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水源 二---DWI

(2006-09-20 23:48:27)
分类: 原创故事

 

水源 <wbr>二---DWI

 
 
后来,剩下的小半壶水便被封近一个特制的罐子中。族长下令建了一座比村子里任何建筑都要大的多的神殿,把装水的罐子放到了神殿中央,并且规定族人只要到了六岁就可以去神殿祭神了。从那以后,就没有任何人再见过水,那些当年喝过一口的人都陆续作古,唯有族长一人还可以见证当年得到神赐之物的情景。后来渐渐的,村子里基本形成了两个阵营。一个声称水是神才配享受的圣物,凡人根本无权触及。比如查金盗水惨死的结局,其实根本就是神的处罚,要是族人再不知满足去抢夺神的饮品,那神一定会降祸于我们,最终会有灭族之灾;另一派则声称神的饮品是神赐与我们的,只是看我们是否能破除万难找到罢了。这两派各持各的道理,但是从来也没有公开争论过,人们只是心里面暗暗的坚定自己的信念。因为毕竟无论哪一派都是惧怕神的。于是,不久村子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其实这个平静只是相对的。比如基拉,他有两个哥哥外出打猎的时候被沙虫群吃掉,本来还应该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的,但是都生出来没几天就死了。他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刚生出来的小弟弟瘦的像个骷髅,而且两个胳膊已经折断了。妈妈成天没命的想尽办法养活他,但是还是在第三天里默默地死了。基拉很害怕,便抓着妈妈的衣角问自己是不是也会在哪一天突然死去。妈妈蹲下来,亲了一下他的脸说:不会的,你是个幸运的孩子。

不知道什么原因村子里有缺陷的人很多,不是少胳膊就是没有腿。基拉的父亲是个猎人,倒是不缺四肢,但是脸上有一块很大的黑斑。这反倒给他增添了几分威严,传说即使十个人高的沙虫王见了他也一动也不敢动了。基拉不知是真是假,他从来没见过父亲打猎,他告诉基拉等他到十五岁的时候才能带他去。这是一个村里不破的规定,即使在最缺食物的时候。因为,沙虫太危险了,需要太多的实战经验。毕竟,村里的猎人只有100多个,但是沙虫,谁也不知道有多少。

基拉的父亲很少有时间陪他,白天一天都在外面打猎,晚上回到家倒头便睡,早上天没有亮就又背着长矛出去了。基拉除了和同龄的朋友玩耍之余,便去找洋克哥哥。洋克对于基拉来说,既是既是朋友又是哥哥,还充当师傅的角色,他经常解答基拉提出的很多问题,仿佛无所不知。比如猎沙虫的技巧,怎样看太阳判断时间,怎样凭沙子的味道判断附近是否有齿莉等等。洋克在村子里负责处理沙虫肉和用沙虫壳制作长矛箭头的工作,并且和族长学习管理的知识。他之所以不能当猎人是因为有一条腿是跛的。村里都知道他可能是下一任族长的不二人选,族长的儿子和孙子都因为沙虫或者疾病死去了。族长见过洋克后对他青睐有加,因为洋克天生就有一种亲和力,并且在重大事情上立场坚定,的确很有当领头人的资质。

有一次基拉问洋克,为什么他只在村子里工作却知道那么多的关于沙虫的知识。洋克笑了笑,然后说:“你不知道吗,我以前是个猎人,这条腿是被沙虫咬伤的。”基拉听了以后对洋克更加崇拜了,在他眼里洋克仿佛变成了无所不能的英雄。总之,在基拉的童年里是不缺精神偶像的,一个父亲就足以让他自豪,更不用说还有这样一个洋克哥哥。

洋克有一个妹妹叫库兰,她和基拉同岁。因为她的父母双亡,所以一直和洋克兄妹俩相依为命。如果说基拉在父亲和洋克的面前一直是个不经世事的孩子,那么他在库兰身上充分体现了他最为哥哥的责任感。库兰天生双腿便不能走路,一直呆在家里缝制衣料等物品。很少出门,但是基拉看得出她是渴望和别人一样正常生活的。于是便总是找机会带她出去。比如村里开什么晚会或者庆典,就一定能看到基拉背着一个大椅子,椅子上面坐着兴奋的库兰。那个椅子是基拉特意制作的,把一个普通的椅子的四条腿锯短一些,上面系了一条用晒干的齿莉叶制作的宽带子,用来固定库兰。然后再捆上好几条绳子紧紧地系在自己腰上。这样他就可以背着库兰东奔西跑了。
 
