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246151574
用户1246151574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科幻原创小说:新年快乐

(2007-01-14 01:23:37)
分类: 原创故事
 
 
 
 
新年快乐  
 

 
 这是我唯一一次在使用幻形术之后还被毫无透视能力的种族识穿。哦,不,那绝对谈不上惊险,而是一种很奇特的感受,真的。

 那颗行星条件不错,是的,就象《星际地理》记载的那样。我倒并不是特意要到那里去作什么考察的,只是在前往火循环坐标的斯星途中偶然经过那个时空点。由于测生仪居然收到了大量极其富有活力的信号,我才决定去看一看,那个在银河世界里最奇特的种族为什么在那时空点上爆发出如此朝气蓬勃的讯号。

 好啦,我很顺利的进入了它的大气层,把能量收缩起来,不露痕迹的掠空而过。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一片沸腾!所有稍具规模的聚居点都打亮了各种颜色的光源,他们的族人成群成片的聚集着,发出声势浩大的叫喊和乐音——哦不不不,不是那种暴戾的啸吼,也不是你们在记录资料里常听见的那些原始武器的声音。那是欢呼声,和“唱歌”的声音。是的,是表示快乐的声音。

 快乐当然没什么希奇,不过能在整个行星上的每一个地方——无论阴阳——都聚集成千上万这样快乐的群众,在他们而言实在很不容易。所以我打算去探察一番,找出原因。
 我运用幻形术把自己变得和他们一模一样,然后选择了一个处于阴极状态的中型聚居点降落;隐掉飞船以后,我把双手插在裤兜里,不露声色的踱过去——那是在一条水边上,气流挺快,有许多古怪的建筑,装饰着漂亮的光边……恩,我就这么踱着,看着那些神采飞扬的群众,和各种奇特的火焰。正纳闷自己该如何融入其中开始调查,忽然有个人对我大声说了句:“嗨,新年快乐!”

 唔,你们知道吗?“年”这个东西,在他们那里指的是什么?好罗,你们不知道我当然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kuaile”的意思是快乐,因此当时就跟着他学了句:“新年快乐!”我想应该是祝福语吧。果然他很高兴,起劲的和他身边的一帮人拉我一起去喝酒。嘿嘿,酒是那个种族的一种饮料,喝酒是他们一种特有的交流形式,我觉得这是融入他们中间的好机会,当然就去了。

 喝酒的地方也很热闹,好多人在唱歌、跳舞、演奏音乐。我一口气喝了好多,然后不知怎么的,我开始直接调查起来。

  “新,新年快乐!”一个年龄稍微大一些的男人从邻座过来,对我说。我根据他们的习俗和他“碰杯”,然后一口气喝完。周围有人叫好,也有人拍手,我很得意,就补充了句“新年快乐”:“新年为什么快乐?”

 他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我也就跟着笑。一个年龄小一点的……“女孩子”说:“新年当然要快乐罗,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嘛,你不愿意快乐吗?”

 我说:“我当然愿意快乐,我一直都很快乐啊。我就是不知道新年是什么意思。”
 瞧,说溜嘴了不是?可我当时一点也没觉察到,真怪。唔,他们倒也没有怀疑我,但是已经笑翻天啦。有人使劲拍着我的肩膀:“哎哟,你可真是新世纪第一个深入群众的幽默高手!”“什么新——新世纪?”我更糊涂了,可是他们只是笑,我得不到回答,也只好作罢。

 后来,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的能量系统告诉我这里即将转阳。你们知道那里的辐射比较厉害,我怕幻形术受不了,就起身告辞。这时候我周围的人还在庆祝,却有一个很——“帅”的年轻男人挤过来:“你喝多了,我送你走吧。”

 我直觉地感到不妥,可是他已经挽起我的胳膊,把我拉出了那里。我说:“不用送了,我自己能回去。”他好象没有听见一样,还是挽着我不放。你们知道根据星际法则你不能伤害一个能力不如你的智慧生命,所以尽管有一千种摆平他的方法我也不能用啊……后来总算给我想到用分子移动法,小心一点应该不会带到他,可是这时他的一句话又打消了我“逃走”的念头。

  “新年是新的一年的开始,‘年’是一个时间单位,就是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的时间,大约等于365天。”

  你们明白了吧?原来“年”就是我们说的一个循环!

 那个男人看我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眼睛突然一亮——是精神式的亮,他们可没有埃星人会射出能量的副眼——然后又暗了:“哎,你太莽撞了,怎么敢一个人到不了解的行星来?要是被某些人发现会抓你去做切片标本的!”

