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林横扫百年红学
陈林横扫百年红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6,008
  • 关注人气:3,9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少红导演引狼入室掉进陷阱

(2007-11-05 18:40:06)
标签:

人文/历史

红楼梦

李少红

红楼选秀

分类: 重拍红楼已堕落为骗子的狂欢
李少红导演引狼入室掉进陷阱

 

在《中国人拍不好红楼梦》这篇博文里,鄙人提出了“中国人拍不好红楼梦”的一个重要理由,即中国的电影电视看来完全不打算在人物年龄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尊重原著,忠实原著”。那些在评论中对我破口大骂的网民,完全不理解——大龄青年出演宝黛钗,将会导致原著中一些非常重要和精彩的情节根本无法正常地呈现到荧屏银幕上;或者,呈现到荧屏银幕上的场面和对话将变成十足荒谬不堪入目不堪入耳的淫乱场景。

 

请问,这是你们希望看到的吗?你们要看红楼梦还是要看青楼梦?

 

你们也不懂得,《红楼梦》的主角是一群纯真的少男少女,用少男少女纯真的眼睛去打谅他们生活的世界,让他们在残酷的环境中去历经磨难,这是作者很深刻的用心,是“不失赤子之心”,是用少男少女的“赤子之心”去发现和证明他们生活于其中的家庭社会根本就是一个假丑恶肆行无忌的世界。指出皇帝光屁股游街的,不是任何一个围观的成年人,而是一个小孩——这就是赤子之心,明白吗?

 

所以,鄙人强调主演的年龄问题,不是什么刻板的教条,而是从人物外形到作者用心的对原著真正的尊重和忠实。

 

《中国人拍不好红楼梦》这篇博文,不是要发泄对李少红导演的任何不敬。事实上,我很尊敬临危受命、不耻下问、谦逊和蔼的李少红导演,同时,我也为她所承受的巨大压力感到内心的隐痛,我担心执导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会不幸成为李大导演的巨大陷阱。我想,李导演或许在不少方面认同鄙人的想法,但是商业运作有商业运作的逻辑,艺术逻辑往往要屈从商业逻辑的淫威。所以,《中国人拍不好红楼梦》这篇博文,表达的是我对李导演的深深忧虑,对“中国人拍不好红楼梦”这一事实的绝望和无奈,对商业逻辑的强烈愤慨!

 

各位不要以为鄙人的担忧是自作多情杞人忧天没事找抽,事实上,鄙人眼看着李少红导演一步一步地走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主演的年龄问题,不用再说了吧,这不是个大陷阱又是什么?李少红导演就算要挑少男少女,她的老板们答应吗?各种外围的演艺界势力答应吗?

 

李少红导演自己可能完全意识不到的另一个大陷阱,就是她请了几个学术骗子谎言家来“陪读”,来“文学统筹”。各位,知道这个事情的后果吗?简单地说,善良谦和的李少红导演引狼入室,花冤枉钱请来学术骗子给剧本“放毒”,腰斩《红楼梦》原著——骗子们将在李少红导演的艺术惨败中再一次获得他们学术谎言的巨大丰收。

 

先来看《新京报》的报道:

 

在新版《红楼梦》的制作中,李少红不但邀请了中国著名红学专家张庆善(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孙玉明(中国《红楼梦》学会秘书长)、沈治钧(中国《红楼梦》学会副秘书长)作为文学统筹,逐字逐句分析、讲解小说中的每一个情节和人物,全程录像录音并有文字记录,以备随时查验。剧作架构、人物关系、制景参考……创作发轫期的每一步都渗透着红学专家的智慧结晶。而且导演的工作本将依据国家红学机构——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120回通行本《红楼梦》。张庆善也表示,“忠实原著的基本精神就是剧本的标准。”

 

各位,鄙人看到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这三个名字,就知道李少红导演倒了血霉了。我公开指责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是谎言家学术骗子,那是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三位不乐意,敬请放马过来跟鄙人打官司,让公正的法官和群众雪亮的眼睛来裁决一下到底是我诽谤了你们,还是你们的确一贯撒谎。

 

闲话休提,我们来看看李少红导演怎么“引狼入室”了。

 

首先,鄙人丝毫都不怀疑,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将在片头打出字幕:曹雪芹高鹗著;或者,曹雪芹原著,高鹗续。这就是三个谎言家学术骗子放出来的第一大毒。

李少红导演和各位可能要说,我们拍的是电视剧,不一定非得要对学术负责。是这样吧?但是,我要指出两点,第一,这个电视剧不是吹嘘说要“弘扬祖国经典文化”吗?原著作者的名字都搞错,这就不叫“弘扬经典文化”了,这叫“助纣为虐”,叫“谬种流传”,叫“误人子弟”,叫让全世界都看中国的笑话——你们中国人连自己经典著作的作者都搞不清楚!第二,电视剧不一定非要对学术负责,但是学术回过头来很有可能要找电视剧的麻烦。关于这一点,有心人可以去翻翻故纸堆《文艺报》和《红楼梦学刊》,看看当年王扶林导演是如何被骂到“狗血淋头”的。

 

我现在要说的是,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之流最好趁早拿出证据——在“证据法”意义上的坚实证据——证明高鹗续写了《红楼梦》,否则你们把著作权标记为“曹雪芹高鹗”,那就是对祖国经典文化犯罪。我知道,你们半点像样的证据都拿不出来!你们红楼梦研究所和红楼梦学会对《红楼梦》犯的罪太多了,腰斩红楼的罪恶太大了,警告你们在电视剧《红楼梦》这个事情上悬崖勒马。

 

我同样要说的是,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之流最好趁早拿出证据——在“证据法”意义上的坚实证据——证明曹雪芹写了《红楼梦》。我知道,你们同样拿不出来。我要告诉大家的是,《红楼梦》的作者是生于1706年(丙戌年)、当过江宁织造的曹頫。贾宝玉和甄宝玉的文学原型,就是这个曹頫。《红楼梦》就是曹頫的自传体长篇小说。

 

细致的辨析,鄙人下文可以慢慢跟大家讲,但是我现在要指出的是,为尊重经典、尊重历史、尊重学术、尊重文化起见,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片头只应该打“曹雪芹原著”——我想,这一点权利李少红导演还是有的吧!

