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水源(一)--DWI

(2006-09-20 00:44:01)
分类: 原创故事

 

水源(一)--DWI

 
 
自从基拉去过神殿之后,水这个词在他心里一直是神话一般的存在。他生活在一个神话盛行的年代,水是其中最美好、最神圣的一个。每当人们提到传说中的神明,心中总会浮现出相同的一个画面:许多的神生活在一个到处都有水的地方,那些水被诸神们储蓄在一个个巨大的水缸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基拉没有见过水,确切的说是没有见过水的本身。
 
在他6岁那年,到了可以祭神的年纪,族长亲自带着他到了神殿。在神殿的中央,有一块2个成年人高的巨大石块,石块上面放着一个陶罐,上面雕刻了象征神明的花纹。那罐子是密封着的,以免里面的水蒸发掉。族长领着基拉一同跪下来,向着罐子恭恭敬敬的磕了头。基拉在磕头的时候眼睛也没有离开那个有着巨大诱惑力的罐子,他想知道里面的水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整个村子也只有将近一百岁的族长见过,并且喝过一小口。那也是九十多年前的事情,但是每当人们问起族长喝水究竟有什么样的感觉时,族长总是闭上眼睛,就好像是又回到了喝水的那个奇妙的时刻。回味了好一阵子,才说出这样一句话:妙不可言。这样一个简短的解释更增加了人们的好奇心和对水的神圣崇拜。于是,水就成了村里几代人的美好向往。
 
关于罐子中的水的往事,几乎所有村民都是听着长大的。基拉感觉自己自从记事起就知道这个故事。那还要从九十年前说起,那时候村子也和现在一样有300多人,生活在广袤的沙漠中,靠着采集齿莉液和猎取沙虫为生。由于齿莉本来就不多,加上沙虫对齿莉的大量啃食,导致了许多孕妇营养不良,生下的孩子马上就夭折了。村子几乎一直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于是,一些年轻的猎人便自告奋勇的动身去寻找新的居住地。背上一壶齿莉液,踏上了茫茫的沙漠,去寻找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富裕之地。
 
但是,去的人很少有回来的了。有一部分人,走了不远齿莉液就喝光了,疲惫不堪的坚持走了回来。大多数人都渴死在路中,或者被大群沙虫攻击而被吃的只剩下一具白骨。其实在更早以前,村子就集体迁移过,但是不知道走了多远,放眼望去仍然是没有边际的沙漠,于是,村子便在一处齿莉比较繁茂的地方扎下了脚,一直到现在。之后,除了那些年轻志远的猎人,在没有谁动过迁移到其他地方的念头了,用村子里的老话说:只会越走就越荒凉。这时候,有一个叫查金的年轻小伙子,不顾父母的劝阻,毅然踏上了旅途。他天生就身强体壮,吃的比别人少,干的活却比别人多。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走出这片沙地,和其他下此决定的人一样,谁也阻止不了他。他的父母和村人只能任他去了,然后听天由命。
 
过了三个月,小伙子还没有回来,村子里的人都相信他已经死了,老人们摇着头,又多了一个教训年轻人不要枉然行事的例子。
 
但是在第四个月的一天早上,村里却突然传开了一个消息:查金回来了!

这个消息就像闪电一样马上传遍了每一个人的耳朵,全村人都蜂拥去族长的帐篷看查金,无一例外。虽然人们都不相信查金真的能找到那块传说中的圣地,但是所有人内心深处都心存希望,希望查金找到一些什么能改变他们生活的哪怕一点蛛丝马迹。
 
查金真的不负众望。他是爬进村口的,一个早晨出去猎沙虫的猎人发现了他,那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了。浑身上下都是虫咬得痕迹,说明他曾经和沙虫展开过激烈的搏斗。身上的皮肤已经有点脱水了,嘴唇开裂,说明他很久没有喝齿莉液了。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具风干了百年的古尸。人们把他抬到族长的帐篷里,然后叫来了他的父母,但是他已经神志不清,也不能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老族长,手里紧紧地攥着他临走时拿着的装齿莉液的大壶。他的母亲痛哭流涕,拿着一罐齿莉液想灌给他喝,但是他还没有喝下去就一动不动了。之后族长取下他紧紧攥着的壶,发现沉甸甸的,族长很纳闷为什么他还有齿莉液但是路上没有喝。他打开壶盖往里面一看,惊呆了。里面的东西不是齿莉液,在阳光下面还发出晶莹透亮的耀眼光芒,要是一般村民可能早因为恐惧而把壶扔开,但是老族长却凭着丰富的经验和超人的控制力而没有那么做。
 
他意识到了这个不管是什么东西,既然查金冒死拿了回来,一定有重大的意义。
 
他盖上壶盖,召集了村子里所有德高望重的老者,一起商讨这个严重的问题。
 
一共大约十几个人,围坐在一个大圆桌四周。族长小心翼翼的把壶里的东西倒出一点点在一个小浅底的碗里,然后按顺序传一圈,让所有的长者都看一遍。所有人都很惊讶,都承认一辈子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即便其中还有比族长老的多的老人。它是液体的,但是比齿莉液要清澈、透明的多,而且流的很快,得把手端平才能不让它撒出来。传完一圈以后,族长站起来,严肃的说这种东西是查金冒死带回来的,而且大家都没有见过,所以一定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可能就是神界的东西。
 
另一位老者却站起身说:说不好这东西是有毒有害的,要不然怎么查金宁愿渴死也没有喝一口。族长平缓的说:我很理解查金这个孩子,他从来没有过自私的想法,而且意志力是惊人的坚定。他之所以没有喝说明他知道这东西对我们村子无比的重要性,所以宁愿渴死也要留给我们村人。族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其他的长者也低下了头表示对查金的尊敬,刚才说可能有毒的那个老人更是惭愧不已。
 
然后族长继续说:当然,喝了它究竟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我作为族长要喝第一口!其他人听到这里都纷纷阻止,但是谁也没有勇气说自己要喝第一口的。族长不容分说,当着大家的面,端起那个浅底小碗,一口喝了下去。在场其他人一声惊叫,两眼死死盯着族长,就像族长刚生吞了一只大沙虫一样。族长一开始呆呆的站着,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地张开嘴说:这是神,这是神的饮品!不到傍晚,全村人每人都分到了一小点这种东西,每个人喝完都赞不绝口,回味不尽。族长很快决定把它用查金的名字和神的名字相结合来命名,于是村里从此就多了“水”这个神圣的词。族长的小儿子,也就是后来基拉生活的年代的族长,那时候还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他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那美丽绝伦的液体,直到父亲提醒他水会蒸发,他才慌忙喝了下去。水顺滑的经过他的嘴里,又经过咽喉一直流进他的食道。他闭上眼睛品味了好一会,然后睁开眼,盯着四周的人说了一句:妙不可言!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