 这一下可把我震得够戗——他这么说岂不是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我虽然不了解那个种族,基本常识还是有的,他们曾不止一次用原始的武器攻击银河联盟各个星球的探险家和考察团,你说我能不震惊吗?我马上启动分子移动器——只要3个点我就可以脱身了——可是他却拉住了我!

 我只好停下来。他居然笑了,并且是抱歉的笑:“嘿嘿,对不起!我还是第一次面对面和一个……外星人说话呢!真奇怪,我还没吓跑哪你怎么倒想跑?”

  我啼笑皆非:“怕你抓我去做切片标本啊。”

  “喔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他简直有点手足无措,“其实地球上有许多人都不会那么做的……比如,卫斯里。”我不禁笑起来:“当然,还有原振侠,罗开,那么你是——?”

  “哦,我不是——我姓萧,萧扬。”他停了一下,“你从哪儿……唔,算了,说了我也不知道。你来做什么?考察?”

  他精神的纯度很高,我惊讶之余,也喜欢上了他:“不,我只是路过,想看看你们这样全行星性的欢乐到底为了什么——为了新年?”

  “不完全是。这个新年我们跨越了世纪——唔,就是整百年——还跨越了从纪元开始的第2个千年,所以才这么热烈。”

  原来他们对时间单位如此崇拜!我有些难以理解:“你说的年、世纪、千年只不过是一些你们制定出来的时间单位,为什么你们会如此重视它们?在宇宙的尺度,时间是一种无穷无尽的动能啊,只要掌握了它的基本原理,完全可以改变和驾御它嘛……”

 直到他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我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伤害他种族自尊心的话。我有些抱歉的想要安慰他两句,谁知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不要紧——谢谢你的直言不讳。也许,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宇宙尺度的智慧和胸襟,至今还有许多人以为外星人一定是侵略者吧!其实,我们不是崇拜时间;只是因为我们的生命短暂,必须代代相传,所以才给了时间一个‘新生’的概念——四季阴阳的循环就象生命一样,新生就代表着希望呵!我们需要新生和希望,只有有了这两样,我们的种族才不至于倒退和灭亡,才有可能升华到宇宙生命的高度!我是学物理的,我已经研制出最原始的时间机器——就算人家当我是疯子又怎么样?!总有一天我们会闯出去的!!”

 他说得非常有力度,脸上显出自信而坚毅的神情。我看着他闪闪发光的眼睛,被他臻至顶峰的脑能量深深地震撼了——如果,他是他们中的代表,这个种族确实是有希望的!

 我拍拍他的肩膀——这在他们是一种鼓励的表示——他才回过神来:“唔,对不起,瞧我在说些什么呀!”我笑:“你说的很好!我终于认识一个真正的地球人了!要加油哦!”
  “啊呵呵,这个,”他眼睛一转,“那你呢?这不是你原来的样子吧?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让我也‘真正认识’一个外星人!”这家伙~!不过我想了想,这似乎并不违反星际法则,况且我们的样子和他们差的并不很多,不至于会吓坏他……

  “好吧,不过我马上要走,你最多只能看上一眼了。”我真的得走了,天色越来越明亮,我飞船的隐蔽屏恐怕会反射。

 他略有些紧张。我朝他一笑:“看好罗!”然后就撤消了幻形模式,恢复了一身银鳞和两支金色副翼。

  “哇!!”他大叫起来;我
还以为吓着他了,正要分解,他竟又一把抓住了我,激动得无以复加:“帅呆啦!你——你——我就叫你龙天使!真想不到,外星人是这样的!”我只好“求饶”:“好啦饶了我吧,我要做分子移动了,会把你的手分解掉的!”

 这招总算管用,他赶紧放手,可还是笑嘻嘻的看着我,兴奋之极,喋喋不休地说着:“原来——原来你真是外星人!太有意思了!卫斯里,愿振侠,罗开,都是真的!……”我启动分子移动器,心里却也有点依依惜别起来,看着那轮逐渐露面的“太阳”,和他同样灿烂的笑脸,我听到自己说:“新年快乐!”

  后来?后来我就回到了飞船上到斯星去了……
 我的故事讲完了。忠告?好吧,你们记住,到那个行星去干什么都成,但是最好是不要喝酒——尤其是你还没有完成考察任务之前,喝酒会让你露馅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谢谢大家!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