德先生作为老会长的提名,自然受到大多数会员的拥护。沈伯俊依恃学会办事机构挂靠在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的资源优势,不同意刘世德先生的提名,由此产生分歧,令致学会无法注册登记,从而自动消失。                    


(孔生对《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评论 [2010-11-8 10:51:48])


原来是刘世德在会长的位子上赖了12年以后,自觉很难再赖下去了。于是来了一个缓兵之计——新会长人选必须由他这个老会长提名——这是慈禧老佛爷的好办法。


然而刘世德提了谁呢?沈伯俊为什么不识时务的表示反对呢?不久,孔生就和盘托出:


我以为,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必须以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人出任会长,石昌渝先生无疑是新会长的不二人选。直接挂靠中国社科院,刘世德任荣誉会长,由年富力强的沈伯俊先生担任常务副会长,名正言顺注册登记,以和为贵,为繁荣中华三国文化再立新功。

(孔生对《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评论 [2010-12-18 21:47:29])


提名石昌渝当新会长肯定是不合适的。请看“老三国”的发言:


孔生先生为三国学会“设计”了美好的前景,提出让刘世德退下来,让刘世德的亲信石昌渝继承。

且不说刘世德肯定要继续赖在会长的位子上不肯下来。

我只请问,你打听过石昌渝的出生年月吗?

告诉你:出生于1940年。

这是退下来的年龄,

孔生先生该不是有意制造混乱吧! 

(老三国对《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评论 [2010-12-22 09:07:52])


对于这样荒唐的提名,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人都会表示反对,何况是沈伯俊!

 

将一位已经超龄的人提出来作为新会长的人选,三国学会仍然不能在民政部登记,仍然是不合法社团。然而这样的结果正是刘世德所需要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继续赖在会长的位子上。


刘世德贪恋名位,把沈伯俊当作最大障碍。这就是“匿名者”和孔生莫名其妙的将沈伯俊拖出来臭批一顿的根本原因。


请为沈伯俊先生说几句公道话。

请牢记欧阳博客的名言:“呼唤学术界公理和良心,荡涤学术界腐败和庸俗。”

请为沈伯俊先生说几句公道话。

 

 

 

陈林按:刘世德也是“著名红学家”,参与过文革末期的“红楼梦校订小组”,是文化败类、学术巨骗、国贼冯奸其庸的死党,曾厚颜无耻地为冯贼哄抬的假文物“曹雪芹墓石(墓碑)”强辩。刘世德当然也早就知道一切“脂本”都是陶洙伪造,然而在近年来为“脂本”和“北师大藏本”跳蹿得最厉害的学术骗子中,刘世德就是一员悍将。作为一名厚颜无耻的学术骗子,刘世德还赖在三国演义学会会长的位置上不走,我用脚趾头都能想象三国演义的研究会是多么糟糕。“呼唤学术界公理和良心,荡涤学术界腐败和庸俗”,以我之见,就要从挨个揭穿腐败庸俗份子的嘴脸开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