 

关于《红楼梦》著作权的问题,门户网站如果有兴趣,可以组织策划他们红研所红学会的学者专家来跟鄙人公开辩一辩,看看他们是如何被我当场戳穿谎言。各位有兴趣的读者,倒也不妨先去看看鄙人的《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网上有全文连载)之序言《论主流红学研究的全面破产》,该文对曹雪芹和高鹗的著作权进行了简洁而摧枯拉朽的反驳。

 

不说远了,既然扬言要“弘扬祖国经典文化”,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是不是很应该在小说著作权的问题上慎之又慎?片头出“曹頫原著”,当然是我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奢望,但是出“曹雪芹原著”好歹才是尊重经典、尊重历史、尊重学术、尊重文化的可取选择。

 

李少红导演“引狼入室”的第二个方面,就是放手让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之流选择剧本的底本。我丝毫都不怀疑,这三个家伙给剧本选择的底本一定是红楼梦研究所用所谓“庚辰本”为底本校注的版本。李少红导演掉进这个陷阱,那是根本出不来了!

 

各位,程甲本才是最接近曹頫曹雪芹父子原著的版本!“庚辰本”,以及一切所谓的“脂本”全是后人伪造的假古籍!红楼梦研究所的校注本是篡改原著、腰斩红楼、罪恶滔天的伪劣版本!红研所、红学会的谎言家们敢跟鄙人来公开辩一辩吗!放话在这里,鄙人毫不留情地横扫你们一切牛鬼蛇神!

 

红研所的校注本,从学术巨骗冯其庸主笔的出版前言,到小说正文,都假得不成话了!我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小说第八十六回明写了元春的生年是甲申年(即1704年),程甲本第二回明写贾宝玉生于元春出生的“次年”,就是乙酉年(1705年);小说又告诉我们,甄宝玉比贾宝玉“略小一岁”,那就是生于丙戌年(1706年)!

 

甄宝玉是什么人?“独他家接驾四次”——这个情节的历史原型就是四次接康熙皇帝大驾的曹寅家嘛!

 

各位,看到没有,鄙人论证了小说原作者曹頫生于1706年,而程甲本明确地指示出甄宝玉的生年就是丙戌年(1706年),这说明程甲本才是真正忠实于曹頫原作的版本。红研所的校注本干了什么?它把贾宝玉写成生于元春出生的“后来”——不明就里丧心病狂地篡改原著!

 

还有一个更简单的例子,红研所的校注本丧心病狂地将探春丫头侍书篡改成“待书”!

 

请问,用红研所的校注本作剧本底本,叫哪门子的“尊重原著,忠实原著”,叫哪门子的“弘扬经典”?

 

李少红导演可以不去关心复杂而具体的学术辨析,但是李少红导演应该充分注意到一个基本事实——自1791年程甲本问世以来,直到1927年胡适所藏的程乙本整理出版,有清一代发生最大影响的《红楼梦》版本就是程甲本。所以,选择程甲本为剧本的底本,仍然是尊重经典、尊重历史、尊重学术、尊重文化的可取选择。

 

我郑重呼吁,李少红导演应该采用花城出版社出版、大学者欧阳健主持校勘的《程甲本红楼梦》,注释方面则参考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程甲本,其注释部分是启功老先生。

 

李少红导演“引狼入室”的第三个方面,就是听信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之流对《红楼梦》“每一个情节和人物”的“讲解分析”。对不起,这三个家伙能读懂红楼梦吗?李少红导演根本不必全盘采信,姑妄听之。

 

我同样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来证明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之流根本读不懂《红楼梦》。李少红导演既然给他们录了音录了像,那好嘛,翻出来对照一下,看看这三个家伙如何讲解分析小说第五十三回写到的“朝贺”这个情节。他们是不是说“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是大年三十?他们是不是说贾母等人当天进宫“朝贺”是“除夕朝贺”?

 

笑死人呐!这三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根本不了解,中国历朝历代都没有“除夕朝贺”,贾母在“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进宫“朝贺”那是“元旦朝贺”!“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是“大年初一”!“腊月二十九日”就是这一年的“除夕”!

 

李少红导演要是听信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之流的讲解分析,各位,电视剧将会出现何种荒谬的场景?第一,祖国民俗除夕当天点灯笼大门挂桃符,楞是提早到来腊月二十九;第二,历代法定的最高礼仪制度“元旦朝贺”变成了“除夕朝贺”;第三,大年初一喝的屠苏酒楞是被电视剧挪到了大年三十喝!

 

这叫哪门子的“尊重原著,忠实原著”?这叫哪门子的“弘扬经典”?全世界都将笑话中国人数典忘祖!

 

我再举一个复杂一点的例子,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之流能讲解分析小说第八十六回宝钗对元春八字命理的复述吗?请李导演对照一下他们的录像录音和鄙人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网上有全文连载),看看这三个家伙如何荒谬!请李导演把录音录像的全文整理摘录出来发到网上,让大家看看这三个家伙如何胡说八道!

 

总结一句,从小说的著作权署名,到剧本底本的选择,再到具体情节的影视表达,李少红导演都是引狼入室,在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各位,鄙人的担忧真的是自作多情、杞人忧天、没事找抽吗?


(完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