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灰色星球(下)

(2007-02-15 08:37:22)
分类: 原创故事

http://www.geocities.com/space_mysterious/mercury.gif

作者:叶煦

 
你的出现是我人生的第二个意外。
 
那天看到你的通行器在我的窗外徘徊了很久,我想一定是个记错地址代码的家伙。可是Cr-2030却显得异常兴奋,移向窗户,不停的发出滴滴的声音。
 
你用无线通讯要求我打开窗户。我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窗外焦急的你,因为现实之中从来没人找过我,更何况在抚养我成人的机器人父母们全部报废以后,除了阿尔伯特教授还没有人知道我的地址代码,我固执的以为你是找错人了。
 
你说是阿尔伯特教授让你来的。
我更加疑惑了,教授早在两个月前就去世了,怎么可能?莫不是……我心理咯噔一下,难道是文字基因的技术泄漏?可是从那天回来以后,因为一直写不出满意的字,我就再也没有去过S-01。
 
也许是你看出我的表情已经由原来的怀疑变为惊悚,你连忙解释:“教授也曾经是我的导师,并且我和教授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你看Cr-2030认得我的。”
我低头瞥了一眼身旁的Cr-2030,它身体上的红灯闪烁了两下(Cr-2030平时都是这样表示同意)。
 
我终于点开了玻璃窗。
 
你弹开通行器的天窗不等我说什么便感慨起来:“我进教授的任何一个实验室都比进你的小陋室容易!”
 
我瞪了你一眼,没好气地说:“似乎没人请您来。”
你像没听出我的不悦似的,边笑边从通行器中走出来。当我真正看清你面容的那一刻我的确惊呆了:修长的身材,娇好的面容,简直就是从远古年代的画中走出的美男子。
 
你又一次看透我的心理,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嘿,没见过帅哥,也不用这么失态吧?”
 
我又怒目而视,“我是没见过现在还有正常比例的人,所以哪怕你是古书中记载的土地公公我也会吃惊的,别臭美了。”
 
然而我却感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烫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你嘿嘿的笑着,毫不忌讳我言语中攻击的语气:“自我介绍一下,我叫Mike,是星际飞行器的驾驶员。”
 
“难怪总是信心十足的样子,这工作可谓是全宇宙的宠儿了,据说无论是入学还是就业的考核要求都十分严格,因为需要长时间的在宇宙漂移,所以需要极高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同时进行星际跳跃又必须精确掌握星际星球间的数据,避开黑洞和那些正在剧烈燃烧的恒星,还要注意随时可能撞上得小行星,总之任何一点小的差错都有可能导致在茫茫宇宙中彻底消逝,所以一般人都望尘莫及,只能用转基因机器人来补充人手的短缺。”我的语气仍充满了不屑,不过心里对你有了丝佩服之情。
 
“嘿,真看不出来,你知道的还挺多。”你一脸坏笑,“我补充一小点,我是星际飞船唯一的人类驾驶员。”
 
“别得意,你的身份我还没有弄清,如果您的理由不足够充分我还是有权利请您出去,如果拒绝我可以请治安维持者协助。”我坐回椅子,一脸严肃。
 
“晕,你怎么才可以相信我,还想知道什么?该说的我都说了啊。”你一脸无辜。
“该说的都说了?那么你究竟和教授什么关系?这才是我唯一想知道的,其他的对我来说都是废话!”我咄咄逼人。
 
“大约于27年前,国家科研者医院将冰封处理过的阿尔伯特教授四十岁时(那年教授被评为最年轻,贡献最大的科学家)的精子解冻,将其同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女科学家索菲的卵子结合……然后就有了宇宙超级天才的我站在您的面前。”最后你做了个冲锋陷阵得动作,诚恳的看着我。当时你那俏皮的语气加上夸张的动作差点让我没忍住笑出来。
“可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我还是故作严肃的问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尽管在我内心深处已经消除了对你的戒心。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看来不拿杀手锏是不行了。”你怏怏地说着然后伸出左手,凑了过来。我这才发现你的左手有一只和我一模一样的手链,只是稍微粗大了些。
“你的那只给我。”你命令的口气倒好像你才是这里的主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也没想伸手摘下自己的手链递给了你。
 
