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BEFORE THE DARKNESS(连载11)——by小E

(2006-09-03 12:42:18)
分类: 原创故事
 

BEFORE <wbr>THE <wbr>DARKNESS(连载11)——by小E

 

薇安的船直接越过了第一道封锁线,冷自永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他看来,前面是无数的毁灭性激光交织成的火网,冲过去无疑是自杀。然而薇安非常冷静地将飞船开着,静静地穿了过去,没有一道光线击中它,甚至没有擦边!
然而到达第二道封锁线的时候,尽管前面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就三辆警车悬在空中。小冷想就算它们一起开火,也未必打得到自己,所以薇安肯定依然静静地把船开过去。但是德克塞尔惊呼了一声“读心士”,然后把船慢慢停了下来。
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伸出拖钩将薇安的船拖住,把它连同两个人一起拉到了伦敦市的南门口,另外两辆车紧紧跟随着,冷自永注意到了它们的镭射枪时刻瞄准着自己。
“别说话,”薇安握了一下小冷的手,他现在已经好得多了,“他们知道你是谁,别让他们抓狂。”所以说,三辆警车里的人肯定现在非常紧张,他们对付的可是操控者啊!小冷不禁感到好笑,但是也非常危险,谁知道神经绷紧了的拿着枪的人会干出什么事。
高一百米宽五百米的大门关着,一般大城市的正门向来都是紧闭着的,在它的上面旋转着上百架自动机枪。不时有几道闪光扫过去,薇安倒没什么反应,却听见警车里的人大叫一声“不要乱动!”南门旁边的一个小窗口打开了,当然是相对于南门来说很小,从里面飞出来一艘军舰,它上面的警报灯一转一转的,后面跟着几艘护卫舰,显然戒备状态已经升到了最高级。军舰在离他们一公里的地方停下来,轰鸣着:“第八警卫队,请将囚犯交与红色警戒二队。”
脱钩松开了,薇安在舰队和警队的监视下平静地将自己的船驶向所谓的红色警戒二队,在冷自永看来,那无疑是驶向死亡。但是德克塞尔女士则没多大反应。当然啦,被误认为是操控者的人又不是她。
舰队上的读心士一定感觉到了他的想法,但是毫无疑问他们会认为自永控制了他们的思想,于是生平第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能力。