当然,即便库兰体重很轻,但是对于基拉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背起来还是太困难。基拉的母亲经常看着他身上的一道道绳子勒痕担心不已,斥责他不要这么蛮干。但是基拉仍然乐此不疲,他自己也说不上到底是什么原因,只是看着库兰开心的笑容他就觉得这点付出实在太值得了。有一次他乐颠颠的背着库兰满村跑的时候,突然说:“库兰,就让我一辈子当你的腿吧!”然后过了很久身后的库兰都没有说话。他又问:“怎么了,你不愿意吗?”这才听见身后的库兰说:“你现在是这么说的,但是等我们都长大了你就不会喜欢再背我了,你会像你父亲一样当一个猎人的。
 
”基拉皱着眉头说:“我也很喜欢当猎人。嗯,那这样吧,以后我可以背着你去打猎!”
 
库兰听后咯咯的笑了:“好的,一言为定了。”
 
基拉开心的大笑着说:“嗯!说定了!”刚开始基拉是因为洋克工作比较繁忙而代替了库兰的哥哥的角色,但是慢慢的基拉已经把库兰当作自己的妹妹了。并且经常想象在必要的情况下为了库兰的幸福他会豁出性命,这种使命感让他感到很满足。

那段时光对于基拉来说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或者说是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的一种微妙的幸福。让他每一天无不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但是这种美好期望在他十三岁生日那天被残忍的割断了。那是当他惊讶地听到洋克被族长判死刑的时候开始的。

因为村子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差,所以已经很少有人提出要去寻找水的要求了。渐渐的那段关于水的往事被封陈在了所有人的记忆深层中,转而全力投入到现实的生活境况中了。
 
但是基拉知道洋克一直在向族长提意见,计划组织一次大规模的远征行动,选出十个身体强壮的猎人一起向上次查金出发的方向行进。他相信一定会找到那个水源,并且不会重蹈查金的覆辙。对于这个建议族长很犹豫,因为村里猎人本来不多,派出十人会大大影响食物收获,要是他们回不来村里可能会饿死很多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并不是每一个猎人都同意远征的,这一点洋克即使不情愿也得承认,由于以前出行的猎人除了查金没有一个是有所收获的。有些幸存回来的人说他们走了多少天多少夜仍然是无尽的沙漠,而且查金临死前也没有说哪怕一句话是指点圣水的位置的。于是,洋克便自己挨家挨户的调查意见,吃了不少闭门羹,说到这件事,村里大多人都是闭口不谈,或者大哭自己的哪个哥哥或者父亲就是因为找水而命丧沙漠。基拉虽然没有问,但是也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向不赞同这件事。他经常对基拉说:神的物品不是咱们可以去碰触的。但是基拉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神可以喝水,人却不可以。

基拉十三岁生日的前一个月,库兰突然得了一种怪病。高烧不退,而且经常神志不清。请了巫医开了药,但是仍然不见好转。洋克急的寝食难安,整天坐在妹妹的床边照顾她。基拉也担心的不行,但是洋克和母亲都说库兰的病会传染,不让基拉接近她。基拉天天在家中又急又无聊,于是便数算着离自己的生日还有多少天。

终于到了基拉生日的那一天,晚上他狼吞虎咽的吃着母亲做的丰盛的沙虫肉。并惊喜地把玩着父亲给他的礼物:一支石制长矛。父亲对他说:“你还有两年就可以和我去打猎了,好好练习,一定要当个称职的猎手。”他忙点头称是。这时候来了两个身穿猎人服装的人,把父亲叫了出去。好一阵子父亲也没有回来,基拉突然想起要把新长矛给洋克和库兰看一看。和母亲打了招呼便跑了出去。在门口一头撞到了父亲身上,他对父亲说他要去洋克家。但是父亲一脸严肃,抓着他把他拖进了屋子。母亲连忙问什么事情。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洋克要被公开处死了,因为偷圣水。”

“什么?”基拉手中的长矛掉到了地上。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