两颗半心天衣无缝的合成了一整只心,两颗钻石也同时闪耀出异彩纷呈的炫彩,顿时我那简陋的屋子也蓬荜生辉,我从来没看到这么缤纷的色彩。你的脸在这炫彩的映射下更加的好看了。跟你目光对上时,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又涌了上来,我又一次感到自己的脸烫了起来。
我赶忙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过身去。
 
“你就没有发现自己特漂亮?”你从背后将我的手链递了过来,“说说你吧,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哦,我叫尘。”我还是不敢正视你。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对吗?这名字真好听。”你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厉害的是你,居然知道这早已被人类遗忘的新生代时期的词。”我也不再和你针锋相对,心跳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对了,教授怎么没和我提起你?如果早说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简单的说吧,你很自觉地拖过一把椅子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当时我正在执行任务,地球已经岌岌可危,太阳也即将陨落,而离地球较近人类可以居住的星球都在人类的核战争中被摧毁。时间紧迫,发射出去的探索飞船都还没有消息,政府为了以防万一,只好孤注一掷,派出一队星际宇航员用星际跳跃的方式去继续寻找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你也知道星际跳跃的危险性,本来这项任务是准备全部交给转基因机器人完成的,因为制作他们的成本比培养一个真正的人类宇航员容易的多,可是教授他一点也不顾及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坚持要我去,说是为了公平,为了人权。假如我真的有去无回,教授跟你讲了也毫无意义,反而徒增伤心。现在我回来了,教授他……”说到这你的语气沉了下去,一直明媚的脸上也开始有了阴郁,“教授一直不肯用机械延续自己的生命,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人。教授反对人类对自己用机械进行改装,其实是因为人类只会利用其他物质投其所需,一旦没有 了利用价值便成为废物,教授常说这不公平,所以教授要将人类的基因应用于电脑,他的初衷是希望那些机器人敢于为自己争取人权。可没想到反而又被人类利用,让机器更好的服务人类。教授再也不想看到这些了,更不想继续看着地球被人类践踏下去,直到毁灭。”
 
我们都不说话了,气氛压抑的仿佛外面的污染一样可以让人窒息。
大概你是为了缓解气氛,问我:“说说你的基因吧?这么完美的一个人,又得到教授的赏识,一定也是很优秀的基因组合。”
 
“我不知道。” 我吐出四个字。可我也不想隐瞒你什么,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说:“我是被遗弃在被抛弃机器人贫民区的(那里的机器人都是出现故障或是使用年份已久而被认为不值得修理的。如果不是一些像阿尔伯特教授这样的人对机器人人权据理力争,加上一些机器人受到人类基因的影响,认识到自己的权力进行了几次暴动,恐怕那些机器人是会被直接送资源循环回收站的。)被这些废旧的机器人轮流养大的,他们将打零工赚来的钱全部用来给我补充营养,为了防止我受核辐射和环境污染的侵害,还买下了这所防护效果比较好的房子。然而他们却没钱为自己更新零件,最终彻底报废被送去资源循环回收站。”
所有悲伤的记忆全部涌了出来,眼泪终于止不住了。
 
“对不起,我……” 你变得不知所措起来。“对了,给你带了礼物来的。”不知道是你早有打算还是急中生智。
 
你掏出一个芯片插入我的电脑,电脑上边密密麻麻的排满了新生代时期的影视作品:红楼梦,梁祝,泰坦尼克,乱世佳人……囊括了那个时代所有的经典。
我欣喜若狂,破涕为笑。
“终于看到你笑了。”你轻轻地说。
 
后来,你每天都会来我这陪我一会儿,我们一起在西游记的坎坷中寻找人生的真谛……
感受沉静伟大的生命之爱;
为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那忠贞坚定的民族之爱而感动;
伯牙为子期断琴的那份友情;“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爱情;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时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那份牵肠挂肚的母爱……
无一不让我们感慨万千。
人性在我们的小世界中复苏,我们相视而笑。我也开始不怕和你对视了。
 
我再也不用为了生活而勉强自己写那些变态的小说了,仍清楚地记得那天你发现我还在继续给有钱人写小说的时候,不由分说地指责:“钱如果不用就只是一个数字,地球都快完了,再多的存款又有什么用?教授的任务你怎么能这么不重视?故事是需要构思的,你天天想着那些,怎么有时间去感受地球?写好地球?”
 