“那个女人是个先知(具有预知能力的进化人)。”身边的五级读心士对他说。舰长看着慢慢向自己驶来的小飞船,心中不禁起了丝丝凉意,先知加操控者,绝佳的组合啊!他手上捏了一把汗,不停盘算着该怎么办。先知一定已经知道他将怎么做,或者已经知道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这表明了敌人虽然只有两个,但在心理上他们无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舰队上有三十个读心士,但是他知道,这不够,远远不够。“爱因斯坦”的传闻令人震惊。强大的金星人完完全全有能力在几分钟内摧毁自己的舰队。他想象着那景象:战舰的护卫舰突然对自己发起进攻,然后互相打起来……他闭上眼睛,好像这情形就要发生了似的,但当他在一次睁开眼睛时,什么也没有发生。自己的肩头被那个读心士紧紧握着,给他信心和勇气。
这是齐格·金这一生所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身边的读心士不停叙述着他的感觉:“操控者心里非常恐惧,我不知道这是真还是假。他感到委屈与冤枉,他认为即使是要判他的死罪,也仅仅是袭警,而不是星级条例违反罪和一级谋杀等等。他否认自己是冷血杀手,只承认袭击了警长埃瑞克·希尔,但没有杀死他。他把矛头指向一个叫厄尔·王的读心士,认为他才是真正的操控者。”
“你认为该查这个叫厄尔·王的吗,德克?”金上校问道。
“我不知道”读心士第一次用不太肯定的语调说话,“我不否认操控者是有能力控制我的,我的导师韦恩博士就是被他杀死的,这表明他的能力已经超过韦恩了,自然也超过我。但是我在怀疑,如果他真是操控者,他完全可以将舰队在顷刻间毁灭,他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齐格耸耸肩,“也许是障眼法,为了让你们更加相信他的想法——假的想法。”有史以来第一次,对着一个顶级读心士说“假的想法”。
飞船离他们现在只有三十米了,他下令叫它停下。它真的停了。
上校看了看莱德克·昂得希尔,读心士眼神中有多少的不确定?但是莱德克点了点头。
红色警戒二队的领舰放出了空中走廊,同时命令飞船打开舱门。当走廊与这艘平凡的民船成功耦合时,叫薇安的女人带着冷自永——金星人走了出来,而不是金星人带着先知走出来。这让史蒂分感到奇怪,又是障眼法?又是操控者为了让他们相信他不是操控者而演的戏?演得真好啊!看,先知的步伐多么稳定而平静,而金星人则显得那么蹒跚和恐惧。
“操控者的内心一团乱麻,我甚至找不到线头。”莱德克的声音有些急促,“……停了?”他突然说道,声音颤抖起来,“金星人的思想没有了,突然的寂静,但又不是什么心灵屏障,就像他突然死了似的!”
上校心里一惊,但是那两个人,冷自永好好的啊!“升起全面戒备,关上门,卫兵!”他大喊了一声。
卫兵来了,他们架起机枪,一个个像石雕一样,时刻准备作战,但是并不是胸有成竹地站在走廊口,每个人的心中都是虚的,这也谁都知道。
走廊口厚达三十公分的门关闭了,好像所有人都大大吁出了一口气似的,单调的舰舱里仿佛多了丝丝暖色。从监视器里可以看到走廊上面的两个人也停了下来,金星人一脸的茫然,而先知则比较冷静。
“出事了。”读心士继续说,“先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觉得很奇怪,因为这是她完全料不到的。这表明金星人并没有和她配合……”莱德克摇摇头,“不对,这可是四级先知(顶级),不可能料不到的……”一时没有了声音,他们紧紧盯着监视器:冷自永倒退了两步,甚至有向往回跑的趋势,先知制止了他,“别慌,一定出事了,”她说。
“看上去就像金星人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齐格自言自语地低声问道,如果这小子真不是金星人,但是的的确确有这个操控者,而且他极有可能就在附近……莱德克说过冷自永认为金星人是一个叫厄尔·王的家伙,这说明这个冷对操控者比较熟悉,所以操控者为了不让读心士窥测到冷自永心中的秘密所以搞了一些名堂?真是这样么?
有人拍了拍上校的肩头,他回过头去看见莱德克不停地摇头,“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精神力量的入侵,仅仅是消失。金星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他顿了顿,“我看过冷自永的资料,他的最新记录显示他这段时间常发噩梦,他的心理主治医生就是厄尔·王。他给出的回复是冷自永潜意识里的某些东西被唤醒了。所以我认为是冷自永自己有问题,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潜意识里的——我不排除精神入侵,但它可能发生在几天前而不是现在。”他看了看金的眼睛,只看见一团迷雾,但他还是把最后一句话说完了,“我想可能是人格入侵,先生。”
“人格?谁的人格?谁可以让一个人突然之间没有了意识以至于五级读心士感觉不到?”上校挥了挥手,“这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读心士低下了头,“我给不出答案,先生。但我……猜冷自永不是没有了意识,而是我感觉不到了他的意识。”也许是有史以来,一个五级读心士会在描述一个人的内心活动时用上“猜”这个词。“……也许冷自永会变成另外一种进化人,专门针对读心士的。可以将自己的意识转化为潜意识甚至更深层。但我更愿意相信是人格问题,就算是我的直觉吧?我认为有人或某种东西入侵了他,他的意识消失不过是入侵的一部分内容而已……”
“你是在说你认为冷不是一个操控者么?”上校突然质问道。
“我不知道……”说得很小声,但是上校听到了,齐格狠狠吁出一口气,“我不能说你突然之间变成了废物,德克,但是你的确让我感到有些失望。现在该怎么办?叫这两个家伙回去说是我们认错了?还是打开大门让他们走进来但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

PS:看完之后请留言谢谢你的建议和意见将使我更上一层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