“我没有不重视啊,一直在写。”我点开我的文档中的地球故事。
你看到里面大量的草稿后惊讶得样子我现在想起来也十分好笑呢,“你这样太累了。不行,以后不要给别人写小说了!”你命令道。
“那我吃什么?教授的钱都捐出去了。”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的卡号************,密码****”说着你便在我的文档里敲上了两串数字。
“怎么可能用你的钱。”我伸手要删除那串数字。
你握住我的手:“因为我心疼!”语气坚定到我无法拒绝。
也是因为这句话,我甚至不想去拒绝。
 
日子一点一滴默不作声地流淌着,如果不是每天日益上涨的水位和恶化十分明显的空气我想我们的幸福会更加彻底。
 
那天你看着那些由故事转变而成的小药丸说:“给它们起个名字吧,这么晶莹剔透,应该有个好听的名字。”
 
我倚在你的肩膀上说:“就叫梦幻吧,在未来的某一时刻,他们都将转化为生命体内不灭的梦直到被讲述出来。”我说得很认真,然后抬头看着你,“好听吗?”
你点点头:“你说什么都好听。”
“油嘴滑舌。”我笑了。
 
你的嘴唇又凑了过来,这次我没有回避,触电般的感觉已经让我身不由己。
……
你说以后不回宇航局了,只想好好陪着我。
我抱紧了你:“好想时间由这一刻开始静止。”
 
你摸着我的头说,“总是很感性,你看你最近的故事,那么美好。获得这些信息的智慧生命会以为我们生活在伊甸园里的,人性可不是这么单一的。别忘了欲望。”然后放开我,走到窗前,看着窗外铅一样的天空,凝成了一大块,仿佛要重重压下来,叹了一口气,“是人类自己开启的潘多拉魔盒,最终走向灭亡的。”
 
我看着你失落背影,走过去,在背后抱住了你:“我明白,我会见证实录的,哪怕有亿亿分之一的机会不让悲剧重演我也不会放弃的,即使这些信息永远尘封于星际之间我也会保证它们的真实性的。这些信息里会有历史纪录,有当今地球的日记,也会有我的小说,但无论怎样的形势都会尊重事实的。对了,我们何不将梦幻克隆两份?一份带到外太空,一份无论地球的将来会如何都留在地球上,因为它们毕竟是地球故事的结晶。”
你没有回答,只是握紧了我的手,瞬间,我感到了整个宇宙的重量,我知道这个宇宙就是你还有所有关于地球的文字。
 
那一夜,我们小心翼翼着,终于用原始的方式完成了对爱情的诠释。
在我们身体彼此镶嵌的那一刻,我们的生命终于完满。
你在我耳边重重的呼吸:“我们只属于彼此。”
我缩进你的怀里:“假如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也不会害怕,也不会有遗憾,因为上帝把你送到了我的身边。”
 
可是上帝不会因为我们的小幸福就让时间放慢脚步。
地势低洼地区已经完全沦为海洋的殖民地,住在底层的居民也纷纷往上层迁移,一时间上层的防护屋成了抢手货,底层的穷人只能眼看着一切沉沦。为了争夺上层房屋而导致的人命和因各种污染造成的死亡人数一样与日俱增。
 
于是那个清晨才会在一封紧急电子通知的催促下变得不普通。
你问:“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去宇宙更遥远的地带寻找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的事吗?”
我点点头,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似的。
 
“庆幸的是我们找到了,那里相当于地球的元古代,虽然还不是很适合人类居住,但是无论如何都会比地球安全。宇航中心已经调派了所有的星际飞船,让我立即归队,以带领大家转移。你查一下你的邮件,看是坐哪艘飞船转移,一定不要误了时间,这些被命名为诺亚方舟的星际飞船只有一个航班,误了就会被永远的留在地球上,和地球一起消亡。还有不能带任何东西。不行,你还是跟我一起过去,就坐我的飞船。”你焦急地说着,不等我回话就要拉我进通行器。
 
“放心吧,”我轻轻甩开你的手,再一次紧紧地抱住你,这也许会成为最后一次,我不知道我那时怎么会那么干脆地作出决定,“看政府的安排吧,还宇航员呢,星际跳跃一点失误就可能全盘皆输,这次转移通知不许任何人带任何东西,也就是说害怕超重,你带我去那你能半路上踢一个人下去啊?时间又这么仓促,宇航中心已经乱成一团了,临时调换又会耽误时间。你赶紧走吧,大家都等着你呢。”我说着推他进了通行器。
“对了,这份梦幻,你拿上,你是星际的宇航员,不会被搜查。”你还想说什么,可是我已经打开玻璃窗,迫不及待地催你快点离开。
……
 
我看着你远去的背影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想不到我们最后的离别竟可以如此草率,Mike,对不起,我实在害怕会忍不住在你面前哭出来。原谅我的选择,好吗?写了这么多关于地球的故事你认为我还舍得离开地球吗?连离开的勇气都找不到。我想,换做是你也会作出这样的选择的。我拥有的已经足够了,生命的最后有你相伴。
 
Mike离开以后我又来到S-01,将我们的故事也化为梦幻。
Mike,你知道我那一刻有多么小女人吗?我看着我们的梦幻,仿佛穿越整个宇宙,在茫茫宇宙中的某一个角落,我们的故事静静流传。呃……好像有点太贪心了,只要它能以有机体的形势存在于这个宇宙,哪怕是黑洞里,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Mike,照顾好自己。
 
水终于涨了上来,楼房已经受不了巨大的冲击开始坍塌。我盯着不断被水淹没的世界问身边的Cr-2030:“你害怕吗?”
Cr-2030没有反应。
“那你说他会回来吗?”说完我苦笑了两声,他都不知道我留在这里怎么可能回来。
出乎意料,Cr-2030却闪了两下它表示肯定的红灯。
……
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想什么了,我听见玻璃支离破碎的声音,第一次感受到了水的威力……
我突然觉得很累,想好好的睡一觉……
 
Mike的话
尘尘,我想今天以后人类就会从这个宇宙间彻底消失。由于星际飞船有限,为了带走所有的科技成果,政府下令除了驾驶飞船的转基因机器人外任何机器人都不可以上船,他们争执了一会便不再抗议,而那些驾驶飞船的转基因机器人也没有罢工,只是要求他们绝不驾驶载有科技成果的飞船。政府暗自庆幸,以为他们将这种不合理的规定归罪于那些占了他们位置的科技,顾不了许多,便欣然同意。
 
就这样我带着所有的科技成果,他们带着所有的人类驶向我们的避难之地。可是星际跳跃以后我却发现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一艘星际飞船抵达我们预期的星球,我开始以为是我跳跃时计算错误,于是我又反复计算了历史纪录,发现都是一样的结果,那时我就隐约感到了什么,可我还是不愿相信。又等了几天以后,还是不见他们的踪影,当我发给他们的信息有发送暂缓变为发送失败,以至最后无法连接,我就知道,人类还是逃不开命运。
我看着满仓的高科技成果我觉得讽刺,再多的成果又有什么用呢?
 
地球孕育了人类,人类没有珍惜,现在是人类自食其果的时候,人类却选择了逃避。可是无论怎么逃,还是没有逃开命运。
 
尘尘,我不知道你们在哪里,我只能回到地球,这里有我们的家,有我们全部的回忆,我应该回到这里。
我启动了飞船的自动驾驶装置,放下救生仓……
 
尘尘,飞船将带着我们的梦幻飞向宇宙深处,会是怎样的结果我们都不知道,还是让命运本身决定吧。
 
我看着飞船离救生仓渐渐远去,我关掉了救生仓的引擎,以坠毁的速度回到地球的怀抱……
知道吗?金属与水相撞,也会有支离破碎的声音。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殉情永远都不会只是古老的传言。
尘尘,记得你问过我有多喜欢你吗?当时我不知道怎样回答,现在终于可以给你答案了:
如果语言无法表示,我愿意用生命来证明。
尘尘,你知道吗?就在我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你的那只手链也躺在海底。
尘尘,你还在我的身边对吗?永远都在。
……
 
灰色星球续集
我经常游向水面,看天空那团暗淡的光,那是团光影影绰绰,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泯灭。
但是我总有一种感觉,感觉那团光曾经一定特别耀眼。
成熟期终于到了,我躺在岩石上,听着自己身体内细胞分裂得声音,有点支离破碎的感觉,我还在想,我的梦哪里才是终点?
那团光还是那样脆弱,我的梦会在那里吗?
不对,我的梦不是太阳上的梦。
咦?那团光被称作太阳啊?可是我怎么会知道?
我呢喃着。
好困啊,那些小宝宝就要出生了,我想我终于可以放心的去找寻我的梦了……
 
THE END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